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11-12

"1-2"  "3-4"  "5-6"  "7-8"  "9-10"
抱歉抱歉迟了,最近一到晚上校园网就奇卡无比!!!终于刷得起lof了……!!
晚安!!!
 
 
 
 
(十一)
 
 
张起灵眸光淡淡,没有多余表示:“你可以选择不信。”
 
说罢,他脚步没有停留朝楼下迈去,是要离开这屋子了。吴邪觉得这个人根本没法交流,但在这种不明情况的地方两个人确实比落单要强,况且对方掌握的信息比自己多,迅速思考后还是带上东西快步跟上。
 
吴邪虽是选择跟张起灵一路,但他跟那个闷油瓶子保持着一定“安全距离”,在人身后两三米位置。张起灵倒也没有什么表示,也没多看他一眼。
 
训练室的事情吴邪打算在相对不那么危险时候再询问张起灵,如果在这种周围都根本瞧不见个人的地方提起,谁知道张起灵在想什么会做什么,为了吴邪自己安全着想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现在是要去哪儿?……还有你身上血是怎么来的?”
 
行走着,吴邪问前方的人。张起灵没回头,指了指远方一个较为突兀的建筑,回人说那里,至于血他的解释是之前遇到机关救人时候碰上的。
 
那建筑乍一瞧与周遭房屋很是不同,它有好几层,所以在远处也能瞅见,样貌上则没有太大区别,都是厚厚石壁。

说不定那里有线索。吴邪脑海浮出这样一句话。他下意识望了望张起灵,映入眸内只有那个背影。
 
这里道路虽然复杂,但张起灵却似乎清楚方向,吴邪能感觉到他们离那个建筑一点点接近。他想起来人之前告诉他的,在这里的时间搞清楚了部分路线。
 
吴邪尝试感知一下张起灵,脑子里完全没有人的信号,一片混乱。镇子里肯定有屏蔽哨兵向导信号的东西,在这里向导能力被大幅度削弱,无法对哨兵们进行暗示或者其他精神攻击,而同时没有向导会愿意跟哨兵进行体能较量,所以落单的向导在这种地方是非常危险的。比如说,张起灵要是想要置吴邪于死地,只需动动手指的工夫,但吴邪下意识感觉,这个人别有目的,并不是为了加害他才出现在他身边的。
 
思考间隙吴邪不自觉放缓脚步,回过神来,两人已拉开好些距离,张起灵停住步伐在前方等他。
 
吴邪赶忙向前几步,又将距离缩短为先前的样子,张起灵看他一眼,道:“别离太远。”
 
啊?吴邪下意识发声。对方补充,待在他行动范围内。
 
这里情况张起灵肯定是清楚的,他这句话的意思自然是,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一瞬间吴邪感觉自己被置于了被保护者的位置,通常任务里作为A级向导他都是半个主力,忽然的角色转换让他感到不适应。而依眼下情况这样确实为明智之举,吴邪也没什么好反驳的,“哦”一声,就待在人附近。
 
该问的也问差不多,一路上两人没说什么话。除了揣度张起灵的想法吴邪还时刻观察着周围环境,镇子荒凉毫无生气,所见只有土黄色房屋和被风扬起的阵阵沙尘,没有其他活物。
 
吴邪思绪全部落在周遭,没注意脚下道路,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朝前一个趔趄,眼瞧着要摔倒,忽然被什么托住了。他身子一顿,张起灵的手将他肩膀扶稳,那对点漆般的眸近在咫尺,淡淡注视着人。
 
吴邪呼吸暂停一拍,忘记做出行动,反应过来张起灵已经松开他。虽然燥热之地,一瞬间却似乎有清冷气息涌来,是自雪山来的风。
 
张起灵确认人没事后,目光落在方才绊了吴邪的那个东西上,地面的一小块凸起,仔细瞧上面标有数字,只是被风沙磨得模糊不清,勉强能够辨认出一个“2”。
 
“这是什么?”吴邪缓过来,也注意到了那东西。他蹲下察看,探手抚那块石头表面,觉得应该是按钮之类的。
 
他把猜想道给身旁的人,问,要按下去么?
 
张起灵思考片刻,点头,吴邪便起身,试了试,将石块踩下。
 
等了几秒,周遭没有哪里改变。难道是他们想错了?吴邪觉得奇怪,而随后,吱吱呀呀的器械运作声响涌入耳内,那声音只持续十来秒便消失了,他保持警惕,发现附近空地忽然出现一个向下的通道。
 
张起灵紧盯着那个通道,吴邪想问他要不要下去,被他打断:“有人来了。”
 
最开始还没有声音,很快窸窣声响自通道下边传来,一瞬间,张起灵整个人处于戒备状态,直直立着、眸光紧锁入口。那样的眼神令吴邪想到蓄势待发的野兽,准备应对随时会出现的危险,A级哨兵的他,似乎理应这样,是食物链最顶端的捕食者。
 
吴邪不自觉哑了声,心莫名怦怦加速跳动,与人一同等待接下来会出现的东西。
 
那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能够听清是谁的脚步声,不待吴邪过多反应,只眨眼间张起灵便将入口处的身影揪出来放趴在地。
 
力量冲击让来人吃痛地叫出声,这下吴邪看清楚,眼前人竟然是刘丧。
 
刘丧第一眼显然也是看见吴邪,对方非常不悦瞪了他一眼:“怎么哪儿都有你。”随后才去看放倒自己的人,原本还愤怒的神情对上张起灵瞬间的变了,触电一般眼神一下弹向其他方向,他娘的这丫脸竟然微泛着红。吴邪挑眉,一副看好戏样子。
 
张起灵根本没看他,又接着望了望通往地下的入口,问人:“下面有什么?”
 
