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15

"1-2"  "3-4"  "5-6"  "7-8"  "9-10"  "11-12"  "13"  "14"
 
 
 
 
(十五)
 
 
有人过来了。张起灵开口同时吴邪也感知到了活物的存在,一瞬间才稍稍放松的心又被提起,他眼内满是警惕,放开感知确认对方位置,随即信号在脑内清楚铺开,在距离他们有一条长通道的房间里有一个哨兵正在朝着他们所在处前进。
 
对方哨兵级别不高,制住人绰绰有余。吴邪又确认一遍,转头跟张起灵对视一眼,比出“停”的手势,让人别出手,他来。
 
这种距离下暗示对A级向导来说不是问题,吴邪缓缓呼吸,集中精力,让哨兵放下手中武器背对着他们走进研究室。
 
感知内那个人动作一顿,随后像是丢下什么,继续朝这边走来。吴邪与张起灵待在一个大金属架子后边,从这里能看到通道对应的门,同时又能将其作为掩体,万一有什么情况不至于来不及反应。
 
哨兵迅速前行,两方距离逐渐缩短,不出太久那扇朝内开的门被什么碰到,吱呀一声,有身影走进来,映入眼中的正是一个背影。
 
吴邪的暗示还没有失效,不过就算在地下向导的能力也受到一定程度削弱,所以维持不了多久。但对吴邪来说这点时间也足够了,他让哨兵停下,并让人回答他的问题。
 
“你是谁?这里是做什么的?”
 
兴许是一开始就没有料到有人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哨兵没有任何防备就被下了暗示,太过大意,此刻只有机械地回答:“我是编号00-19,这里是秘密研究所。”
 
吴邪又道:“说详细一点。”
 
“有专门人员在这儿负责研究人造向导的可行性,我是驻守哨兵之一,负责安全相关工作。”
 
“资料都放在哪儿?指使你们做这些的是谁?”
 
“这里只是二号研究室,顺着通道走能到一号,资料都由博士保管。让做这一切的是我们首领,汪藏海。”
 
目前对方说的和吴邪了解到的没有差别,于是他思考片刻,继续问下去:“汪藏海现在在哪里,博士又是谁?”
 
“首领目前在基地,不在这里。博士…博士他……”
 
声音戛然而止,哨兵猛地转身,终于摆脱了暗示朝吴邪方向冲过来,吴邪当即回退,未来得及反击,已是被抢先一步,张起灵以更快速度紧紧掐住人的脖颈阻止对方接下来行动,哨兵死死瞪大眼睛,连咳嗽声都被扼在喉内,面色发青,伴随人力道猛然增加他身子一颤便整个软了下来。张起灵松手,男人如一袋水泥重重摔落在地。
 
吴邪后知后觉舒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太费时间,刚才他就直接读取这个人的记忆了。不过现在获得的信息也算有帮助,至少能确定背后进行这一切的正是汪家。
 
张起灵视线投往这边,吴邪摆摆手,说他没事。
 
A级哨兵瞬间的爆发力不是普通哨兵能够相比的,也只怪刚才那男人太莽撞,如果他选择逃跑而不是主动攻击吴邪或许还能借着对地下通道构造的熟悉有一分活命机会。可惜现在看来那些都是“如果”了,他已经变成一具倒地的尸体。
 
吴邪不免庆幸自己的对手不是张起灵,在这种情况下绕是他胜算也小得可怜。与人在同一队伍安全感唰唰唰增加好几分,他笑了笑,过去攀一下张起灵的肩:“厉害呀小哥。”
 
张起灵神色还附着冷淡,由了吴邪动作,随后又蹲下身去检查男人随身物品。男人衣物上的确有着熟悉的汪家标志,除开之前被命令丢弃的武器他的随身物品还有一份地图,张起灵将其取来,铺开查看,吴邪一颗脑袋瓜也挤过去瞅。联想之前走过的路,图上标有“2”的地方应当就是他们现在位置。
 
地图是两面的,翻过来便是地面以上的部分。有这东西的话要出镇子也不是问题了,吴邪眨眨眼睛,眸光在纸面扫两遍,将大致路线装进脑内。
 
地图看太认真,思绪回归周遭,吴邪才忽然意识到他跟张起灵的咫尺距离,差一点脸就要贴一块儿了,此时甚至能感觉到人平稳呼吸。不知怎么有温热感觉往脸上乱蹿,吴邪赶忙往后挪了一点,为了不显得太过刻意,又顿了顿,才与人拉开些距离。
 
也不晓得张起灵是否察觉他的小动作,不过至少人是不在意的,因为看起来他依旧没什么表情,眉眼淡淡。
 
他们又再检查了一下这个研究室,没有更多有用信息了,吴邪在之前文件夹取了几页报告纸,塞进背包内。同样张起灵也将地图带上。吴邪望了望敞开的通道,询问:“去一号研究室?”
 
根据地图的标示这条路确实能够到那里,只是中途好有几条岔路,容易在里面迷失方向,但也正因如此一旦事情有什么不对他们便可以走其他通道逃走。
 
张起灵点头,拿着地图率先进入通道。吴邪进随其后。
 
通道狭窄,不足以两人并肩,精神体这时候都被收回,一前一后两个人稳步行走,尽量放轻脚步。感知被开到最大,以应对突发危险。
 
走了约十分钟,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状况,顺利得似乎有点过头。行到一条岔路口,前方张起灵察看一下地图,选择了最右边的道路,示意吴邪跟上。
 
吴邪也朝那条通道走去,只是忽然,在张起灵迈入的时候,人的影像在他眼前一瞬间消失了。他愣一下,未来得及多思考,短短几秒张起灵的背影又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
 
……也许只是看花了眼。虽然奇怪,但现在找不到比这更为合理的解释。
 
吴邪快步跟在人后边,问人,大约还有多远?张起灵答道,还有六分钟路程。
 
两人又在狭小通道无言行走一阵,安静得仅剩细微脚步声响,头顶惨白灯光打在他们身上,地面上,两侧墙壁上,令人莫名自心底生出不愉快感。
 
很快,不远处出现一道门,是与之前所在研究室相同的金属门,处于关闭状态。张起灵确认了一下地图,抬手做出“停”的动作。
 
他们到了。
 
 
 
 
  

评论(7)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