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贴身保镖

保镖(?)瓶×少爷邪
我觉得也可以叫霸道总裁爱上我
玛丽苏傻白甜👌
玫瑰情人节快乐呀
  
  
  
  
如今位于商业巅峰的是以张家为首的九大家族,人称九门,分别占据不同市场领域,但凡混迹商界,一定不会不知晓他们,虽然不一定有过来往但肯定不会有谁想要与他们成为竞争对手自讨苦吃。在人们口中九门就是传说一般的存在。
 
其中九门中的吴家最擅长扮猪吃老虎,通常转眼间,对手就发现自己被吞噬得骨头都不剩,很是厉害。
 
此刻,令人闻风丧胆的九门吴家,唯一继承人,吴家少爷吴邪,正从他那一群保镖们眼下偷偷逃跑……
 
吴家少爷还很是年轻,乍一看,干干净净的大男孩。为了以后继承家业,他目前在私立大学里修读商务相关内容,得益于一颗聪明头脑,书本内容啃得还算轻松。只是,令他颇为头痛的是,家里人实在不放心他这根独苗的安危,尤其是他那还跟黑道有些关系的三叔,大手一挥整来一堆黑衣保镖,成天跟在吴邪身后,连他上课时都在教学楼附近好好埋伏着,生怕一不小心吴邪又出什么事。
 
吴家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九门这块肥肉谁都垂涎,有人没那胆子,有人就不一定了,某些时候为了达成协议使出必要手段也不足为奇。更何况在商界多年得罪的人总归不在少数,谁知道为了报复他们会做出怎么样的事情来。
 
吴邪小时候有几次就差点被人绑了去,可把一家人给吓坏了,从此倍加留意这个小祖宗的安全。
 
家人的想法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但这样也给吴邪造成不小困扰……试想,不管去哪儿都有一群黑衣冷面人紧随其后,还能有什么兴致。
 
现在正是下课时间,吴邪混在人群中试图偷偷溜走,今儿跟好友王胖子约了一起去看个展览,他特意换了身衣服拉上衣帽遮住脸,步伐匆匆,避开黑衣人们视线,小跟班王盟紧紧跟在吴邪身边,面露担忧之色,一边努力劝说人道:“老板啊,咱们还是回去吧,再不济让他们跟着不就成了啊……”
 
吴邪白了人一眼,没有丝毫动摇意思:“不成,让一大群人跟着咱们也太引人瞩目了,我就去一小会会儿,至于吗?”说罢又安抚道,没事,就那么一点时间,不会有事的——
 
绕过这个转角终于摆脱了所有黑衣人,人也倏尔变得少了,粗略望过去能看见的似乎只有他们两个。吴邪话音刚落,从旁边灌木丛却忽然蹭蹭蹭窜出来几个人,同样身着黑衣瞧起来气势汹汹,为首的家伙他觉得眼熟,仔细回想片刻,忆起来好像是不久前在跟吴家交易里吃了瘪的一个叫王八邱的人。
 
“又见面了小三爷。”王八邱沉着脸笑笑,“还希望你配合我们,不然……”
 
王八邱望了眼身后,那些黑衣家伙都持着刀啊棍啊的武器,不忘戴副黑色墨镜装酷,看样子今天有些麻烦了。
 
没怎么见过这种阵势的王盟已经被吓傻了,说话都结巴:“老老老老老板……你看这可可咋办啊!!”
 
吴邪姑且保持冷静,这种情况他遇见过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因此这些年防身功夫学了不少,人看着挺书生气的但真要打架的话还是能有两下子。他迅速将对方那边情况收揽眸中,大约有七八个人,除开王八邱都持有武器,全是刀棍没有枪,要全部干倒有些小困难还是逃跑为妙,以最近一个持棍家伙那为突破口冲出去,顺带把人手里铁棍抢来还能增加武力值……
 
思索间黑衣人准备动手了,挥舞着手头家伙。吴邪自然不会任其摆布,眸一横打算主动迎击,只是还未来得及出手……不晓得又从哪里出来一个人,替他接下了这一招。
 
吴邪被这一出搞得愣了愣,眼前是个年龄跟他相仿的黑发男人,应该比他大一点,面色冷冷淡淡,只手钳住了对吴邪挥棍子的那人的手腕。在场其他人也愣住了,尤其是被制住的那个黑衣,被人一施力铁棍就哐当掉落在地。
 
?怎么回事啊,传说中的英雄救美吗??
 
