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远古之犬④(半架空/克苏鲁神话)

有COC跑团元素!参考第七版规则书,书还没翻熟有bug请务必指出……!!
在第一二话最后有相关科普!
跑团真的好有趣啊!!!
"①"
"②"
"③"
 
 
 
 
 
卡片上信息是一个林姓男人的,看照片大约三四十岁,相貌普通,手机号码那一行被什么液体晕掉了,有几个数字看不清楚。
 
“我觉得吧,那个张经之的死跟这个人脱不了干系,”胖子对着名片说道,“没准所谓受诅咒的翡翠都是噱头,这些死的人都是他干的。”
 
胖子的话是有道理的,许多表面看起来奇怪难以捉摸的事,水面之下的真相,都是因人而起。什么牛鬼蛇神,最后还不是人心作祟。
 
但结论不能下得太早,毕竟我们还没有任何证据。房间内线索有限,张经之几乎没有留下什么随行物品,都是来不及整理或者无意间遗落的,我们又仔细翻找一圈,没有获得更多值得注意信息。
 
房间内鹅黄窗帘随风摇晃,我望了会儿,走过去,将窗帘拉开,发现外边天色已暗,路上行人匆匆,城市灯火一盏盏亮起,气温也应该降下来了。
 
[在这里,投一个灵感!]狗二声音响起。
 
轱辘轱辘。
 
——65/80(普通成功)。
 
[那你发现,窗户紧闭,房间内也没有打开空调。]
 
乍一听好像没什么奇怪的,我思考了下,琢磨它这句话的意思,猛然想起,方才被撩动的窗帘,那里应该是有风吹过才对,可事实上并没有气流存在。我转头盯着那窗帘,朝旁边退了两步。
 
[你想对了,那就再给你个提示吧,窗帘的飘动是因为有什么曾出现过的东西将能量留在了房间内。]
 
不管那是怎样的东西我们现在的处境都不算安全,外加天色也暗了,不适合做出过多行动。我跟闷油瓶和胖子商量了下,便带着搜集到的物品,出了这座酒店,并在相隔一段距离的另外一家酒店住下,以防万一。
 
张海客那边关于这次事情的资料已经传到我手机上,我翻了翻,从他给出的信息来看死掉的几人并无关联,都是一次偶然的交易,没有能够将整件事串联的线……如此一看之前设想的一切都是由名片上那人策划的可能性便减小了,也令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期间我向狗二申请投了一个幸运试图用手机搜索到名片上人相关信息,没有通过,只有等后面自己再找。
 
时间不早,房间灯光昏暗,我坐在窗边椅子上,拿着手机埋头翻查信息。
 
密密麻麻的文字挤入眼内,一行接一行,变成扭曲的虫,好似要啃掉我的脑子。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困意无意识间便俘获整具躯体,醒来时候我却躺在床上,清晨日光透过窗撒进屋内,唤醒了沉睡的思绪。不晓得是不是闷油瓶做的。胖子在隔壁那屋,他睡得早,应该不会那个点还醒着。
 
出房间后下楼,我在酒店的大厅内瞧见了胖子和闷油瓶。胖子见我后说我真能睡,太阳都照屁股了,我白他一眼说我乐意。闷油瓶没什么反应,这两天他好像始终在想什么。
 
[KP,我想再对小哥用个心理学,可以吗?]
 
轱辘轱辘。
 
——(???)/60(暗骰)。
 
[……]
 
[那么你觉得对于他你什么都看不出来,并且因为动作太大而引起了他的注意,对方看向你的眼睛。]
 
这是大失败了吗??骰子娘似乎跟我开了个玩笑,我心情一阵复杂,偷偷读闷油瓶心思被他发现难免有些尴尬,在人询问眼神里我只好掩饰性笑笑,随后别过视线。
 
今天要做的事情很明确,去那个张经之的家里看看,找找有没什么线索,吃过早饭我们便起身出发了。他家离此地尚有一些路程,我们包了个车直接开去那边,到达时候也快中午。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头顶,叫人不由得想眯起眼睛。
 
张经之是个商人,家在一片普通的住宅区里,一楼。我们顺着张海客给的地址找到了他家,拿出钥匙尝试,很快,门开了。奇怪气味扑面而来,一股恶臭在空气中漂浮,像堆积多年东西腐烂掉的味道,令人作呕。我不由得皱起眉头。
 
我跟胖子本来打算在外边先等一下通通风再进去,而闷油瓶拿手捂鼻直接迈进屋内,我与胖子对视一眼,没有办法,只得跟着进入。
 
屋内布局和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不过因为这个张经之是独身所以摆放的东西较少,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见到意料中腐坏的物体或者说尸体一类的,只是那股气味始终在空气中弥漫,寻不到源头。
 
还不清楚屋内是否安全,我想了想,在脑海道出话语:[KP,我要投侦查……不,聆听吧。]
 
轱辘轱辘。
 
——51/50(失败)。
 
[屋内似乎没有什么声音,你不能肯定。]
 
一点妖啊,就差一点成功。既然这样只有自己确认了。我们脚步都放得轻。我跟在闷油瓶的身后,他的目标似乎是卧室,我一边走一边仔细观察周围动静,所幸并没有什么危险。
 
卧室比较乱,不过我们很快瞅到了那本摆放在桌面的账本,毕竟是商人,记账是不可缺的习惯。我们将其翻开,看了看最近的情况,发现了关于翡翠的那笔交易,奇怪的地方就是从这里开始,这之后还陆续有两三笔账进来,再往后就是一片空白,直到最近几天,才又出现一笔交易,交易对象那里正是我们在名片上看见的林姓男人。
 
说不定现在东西就在男人手里,只是要找到他可能又需花些工夫。随后我们继续找房间其他地方。我成功骰过了一个侦查,我在他桌角烟灰缸里发现了厚厚的灰,没有来得及倒掉,屋主人应当处于一种非常焦虑的状态,才需要不断以此让自己情绪缓和。
 
一阵刺耳玻璃破碎声倏然响起,是从客厅方向传来。我当即迈开腿往那个方向跑去,闷油瓶先我一步,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没了人影,胖子跟我差不多快。几乎同时我们看见客厅的窗户破开一个口,玻璃渣在地面碎了满地,旁边还落了块其他什么东西。
 
不出意料是有人先打碎窗户,再将东西丢了进来。
 
我顿了一下,朝躺着不明物体的地方小心靠近,胖子在我旁边,到一定距离时,我俩看清了它的模样。
 
在那里躺着的 是一块艳绿的翡翠。
 
 
 
——Tbc。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