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我想和他说话

接昨晚更新!!
官方那么甜!那!么!甜!!我还能写什么同人!!!
十分想去跑圈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养伤是个格外漫长的过程,不是持续的时间有多长,而是这期间我只能躺着,一动不动,眼不能看话也不能说,唯一可做的只有想、思考,反复而枯燥。
 
所幸我晓得现在在我身边的都是谁,神经不至于紧绷,脑子比之前放松了很多,竟还能感到一分舒适。我开始想,最初是想情况可能坏到哪种地步,又或者还没那么的糟糕,其他人怎么样了,闷油瓶呢,他放了那么多血,他还好吗?另外几人呢,小哥的血肯定不够抹他们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熬过去。还有小花胖子他们,全部都是未知数。
 
当我把这些都想一遍后,似乎是为了打发无聊时间,很多的、不相关的东西又涌入脑海。我想起来,他们出发前,在河坊街那家小龙虾店,那堆被我和胖子吃了老高的龙虾,小花嫌弃我俩,说这一顿可别让他请,闷油瓶全程基本没说话,只是帮我剥了几只。越念越馋,等出去后,我肯定还得拉上他们去搓一顿。
 
想着想着,我就犯困,睡不了多久,很快又醒过来,往复循环。我有做梦,不过断断续续的,很模糊,好像在雨村,有胖子和闷油瓶。
 
不晓得躺了多久,我感到身上压着的东西没了,尝试动了动,确实。那些东西被弄走了,那我应该差不多已经康复。这里光线不算明亮,眼睛很快就能适应,当我再看见他们,心头莫名的百感交集,道不出来是个什么。
 
闷油瓶靠着墙在休息,我没有出声,怕打扰到他,连呼吸都压轻了些。
 
黑瞎子还醒着,他咧嘴冲我招了个手。
 
这里现在很静,我爬起来,也靠着墙,安静坐着。睁眼走神似乎要容易些,思绪回过来,感觉已经过好久了,抬头朝不远的地方看去,闷油瓶依旧保持那个姿势没有变。
 
不知道他感觉怎么样。
 
我看了看周围,没瞅到件能盖的衣服。虽然篝火很暖和,但闷油瓶放了那么多血,他可能还是会感到冷。
 
又过很久,他好像醒了,又好像仍在休息。我想跟他说话,被黑瞎子阻止。他太累了。
 
于是我闭了嘴,像之前那样安安静静的。
 
这样的环境能勾起我很多回忆,我这些年不少时间都是在这种不讨人喜欢的环境里度过的,可能跟别人一起,也可能就我一个。我其实应该早就习惯了。只是瞅着尚且虚弱的闷油瓶,很忽然的,我就想起来,好些年前,他说出的那句还好没害死我,不知怎么就跟眼前情景重合。胸口就涌着说不出的味道。
 
相比起来我应该是很了解闷油瓶的人了,而大多时候我还是不能知晓他的想法。我想去问问他这些天的经过,想知道发生了些什么,或者,就问问他现在身体情况也可以。
 
思绪缓缓地淌,不知多久是个头。
 
恍惚间,我似乎又回到那扇门前,光线不够明亮,音乐声与空气交融,怀揣复杂的心情,我什么都没有做,靠坐着墙,仅仅是等,然后等来了他的第一句话,你老了。
 
此时也同样,我靠着墙,什么都不做,仅仅是在等待。
或许这样就可以了。
 
中途我可能又睡着了,眼皮耷下来,意识有些模糊,任由时间走过去。它应该走快些,好让人感觉不那么无聊,它走过去后,或许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拿手揉了揉眼睛,下意识又朝那个方向看去。闷油瓶这回确实醒了,他眼睛是睁开的。我的视线刚落下,他也抬起头,与我的撞上。
 
我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张口,想唤他一声,而他在我之前起了身,动作有些虚,走几步,坐到我的身旁。
 
你醒啦。我想这样说。转念一想,或许也可能由他说出来。
 
我这边的空间其实并不大,就一小块。我挪挪,打算给闷油瓶空点位置出来,而在这时,他先一步动了,我的肩被他按住。
 
“别动。”他的气息明显还很弱,说出了醒来第一句话,“你需要休息。”
 
 

评论(16)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