气氛凝住片刻,其他人反应过来赶快继续手头动作,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既然妨碍他们一块儿打就对了。而显然男人比他们要更快,一脚将其中一个人踹倒在地,而后捏住另一人手臂朝后猛地一扳发出咔嚓声响,顺势夺过对方手中的棍,对着下一个就是狠狠一击。
 
不多时,黑衣人们横七竖八躺在了地上。
 
男人毫不客气,对准要害出手,只是似乎又留了些力道让这些人不至于一倒不起。旁边王盟看呆了连跑都忘了,吴邪也颇为惊奇,这位小哥身手了得啊。
 
还有个漏网之鱼,见势不对拔腿开溜,已经拉开百来米,令吴邪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人接下来动作——男人望向逃跑的人背影,狠狠甩出棍子,黑衣人瞬间扑倒在地,正中目标!
 
这一下,也正中了吴邪心里某个位置。
 
王八邱吓傻了,望着男人的脸神情愈发惊恐,只是重复着:“你,你……”
 
男人仍旧面无表情,冷冷道:“滚。”
 
吴邪心砰砰直跳,深深呼吸几下。
 
王八邱什么也没再说转身赶紧跑掉了。男人理了理衣服,转身望吴邪一眼,确认人没事后也就要离开。
 
“小哥留步!”吴邪立即喊道,“留个联系方式好不好啊?”
 
男人回头看了看他,吴邪赶忙又解释,说这回幸好有他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云云,太感谢了留个联系方式好报答他,讲得那是一个情意真切。
 
而男人墨眸与人视线相接片刻,摇头,淡淡道不用了。说罢回身又走。
 
王盟看了看男人背影,又看了看吴邪,眼神询问这样咋整?吴邪倒是没接收到身边王盟眼神,他迅速拿出手机悄悄拍几张人照片,确认保存。
 
 
 
向来热爱自由不喜欢被束缚的吴家少爷最近却表示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非常需要一位保镖来保护自己。
 
只是那位保镖是指定人选。
 
他把照片发给王盟让人查查对方身份,并且可以的话想要雇对方做自己贴身保镖,工资什么的好商量啊保准让人满意。见识过人厉害的王盟非常支持自家老板的选择分分钟去帮人打听了,而打听来去,联系方式是有了,背景资料却寥寥,也仅仅知道对方似乎是在张家工作。
 
虽然九门之首的张家很牛逼很难搞,但只是抢他们一个人的话应该不过分,吴邪让王盟赶紧去联系他,条件开得好些,让人弃张投吴。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吴家少爷吴邪最近有了厉害的贴身保镖。
 
在他们开出的极具诱惑力条件下对方同意了这份差事,为吴家工作,保护吴邪的安全。
 
那个人姓张,的确是张家那边的人,具体叫张什么吴邪也没太在意,反正人已经被他挖到手就是了。
 
这件事是吴邪自己决定的,三叔他们还不知道,被他三叔雇来的那群黑衣人自然也不肯同意,只是在吴邪让新保镖和他们切磋两番后,清晰感受到对方实力黑衣人们乖乖闭了嘴。
 
对此吴邪满意得不得了。
 
 
 
王盟很是感动,他家老板总算能让人省点心了,懂得保护自己了,有这么厉害一个人在身边,他成天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稳着地。
 
……不过,他老板对保镖的用法是不是有些不对?
 
大晴天的太阳高高照,晒得地面滚烫,知了也叫啊叫啊。吴邪买一瓶冷饮,瞅了瞅那瓶盖,作势碰两碰,随后扭头对身旁那个人开口:“小哥,我拧不开。”
 
张小哥穿得很是日常,普通的连帽衫,根本看不出是位保镖。他接过人手头的饮料,抬手一拧,轻轻松松瓶盖打开了。
 
吴邪的眼里似乎有星星,谢过了人,仰头灌一口,又问,小哥你渴不渴啊,你热不热啊?咱们去阴凉地方吧?对人很是关切。
 
于是张小哥就陪人去了阴凉地,途中吴邪还拿纸巾帮人拭去了侧额一滴水珠。
 
懵懂无知的王盟盟觉得,自家老板遇到了他的真命保镖。
 
 
 
那位张小哥瞧上去总是没什么表情,整个人都淡淡的,往这儿一站不用多余的东西气场浑然天成。吴邪对此很是佩服。重点是,这位小哥脸还非常好看。
 
有一日吴邪兴起,让人换上自己三叔雇来的那群家伙的装扮,黑衣黑鞋黑墨镜,从头黑到脚。果然人长得好看不管穿啥都好看,跟以前那群人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帅爆了好吗?
 
