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1-2

新的一月新的坑,新的一月要变成日更小酷哥👌
本来题目是想用超级霸道的《霸道哨兵:这个向导有点甜》但是回头看来太霸道了外加虽然开头不正经但越往后越正经于是pass🔫
有私设,私设如珠穆朗玛
目前存稿四十多章,二十多号才放暑假的我就靠发发存稿过日子了 怎么会有怎么晚放假的大学啊超超超超超想打人(你闭嘴吧。
 
 
 
 
(一)
 
 
“吴邪?大侄子?人呢,快他娘的给老子出来。”
 
吴三省立在一扇门前,咚咚咚咚连敲好几声回荡整条走廊。他眉峰半挑,喊两句话,半响没得到个回应,又重重敲打几下,很是不耐烦。
 
“你窝房间里干什么,生根发芽啊?出来,小兔崽子,再不出来我生气了啊。”
 
 
 
塔内在传,从北边总部今天调来了一位A级哨兵。哨兵向导的调动不算什么小事,不同地区的哨兵向导们由所属地区的“塔”管理,等级高的哨兵向导在如今仍是极其稀有的资源,尤其A级,屈指可数。所以一位A级哨兵的调动足以引起塔内高层人员重视,按照规矩所有塔内拥有职位的人都应出面与人相见。
 
偏偏不知道为什么,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同为A级的向导吴邪表现出十分抗拒态度,一溜烟就在他三叔眼皮子底下跑了,把自己给关屋里头不肯出来。吴三省懵逼,不晓得自家大侄子犯什么病,只好来他房间前逮人。
 
要说也怪,自家侄子当然自己了解,吴邪平时还算与人挺好处的,怎么这回溜这么快躲了起来?
 
任凭吴三省怎么喊怎么敲,里面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吴三省一个怒上眉梢,对着屋内道了声“臭小子等我进来有你好瞧的”,便于手腕的终端呈交申请,经过权限认证很快获得开门允许,刷卡,“哔”一声门打开。
 
吴三省本想冲人发火,嘴张开一半,乍一看——奇了怪了,里面空空如也,哪还有人在。
 
 
 
午休刚醒的王胖子躺床上,懒洋洋翻个身子,惬意感还未消散,他打着哈欠揉几把惺忪的眼。倏然一个黑影从窗户蹿进了他屋内,落地发出“跶”的一声。王胖子心底一惊,方才残余睡意通通扫尽,定睛一瞧,不由得张口骂道:“吴邪你他娘的咋回事儿,有门不走翻什么窗?”
 
吴邪赶紧比了个“嘘”的动作,示意胖子别出声,稳住身子,凑近去压低声音:“我要是能走门还翻窗干嘛?三叔就在隔壁门口,逮我呢。”
 
“你又惹啥事了?先说好,这回胖爷我什么都没参与啊。”
 
吴邪摇摇头:“说来话长。”
 
王胖子还想问什么,顿了顿,侧耳听到什么,告诉吴邪他三叔已经进他那屋里了。闻言吴邪抓住他撒腿就往门外冲去,搞得胖子满脸懵逼,想开口骂人,又碍于人三叔,只有在心里mmp。
 
他们才出门没多久,身后便传来吴三省骂骂咧咧声音。身为向导的吴邪虽然肯定没他那哨兵三叔快,但他脑袋机灵着,挑些不怎么有人的狭窄小道跑,带着胖子在塔内绕个圈。再回头时吴三省早没了影。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跑到了地下车库位置。车库很安静,能够轻易听见附近动静,停放着的一辆辆车也成为了他们很好的掩护。胖子仔细听了听,确认四周没人在,松口气,随后拍了吴邪脑袋一掌,骂:“天真你到底干啥了?连累胖爷跟你一起受罪。给我长话短说。”
 
吴邪比王胖子多喘几口气,摆摆手,示意对方等等。等他缓过来后,问人:“今天塔里的消息,你知道吧?新来了个哨兵那个。”
 
王胖子点头,说知道,又很是疑惑:“怎么,你这么牛逼,人家刚来你就把他招惹了…?”
 
