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20

"1-2"  "3-4"  "5-6"  "7-8"  "9-10"  "11-12"  "13"  "14"  "15"  "16"  "17-18"  "19"
零点后还有一个短篇!双更美滋滋(
 
 
 
 
(二十)
 
 
毫无疑问招手的正是潘子,这般距离已经足以辨认人的身份。等吴邪他们走近,潘子重重舒口气:“小三爷,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可怎么给三爷交代。”
 
吴邪笑笑:“我哪有那么容易出事,放心吧。哎对了,其他人呢?”
 
潘子指了指车内,透过半开的窗户吴邪看见里边坐了几抹身影,而后潘子补充,他们没遇到什么危险,就是找路花了些时间,上一支队伍就没那么幸运了,只剩下两三个。
 
听到这里吴邪身子一顿,想起什么,忙开口问:“胖子呢?他没事吧?”
 
潘子摇摇头:“你是说王胖子吧?他皮厚,只受了点小伤,倒是跟他一起的云彩姑娘伤得重,他们已经开另一辆车回去,我们这边有几个实在想回的也跟着一起了,剩下的人在这儿继续等。”
 
吴邪点点头,而后潘子望着他身边的人,问:“这位小哥就是张起灵?”
 
吴邪瞥了眼依旧没什么表情的哨兵,“嗯”了声,又道,信息他们已经查得差不多,还是赶紧回去的好,具体在车上再慢慢说。潘子道好,让两人上车去,后边位置还很空。
 
迈入车内,如人所说后边只待了两个人,一个是跟吴邪同一队的之前见过的男人,另一个……吴邪皱了皱眉,显然他现在对这家伙没有好感,不晓得对方究竟有何打算。刘丧也看见了他,脸色微暗,没说什么。
 
他向前迈了两步,想找刘丧问个清楚,身后张起灵却忽然一把拉住了人。
 
吴邪转头回望,张起灵眸光淡淡,轻摇摇头,把人摁在最近一个座位,随后也在他旁边坐下了。
 
“小哥,”吴邪不解,压了压声询问,“怎么了?”
 
面对吴邪疑问张起灵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将话语送入人脑海:不要打草惊蛇。
 
刘丧耳朵极好,如此距离就算再低的声音也肯定会被他听见,但这样便没关系了。吴邪又瞟了下后座的人,莫名的觉得很是不顺眼。
 
他是那边的人?吴邪回问。
 
嗯,他还有用。张起灵答。
 
这样说来应该是从人出现在吴邪房间门口开始张起灵就已经在怀疑他了,不,或者说张起灵怀疑的不止他,是吴邪身边所有人,但凡有接触的都被纳入了那范围。所以他才会说出那句,他不相信他们。
 
即便如此,吴邪还是会觉得,张起灵未免太警惕了些。他一手搭上人的肩,闭了眼,为其进行简单精神疏导,让人时刻紧绷神经稍稍缓和。
 
吴邪散发出的是令人感到舒服的柔和感,一瞬间,张起灵仿佛站在细雨笼罩的绿湖边,任由雨润湿发丝,看见,不远处小桥上,立一个撑伞的人。
 
他是长白凛冽的风与寒冷的雪,未曾遇过西湖的柔情。
 
“好啦。”是吴邪的声音,“你也别总是提防这提防那的,好好休息吧。”
 
 
 
车一路开,在某个夜幕降临时回到了塔。
 
回去后他们向塔汇报了这次情况,塔对此很是重视,会在安排专门人员调查。总之,后边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如潘子所说胖子并没有事,所幸,云彩姑娘在治疗后也脱离了危险,胖子趁机献了波殷勤,认认真真照顾有伤在身的人,看样子离俘获美人心不远了。
 
这次后吴邪与张起灵关系也是缓和不少,之前对人偏见大概被抛去脑后,总算是能好好相处。
 
 
 
回来后大伙都先好好休息了一下,吴邪回房间倒头就睡,醒来都是第二日大中午。金色阳光透过窗撒入屋内呼唤沉睡的人,光与影交错仿佛童话光景,虽没有被赋予魔法的歌声,睡梦仍旧被驱逐。吴邪迷迷蒙蒙,揉两下惺忪的眼,瞅一眼时间,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
 
睡那么久肚子早已咕咕叫唤,对身体主人表示抗议,吴邪洗漱收拾了番,出门去食堂。
 
未完全消散的困意还余了些在吴邪脑子里,才醒不久的人总是混混沌沌,没什么思考力。所以他遇上张起灵时,眨眨眼睛,笑出来:“早上好啊小哥。”
 
这个笑有点傻。不过张起灵只是嗯了声,也没纠正现在已是中午,回他一个早。
 
对方也是要去食堂就餐,两人同路。渐渐的吴邪思绪也清晰起来,饥饿感愈发明显,一到食堂便迫不及待取了餐盘选取食物。张起灵则是不急不慢。
 
耳畔胖子声音响起,顺着望过去解雨臣和霍秀秀也在,吴邪又随便拿了点,坐了过去。张起灵很快也停在他的旁边。
 
“听说你们这回发现了不少东西?”解雨臣笑笑,开口,“那种实验真的有可能成功吗,上面好像出动不少人研究啊。”
 
显然对方对此也有极大兴趣,吴邪摇头:“就算能成功,直接作用于人体的东西也是不被允许的吧。”
 
“况且当时我也没见到跟我能力无差的克隆体。”他往嘴里塞了块鱼,含糊地说。
 
张起灵面前仍是极其寡淡的食物,吴邪余光瞅见,纳闷对方是怎么做到没有营养不良的,想了一下,在心里说一句“味觉调低”。一瞬间张起灵当然也发现了,转头望他,吴邪将自己盘里一个大鸡腿放到人那边:“吃点好的。”
 
解雨臣那边秀秀已经给他调过味觉,所以人盘内食物很是丰盛,不过他一向走优雅路线,选取的大多是精致的食物。吴邪就没这么挑剔了,味道好能吃就行。
 
张起灵没有推辞。见人这样,吴邪也放心地继续用餐。
 
民以食为天,吃饭皇帝大,说起吃的,想必谁都能扯出一大堆话来。好好的饭桌不知怎么从方才正经事情转成对食物讨论,上至高档餐厅下及民间小吃,要不是他们现在正在吃饭,估计口水通通都得回咽。
 
胖子解雨臣霍秀秀三人是从同一个地方来,对食物了解最多还是北京当地的,吴邪则是比较熟悉杭州美食,向几人描绘了西湖醋鱼的美味。
 
“小哥你呢,你都吃过些什么好吃的,给大伙分享一下呗。”
 
胖子对一旁始终只是默默听的张起灵提问道。闻声张起灵抬头望人一眼,似乎思考了一秒,摇头。
 
“不记得了。”
 
 
 
  

评论(11)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