黑色墨镜反射的那抹光,就稳稳当当闪进了吴邪心里。
 
 
 
既然是贴身保镖,就不能离太远,吴邪让张小哥住在他们家,对方没有意见。吴家宅挺大的,房间自然是不缺,于是管家将人的房间安排在了吴邪那屋旁边。
 
管家觉得他们少爷雇个保镖把保姆的钱都给省了。
 
早晨吴邪赖床不想起,宅内的人奈他没多大办法,毕竟是少爷,总归还是有身份差别在。而那位小哥则是并不在意直接开门进入,不晓得人怎么搞腾的,最后吴邪揉着惺忪睡眼一脸不情愿换好衣服爬起来从房间走出来。
 
其他的管家不知道,至少他觉得,能叫少爷起床的一定是个厉害角色。
 
 
 
相处时吴邪问过他的保镖,以前在张家都做些什么?待遇好不好?张小哥想了想,说,还成。
 
吴邪点点头,说,跟着他混,在吴家待着保准人吃好喝好日子过得美滋滋。
 
 
 
所谓贴身保镖当然就是要时时刻刻在一起的人,但单独跟人去游乐园这种事情是不是有哪里不对?王盟终于感到了奇怪…
 
吴少爷让他这个小跟班自己玩去吧,给人放会儿假,他要跟小哥二人世界去。留下懵逼的王盟在风中头顶问号僵化。
 
吴邪也只是看今天天气好一时兴起,想去游乐场逛逛,张小哥全都随他,他想去便跟人去。于是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等甩掉王盟后吴邪开开心心让他的保镖开车带他前往。
 
吴邪虽然看起来战斗力不行,但实际上面对那些刺激的游乐设施还是不虚的,云霄飞车、遨游太空、大摆锤……几轮下来,他觉得还算OK。只是身旁这个人根本就眉眼淡淡面不改色,比他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小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厉害啊?这身本事都是哪里学的啊?”从又一个设施下来的吴邪如是问道,眨着眼睛瞅人。而张小哥摇头,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既然人不想回答吴邪也不强迫人,眼珠一转,看到不远处冰淇淋车,便叫他买两支雪糕过来。
 
闻言张小哥便去做了,人走开后,吴邪坐在路旁椅子上等待。
 
暗处似乎有什么不安分因素蠢蠢欲动。吴邪忽而感到有视线正注视他,他的直觉一向很准,瞬间提高警惕全身警备,这里还有来往人群,一时间看不出究竟怎么回事。
 
他决心去小哥那边,才站起身,迎面走来一个人,神情与其他人没有两样,而在经过吴邪身旁时对方忽然出手,一手拽住人的衣领眼看一手就要挥拳。
 
吴邪心一惊,迅速作出反应。挥拳时人通常把手后仰,会划出一个弧度,这个动作会将脆弱的下颌暴露出来,因此他集中力量朝那里重重一击,对方的拳头瞬间消散在半途,拽住他衣领的手也放开了。
 
选在这种完全不偏僻的地方动手也实属不得已,谁叫吴家少爷跟他那个保镖天天待一块儿,根本没机会下手。好不容易保镖走开了,却发现低估了人的能力,未曾想到吴邪还有点本事。
 
袭击者忍痛想制住人,却被吴邪一拳狠狠砸在腹部,不由得一下子吃痛地弓了身,紧接着对方在他膝盖用力一顶,他失去重心双腿朝后滑去,随之整个人与地面嘭地亲密接触。
 
吴邪舒口气,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有小哥在他好久没出手感觉都生疏了。
 
收拾完这个人他望向周围寻找还有没有同伙,扭头却发现,张小哥就在几米远的位置,拿着两支冰淇淋,静静望着他。
 
“……”
 
目光相接后张小哥朝他这边走来,吴邪脑子一片空白,愣了愣,等人走到眼前了才忽然醒过来,开口:“小哥,我就是随便迎几下,没想到他这么弱,我不会打架。”言外之意,他还是那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吴家少爷。
 
