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19

"1-2"  "3-4"  "5-6"  "7-8"  "9-10"  "11-12"  "13"  "14"  "15"  "16"  "17-18"
我觉得是糖! 
 
 
 
 
(十九)
   
   
张起灵没出声,静静望着人。吴邪拿着足以简单处理伤口的东西凑到张起灵身边,打开一盏便携式小灯,又说:“我不是专业的,可能会有点疼,你忍忍啊。”
 
他叫人把外衣脱了,先是给擦伤的位置消毒,以免感染,再把那个较为严重的地方简单包扎。
 
张起灵靠墙坐着,吴邪半跪在人身边,方便行动。他手的动作尽量放轻,小心而专注,自始至终张起灵都没吭声,似乎完全不知道什么叫痛,吴邪开始怀疑这家伙的感官跟他不同了。不过一样,以人的性格,就算会痛也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做完这些,吴邪舒口气,一点细汗自前额沁出。张起灵抬手,替人拭去了那点湿润。
 
吴邪这才回过神注意到,他们俩距离有多近,每一下呼吸都清晰无比,甚至能感到属于对方温度……现在张起灵上身只穿了一件工字黑背心,一身肌肉很明显了,吴邪想想自己还有点儿小赘肉的小腹,没由得咽了口水。等回去自己也得增加锻炼量了啊。
 
“在想什么?”张起灵问。吴邪连忙摇头摇摇头,拉开些距离,转而将物品收回包内。他明显感到自己脸微微发热,不过幸好这黑夜让一切变得朦胧,悄悄匿去许多东西。
 
吴邪也靠墙坐下,就在人身边。两人没有说话,安静的屋内呼吸声被放大,时而交错,时而同步。
 
在这种地方,此刻或许能被称为难得的放松。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完全驱散警惕,等那未知危险无防备地降临。
 
吴邪跟人约好,轮流守夜,这样大家都能得到休息。张起灵前半夜,他后半夜。罢了,询问人这样安排如何?张起灵轻轻道一声,嗯。
 
月光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穿过小小的窗,撒在屋内明亮了方寸之地。
 
吴邪盯着那片浅光,虽是方形却被模糊了棱角,与四周融为一潭,颇为柔和。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这般明净温和的月色。他想起曾读过的诗词: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眼下倒是没有如水草般在月光潭里交错的树影,只有两个人,安安静静,共处一片天地内。
 
光与暗的交错里,思绪缓缓流淌。
 
不知何时,吴邪安详地阖上眼睛。
 
 
 
醒来时有如潮光线涌入这不大的屋,连角落也照亮了,吴邪脑子尚且混沌,他抬手揉了揉惺忪睡颜,迟钝思考会儿,才反应过来,天亮了。
 
自己靠的也不是冰冷石壁,而是谁的肩。他眨眨眼,缓缓呼吸两遍,才从张起灵肩上离开。
 
对方并没有叫醒他,而是让他一觉睡到了天亮。吴邪想说什么,刚张口,打出一个哈欠,困意还没有完全消散。
 
不是约好了,轮流守夜吗?吴邪问张起灵。张起灵没回答,转而道,走吧。
 
又是这样,根本不在意自己。吴邪把准备起身的人摁回去,态度强硬,就算你是A级哨兵又怎么,先给他休息够再说。他说:“小哥,你这样不成,先睡几个小时,现在时间还早等你醒来天肯定还亮着,到时我们再出发也不迟。”
 
张起灵淡然眼眸静静盯着人。要是在其他地方吴邪直接强制让人入眠了,偏偏这鬼地方他使不出能力来,在地面上信号仍旧会被屏蔽,所以张起灵要是实在不愿意他也奈人没法子,吴邪相信这个家伙完全做得出来将他捏晕强行带走的事情。
 
不过还好,张起灵没有再反驳什么,嗯一声,闭了眼睛。
 
这不就对了,老是逞什么逞。吴邪望着打算入睡的人,心底舒口气。
 
时间变得漫长而无聊,没有什么能做的,就算有,他也担心会将身旁这个感官灵敏的哨兵吵醒,索性只是静静坐着。
 
张起灵呼吸很轻、很平稳,吴邪不知道人有没有睡着,因为看起来他现在面容很平静,是入眠的人应该有的神情,但时间才过去一点点,或许对方只是闭目养神,还没有完全睡去。
 
吴邪犹豫一下,悄悄去人的最浅层精神空间,不,其实并没有到,他只是隔一段距离望着,张起灵的屏障没有撤去,没有白噪声的保护绝大多数声音对哨兵都是负担,敏锐的五感反而令他们的生活变得更为困难。
 
这里没有更多的声音了,将屋外那一切隔绝,张起灵应当是枕着他的呼吸与心跳入眠。
 
吴邪望着他,也仅仅是望着,微长碎发将他眼睛遮没一半,叫人想要去将其拨开,不过吴邪还是没有动,眸光又飘向别处,张起灵已经穿上了外套,这里温度说不上冷,但如果是睡觉时可能还是会有一点凉。
 
从头到脚瞧了个遍,吴邪思绪又飘往别处,之前经历的那些,不晓得其他人怎么样了,是否还安全。
 
光依旧从那个小窗户进来,此时屋内却非常明亮,毕竟是没有阴云遮挡太阳的白天。说来也很有趣,对身处黑夜中的人哪怕一点点萤火也足以被称作“光”,而换成在白日烈阳下行走的人,只有穹顶外那灼热燃烧的太阳发出的东西才能够被认为是光。
 
今天是个晴日,吴邪的精神图景中,拥抱湖水的雨似乎也变小了些。
 
……
 
时间从指尖与呼吸声中淌过,吴邪又出了很久的神,等到思绪回到眼前,张起灵已经睁开了点漆般黑眸,安静看他。
 
他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视线始终朝着人,冲对方笑了笑,问张起灵,醒啦,还用不用再休息会儿?
 
张起灵摇头,不用,干脆地起了身。
 
东西都在背包内,没什么需要收拾的,两人取出些食物补充体能,便从这间小屋子离开了。
 
根据地图的标示他们朝镇子出口一路行去,结合途中建筑,很容易辨认方向。出来时没遇到什么阻碍,仅仅花了些时间,很快,吴邪到了进来时他曾经过的地方,再往外应当就能出去了。
 
远远的,有一辆车停在入口位置。
 
在车附近的一个人同时也望见了他们,站起身,冲吴邪招了招手。
 
 
 
 
  

评论(24)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