吴邪呸了声,是谁招惹谁了,而后补充道:“那个哨兵,是张起灵。”
 
话一出来,胖子一副恍然大悟模样,望向吴邪,脸色很是精彩。
 
 
 
事情从几年前说起。那时候的吴邪刚转化为向导,经鉴定为A级。目前已知的A级向导比哨兵还少,组织很是重视,加紧训练吴邪。过不了太久便派给了他第一个任务。
 
任务算是一个简单任务,只是为了让新向导累积实战经验,熟练运用学到的东西。当时小队里除了吴邪,还有其他两个C级向导,和一个C级哨兵,一个A级哨兵。向导们都是新手,由哨兵指导带领。
 
A级哨兵叫张起灵,这个人吴邪早有听说,毕竟是稀有的牛逼哄哄的A级哨兵。哨兵向导的组织里有九大家族,被人们称作九门,为首的便是张家,能出现张起灵这样的厉害哨兵也不算意外,只是没想到这回会由他来带新人。
 
简单的任务,还有A级哨兵在,一路都很轻松,似乎没什么可担心的。而意外也是这时发生。塔显然没考虑到其他情况、低估了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原本只是一次侦查性质的任务,却变成了必须战斗的局面,即便吴邪这边有一个A级的张起灵,由于对方哨兵占多数,他们这边还是处于了下风。
 
吴邪闭上眼,不断试图下暗示、用精神触梢去击破对方哨兵的精神图景,但因缺乏经验多次尝试未能成功。
 
就是那时候,忽然、张起灵一把拽过他,吴邪感觉一片柔软覆上唇,哨兵简单粗暴索去一个吻,继续投入战斗。
 
……虽然在学过的知识里吴邪清楚这样的行为不过是补充向导素,但对于连姑娘手都没牵过的他来说,猝不及防被男人吻了还是会非常震惊,脑子内刮起龙卷风。
 
之后事情很简单,张起灵就像开了挂般把敌方全部摞倒,队伍里只有一个向导受了轻伤,总体还是没有大碍。
 
传说中的A级哨兵给吴邪留下两个印象:干起架特别厉害,一言不合强吻民男。
 
任务结束后张起灵便回了北边总部,他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在南边的塔待了阵子,带新人是塔顺带分配的。
 
而吴邪就很郁闷了,先不提那啥的事,话都不多说一句人就走了,excuse me?你们哨兵都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屁话没有,就不打算稍微解释解释吗?
 
走都走了,还能怎么办。去他娘的,当作一切没发生过,忘掉呗。
 
 
 
“那你咋整?总不能一直躲吧,都在一个塔里了早晚会碰见。”胖子摸着下巴略有所思,“别怂,去跟他正面杠,胖爷挺你!”
 
吴邪翻个白眼,得了吧,杠不过。他表示现在暂时还不想思考这些,到时候再说吧,该咋地咋地。
 
反正现在待着肯定会被吴邪三叔逮着,两人琢磨,要不出去逛逛,顺带放松心情了。塔本身是不允许随便进出,需要向上提交申请,或者拥有一定权限方可。但,吴邪和胖子偷溜出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不了被抓住后记个过,整天关在这大笼子里不得活活憋死。
 
说干就干,两个人从停车场角落的楼梯上一层去,偷偷摸摸到入口附近。大门紧闭,吴邪在按键上按顺序摁了几个键,门便开了,胖子跟他对视一眼,抓紧时间两人默契地朝外溜去。
 
出了塔仿佛空气都变得新鲜,吴邪心情稍微好了一丁点儿,问胖子今天去哪儿溜达。
 
猝不及防,一道声音于耳畔落下:“你们要去哪?”
 
两人一惊,吴邪转头望过去,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那人与他身形相仿,乍一瞧面容还有点眼熟,眉眼淡淡,眸如点漆……吴邪怔了片刻,反应过来,靠,冤家路窄。
 
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不该在会议室吗??
 
确认过眼神,是不想见的人。
 
……张、起、灵。
 
脑子当机半秒,想也不想,吴邪撒腿就跑。
 
 
 
 
(二)
 
 
才跑出去,下一瞬间,吴邪后领便被提住了,哨兵瞬间爆发的力量是向导无法抗衡的,仅一只手便制住了全身,他挣了两下,无济于事,只得咬牙切齿:“放开。”
 
对方似乎并没有把他的话放进耳内,面无表情把人往塔里带。
 
胖子一脸懵逼,这演哪出啊?突然出现的那个人他不认识,没在塔内瞧着过,但总归他俩行动是被发现了,望着死命挣扎的吴邪他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犹豫了片刻,赶到人旁边去,道:“小哥,我们想出去是不对,有话好好说,您这是要把吴邪带哪儿去啊?……”
 
吴邪没好气地说,他就是张起灵。胖子一愣。随后吴邪停下手里动作,冲人重新喊一遍:“放开我。”是向导对哨兵下的命令。
 
好歹吴邪也是A级向导,还治不了你个A级哨兵了?紧接着他感觉张起灵动作顿了一拍,手里力气松开些许,吴邪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行动,不远处吴三省身影进了视野。得,他投降,就算是A级向导也治不了他三叔。
 
吴三省怒目对着吴邪,仿佛要把他侄子瞪个洞出来:“丢不丢人?啊?臭小子,快跟老子回去,之后再收拾你。”
 
吴邪感到绝望,冲胖子投去一个SOS的目光。胖子耸耸肩,在后边对吴邪比了个自求多福的口型。
 
 
 