张小哥“嗯”一声,把冰淇淋送到人手里,垂眸,空余出的手拿指尖在吴邪腕际摩挲一下,又将他手拢起,说,拳要这样握,这样子挥出去,不然容易受伤。
 
属于对方的温度一下子覆在手上,吴邪懵了片刻,随后耳根逐渐生起热度,连忙点头嗯嗯嗯。
 
看起来人并没有在意他为什么会打架还要雇佣保镖这种问题,吴邪暗自松口气,眸光不知不觉就落在人那张好看的脸上,半天没有挪走。
 
而张小哥很快也留意到对方心思并没有在他的教授上,抬头迎上视线,安静望两秒,开口:“冰淇淋要化了。”
 
哎?哎!?……哦!吴邪思绪猛然回归眼下,连忙去解决手中快要融化掉的冰淇淋。
 
他现在也确实需要冰冰凉凉的东西来降一下温。
 
 
 
吴邪自己雇了个保镖这事很快传进吴家人耳内,最开始他们还没在意,由着小兔崽子玩去吧只要不出什么事。后来吴三省听说那保镖很是厉害,心觉好奇,究竟是何等人物他倒是想见识见识。
 
吴三省找个有空时间把吴邪约出来,说是好久没见了看看人情况怎么样,实际有他的一番打算。只是人出来后,身边却没有跟什么贴身保镖。
 
大侄子,你那位保镖怎么没来?吴三省挑眉。吴邪哦一声,张小哥说今天身体不舒服在休息呢。
 
一听见这个姓吴三省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突跳,便问,那位小哥到底是谁,具体资料清楚么?
 
吴邪一时答不上来,便拿出手机,翻开相册,里面有他拍的人的相片,递给三叔瞧。喏,就这样。
 
等吴三省看清屏幕上的人,快要被这小兔崽子气死了。
 
那是谁?那还能是谁?张家张起灵。雇这等角色当保镖,这家伙真是给他长出息了。
 
 
 
如果说九门的存在本身就是个传奇,那么张起灵肯定是传奇中的传奇,年纪轻轻便经受过各种训练,出任张家CEO。在同龄人还苦恼找个什么工作好怎么应付凶巴巴的面试官时,他已经将位置坐稳了。
 
只是张起灵似乎不喜欢在公共场合露面,很多时候都是由助理张海客代为出面,因此也传出了张起灵虽然有本事但长得奇丑无比这种说法……
 
时间回到不久前,张海客收到一份要雇张起灵当保镖的邀请时简直哭笑不得,虽然知道张起灵自小接受训练身手非常厉害但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他问张起灵最近做什么了,竟然还会有这种东西送来,张起灵思考片刻,问,雇主是谁。
 
张海客翻查一下,说,吴家少爷吴邪。
 
闻言张起灵点头,道,告诉那边他同意了。
 
 
 
知晓真相的吴邪气呼呼冲回家,发现张起灵已经不见了,心里头一片凉意。这样想,对方接近他也许只是为了了解更多吴家的信息,现在掌握的差不多,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也是可以离开了。
 
越想,吴邪越是觉得不悦,他还挺信任人、挺喜欢人的,换来这样的对待。一时间就有道不出的生气委屈。
 
事已至此还能怎样。吴邪回了自个儿房间,生闷气。
 
没过太久,管家来敲门,说有人要见他。吴邪还在气头上,不见。管家又补充,是张小哥。
 
吴邪一个打滚就从床上起来了,冲到那大门口去,打开,又顿了顿,想说什么,望着人一如既往平静面庞,想到从三叔那里得知的情况,一下子脸色就暗了些。
 
“你还来干什么?”
  
吴邪语气很不妙,此刻人的出现看起来格外微妙,他心情复杂,并没给人好面色瞧。
 
而张起灵没有在意,只管回答:“有东西忘带了。”
 
东西?什么东西?吴邪问。
 
张起灵盯着人看几秒,忽然出手。吴邪没有任何准备,心一惊,猝不及防一下被人横着抱起,绕是他这样一个成年大男人竟也被托得稳稳。
 
“这个。”人淡淡说。
 
 
 
张家与吴家的强强联手着实在所有人意料之外,印象中虽有生意上的来往,但似乎关系也仅限于此,并没有多么亲密。
 
有传闻说吴家少爷头脑过人,成功说服张家与之联合,至于事实究竟如何,大概也只有当事人清楚。
 
 
 
事后张起灵告诉吴邪,一开始的遇见是个意外,往后待在人身边时确实有那种想法,说不定能获得有用资料,或是抓住吴家的把柄什么的。但后来不一样了。
 
“后来呢?”吴邪挑眉,就顺着他的话问。
 
无需思考,张起灵将话语渡到人的口中:“后来发现被抓住好像的是自己。”
 
 
 
  
 

评论(26)

热度(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