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十七岁

短打一发!
阿鸣 @鸣鸟_"这个图!"实在让人心动!!忍不住看图写话了一个…我我我努力了
也仿佛回到了十七岁呜呜呜呜……(
 
 
 
 
暑假,暑假啦!午后的蝉伏在枝干最阴凉那块,扯开嗓子,给这盛夏增添一分燥热感。灿色阳光倾泻而下,将叶片打得透亮,层层筛过后在地面投映一片斑驳。
 
夏天是什么?阳光,蝉鸣,冰淇淋,冰镇西瓜,向外输送凉风的空调……就构成了所有。
 
上面那些吴邪都不讨厌,他喜欢夏天,懒散而舒适,这个季节似乎美好得发亮。
 
而偏偏还有一个东西是令他苦恼又逃不掉的——假期作业。十七岁的少年,处在高二升高三的关键阶段,课本堆得高高,学习是个想躲也无法避免的话题。
 
笔尖在纸面沙沙摩挲,带出一道接一道清秀黑色字迹,偶尔会停顿,又很快继续书写下去。
 
不晓得过多久,那执笔的手却是终于彻底停住了,数字与公式像扭曲的虫,爬得人头晕目眩。脑子运转,持续的思考仍旧无果,昏昏涨涨的。索性将笔往桌面一搁,清脆的“啪”在安静空间回荡。
 
——做不来啊,做不来。
 
吴邪拿手肘支着桌,下巴搁在掌心,眨眨眼,打出个哈欠。他又偏了偏头,看向旁边同样正在对付课业的张起灵,那家伙似乎畅通无阻,笔尖还在刷刷书写,完成内容远比他多。学霸就是不一样。
 
他往对方那边凑了一点,想看看这道题的答案。而动作引来张起灵的注意,那支笔也停住,他抬头,与吴邪视线相接。
 
张起灵又看向吴邪身前那份作业,那道才写了一半的题,就明白了。
 
他道:“我给你讲。”
 
“这一题按平常方式走不通,解答思路要绕个弯。”
 
他便往吴邪那边挪去一点,这下两人挨得更近了,手肘碰在一块儿,面对着面。
 
他食指点触在题面,落在那些关键字词上,一边回忆方才自己的思路,边用尽可能易懂的言语开始讲述。他的声音很好听,明明吴邪听了那么久,还是没能听厌。
 
顺着人的动作,吴邪也将视线落在张起灵指尖点的地方,思维跟随他的话语打转。
 
这一方天地实在安静,张起灵的声音就这么潺潺流入耳内,填满吴邪的思绪。其实如果他再仔细些,会发现,除开这个,分明还有远方吱啊吱啊的蝉鸣声,窗户外偶尔车辆驶过捎送来的声音,甚至连他们呼吸声都格外清晰明显,太多啦,只是此刻他毫无心思顾及。
 
他没自觉咬住了拇指,听了几句,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有,抬头,目光悄悄落在张起灵的面庞。熟悉面容又一次跌入他眼眸。
 
眼睛,鼻,口……视线缓缓抚过。最终又落回到那对眼睛上。有阳光偷偷藏在了那里。
 
太近了。现在的他终于留意到,那近在咫尺的呼吸,快拍打上皮肤,嗅到对方白色衬衫淡淡洗衣液香味,还有那仿佛就在耳畔开始的话语声,勾起一片心痒痒。
 
没有道理,气流缓缓进入鼻腔,再送出去,又是另一番感觉了。他忽然的就有些局促,试图将呼吸放缓慢,以不打扰此刻氛围。
 
整个夏日好像都放在了这里,在吴邪眼前,在张起灵的声音中。
知了还在鸣叫,窗外阳光灿烂依旧。
 
 
……奇怪。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十七岁的少年呀,还不晓得喜欢是什么意思,心已经开始砰砰跳了。
 
 

评论(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