会议室里,金色圆桌一圈密密坐了人,不大的空间只有三个位置还空着。室内很静,这里的人似乎在等什么,有的拿手肘支桌撑托下巴走神,有的埋头玩手机,显然,这次会议的主角还没有登场。
 
门一下子打开了,所有人目光被吸引过去,先是吴三省走进来,再是吴邪,最后一位便是他们等的人,张起灵。
 
始终在玩手机的粉衬衫男人摁熄屏幕,抬头,抿出个笑,招手示意吴邪坐他身边那位置去。男人叫解雨臣,哨兵,等级为B+,不过因为转化时间很早拥有丰富经验。他跟吴邪算是小时候玩过几次的朋友,在变成哨兵后便被送进来塔内,直至几年前吴邪也转化了后才再见到,教授了人不少哨兵向导相关知识。
 
吴邪一屁股坐下去,张起灵坐了他旁边位置,吴邪嫌弃地又往一旁挪挪。
 
“怎么,你招惹他了?”解雨臣压声问人。吴邪翻个白眼,怎么所有人都觉得是他招惹了对方,他有那么大本事吗,传说中狂拽酷炫叼的A级哨兵他脑子有病了才去招惹人家。
 
这次会议主角显然是张起灵,主要是介绍相关情况。圆桌中央投影屏幕已经将人相关资料展示出来,是个各项数值都爆表的家伙,曾经在任务里凭一人之力干翻了好几十人。
 
牛逼归牛逼,吴邪对他这个人还是没什么好感的,或许是这情绪被身边人觉察,张起灵望了他一眼,吴邪则是瞪了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向导啊?
 
接下来是对张起灵情况的进一步询问和确认,这家伙问一句答一句,声音冷清,吴邪觉得人跟个闷油瓶似的。
 
调配的具体原因并没有说明,大约是塔分配的什么任务,总部那边未告知详情,只寥寥数句带过。
 
整件事跟吴邪关系不大,他也不想管,只是那个张起灵就坐在他身边,吴邪总忍不住要往人那边瞟。
 
几年前的事这人还记不记得啊?再见了不打算主动解释什么的么?呵,冷酷无情……不过看人之前那态度,估计是都给忘了,挨千刀的闷油瓶。
要是吴邪自个儿给提起来,又搞得像他斤斤计较似的……他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才让他遇到这个人。
 
会议没太久便结束,散席,各回各该待的地方。走之前解雨臣招呼吴邪,说有空去帮忙试验他新产品啊,吴邪满口应着,今天没心情下次吧,大步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在顶层,没有直达的电梯,只有先通过楼梯下一层,再搭电梯回他们在的楼层。吴邪下楼后特意多走几步到走廊那头的电梯,不像跟其他人挤。偏偏在等电梯上来时候一个身影在旁边立住,吴邪转头,张起灵。
 
“……”
 
靠。
 
叮一声,电梯到达,门慢慢开启,吴邪先一步迈入,摁了他所在的那一层。随后张起灵跟进来,他就站着,吴邪等了几秒,没忍住,问人,你不按楼层的吗?张起灵摇头。吴邪也懒得管,电梯门关上,缓缓下降。
 
不得不说,张起灵身上的气味很特殊,带着寒风的清冽意味,像是从雪域捎来,还结着些许冰晶。同处一间电梯内狭小空间对方气息清晰涌入鼻内,更令吴邪烦躁的是,这感觉总会让他想起几年前那个吻,那时候近在咫尺的也是同样的气味。
 
电梯下降得慢,等待过程令人焦躁,吴邪想从这里迈出去,摆脱这恼人气息。时间异常难熬,他目光紧锁显示楼层数的红色数字,不晓得究竟过了多久,伴随“叮”一声,电梯变得平稳。终于到了。
 
吴邪迫不及待从狭小空间迈出,一瞬间整个人轻松了一个度。他的房间在不远处,而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吴邪身体顿一下,张起灵也出了电梯,不知道对方究竟要干什么。他现在也不想理了,只想赶紧回屋里自个儿待着,别再让他看见那张脸。
 
脚步声一直伴随他到房间门口,吴邪停住,转过来,张起灵也在几步远位置停住了。吴邪警惕对着人:“你跟着我干什么?”
 
张起灵指了指他旁边那间屋:“我的房间。”
 
吴邪旁边两个屋一间是胖子的,一间一直空着没用,没想到这回调了个人来刚好就把他安排到那屋里了。这破运气,或许吴邪是上辈子毁灭了世界吧。
 
他也没跟人废话,终端在门前刷一下,房间门打开,吴邪径直迈入。
 
意料之外,脚步声于身后再度响起。
 
 
  
 
 

评论(38)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