刘丧摇头:“普通的仓库,没有值得注意的东西。”
 
张起灵面无表情,声音冷冷:“你说谎。”
 
刘丧的脸一下子就变了色。
 
吴邪没看懂两人演的哪出,从这里瞅下面也瞧不出什么,犹豫了几秒,对着张起灵道:“要不下去看看?”
 
张起灵点头,准备进入地下。吴邪看了还在拥抱地面的刘丧,问,那他呢?对方给吴邪一个“随意”的眼神。
 
虽然吴邪始终觉得刘丧这家伙奇怪,但好歹还是队友,他便也没做什么,任人留在原处,就跟张起灵下去。
 
才踏入几步,有模糊的信号从身前传来。吴邪奇怪,又往前走好几步,信号比方才更清晰一点,确实是张起灵的……难道在地下就能恢复正常?
 
他们顺着阶梯下到底,眼前是一个不大空间,其中一面墙有扇木门,张起灵摁下把手,打开了。
 
“等等。”吴邪说道。
 
语毕,他闭上眼睛,尝试进入这个哨兵的精神空间。
 
 
 
 
(十二)
 
 
张起灵下意识反应是将这不属于他的精神推出,但过一下,又收回了精神触梢,只将靠核心位置的地方护着,由了吴邪行动。
 
既然对方配合那就好办多了,吴邪舒口气,轻轻松松进入张起灵浅层的精神空间,进行疏导只需到此便足够,这里已然有不少四处乱窜的火星子,被他逮住逐个摁熄。先前的时间张起灵与队内向导分开,想必没有受过精神疏导,向导素也不知剩多少,万一这家伙在这里乱掉就不妙了,也是出于为吴邪自己安全着想,趁着能力有用先给他来个大清理再说。
 
张起灵脚步停住,由这位向导为他梳理精神,伴随人的动作他的脑子似乎匀出了些空,杂乱的东西被通通丢掉,情绪愈发平静。
 
当吴邪做完这些,睁开眼,对上那熟悉的深邃的眸,张起灵转过身正静静望他。被那对眸注视着没缘由的吴邪顿一下,随后回过神,指指前方:“弄完了,走吧。”
 
方才那一番疏导没费多少工夫,吴邪顺带在那家伙精神空间内小小转了一圈,张起灵精神图景如他所料,被皑皑白色覆盖的巍峨雪山,天地一色,乍眼瞅不见尽头,风雪似乎永远不会停止,将此牢牢盘踞。他嗅到了寒冷,与吴邪的西湖盛景不同,这里更像是冰冷囚笼。
 
他本来想偷偷再往更里边瞅一眼,被对方一把朝外推去,只好老老实实再摁了几颗火星子,觉得差不多了,便退回去。
 
或许因为憋了太久,吴邪的精神体忽然一下蹦了出来,黑白哈士奇摇晃着尾冲吴邪委屈地嘤嘤两声,转头望见张起灵,尾巴顿时摇得更欢,脑袋蹭几蹦人的腿。
 
不知道为什么哈士奇似乎特别中意这个人,让吴邪颇为头疼,都说精神体是随主人行事,这个家伙怎么根本不听他的话?
 
吴邪曾经也幻想过,自己会拥有何等帅气的精神体,比如翱翔蓝天的凶猛的鹰,称霸丛林的雄狮……可现实令人绝望。胖子说这是他见过最好笑的精神体了。
 
吴邪上前几步,蹲身拍一掌这东西的狗头,手指立在唇前,嘘——
 
哈士奇瞪圆了眼,虽是没有大喊大叫,不断有嘤嘤呜呜声音自喉间涌出,搞得人哭笑不得。
 
张起灵低头望了望脚边那只东西,拿手抚了一下精神体毛茸茸的身子。哈士奇很乖地止声。他的狼也出来了,倒是对这小东西没多少反应,安静地瞅它。
 
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吴邪怒搓狗头,搓得哈士奇一脸懵逼,吐一条小舌头瞅人。
 
吴邪准备起身,抬眼忽然望见张起灵,那对眸隐隐带笑……这个人原来也会笑的?
 
他心觉不可思议,怀疑自己看错了。而等他站起来,这小插曲过去,对方又恢复了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迈步走进那扇门。
 
门内空间很大,被堆放的箱子填满,中间腾出一条道路供通行。倒真像是仓库。吴邪辨认了一下箱子表面图案,脱口而出:“汪家的东西。”
 
吴邪还在疑惑,张起灵忽而深深看了吴邪一眼,开口:“你知道多少?”
 
吴邪觉得好笑,这也是他想问的,怎么反而被对方抢先。于是他答:“就这么多。”回问,你呢?张起灵摇头,朝更深处走去。
 
跟人也相处了些时间,对于张起灵这种话讲一半的行为吴邪已经习惯了,他也懒得重复,爱讲不讲吧,便快步跟上人。
 
地下光线不好,也没有点亮的灯,只是四周墙壁和天花板都被涂抹了什么物质,在黑暗里朝外发着淡淡的光。
 
仓库尽头是一面石壁,同样堆放了些箱子,约有半人高。或许箱子后有通道?吴邪提出想法,箱子里其实没放什么东西所以本身不重,张起灵跟他将几只箱子移开,确实是完整的石壁。
 
这就奇怪了,难不成刘丧没有骗他们?说起来,张起灵又是怎么确定他在说谎的,凭感觉吗。吴邪一边思考,一边拿手在石壁上抚着,说不定会有什么打开通道的机关。
 
脚下地面忽然松动,吴邪思绪戛然中断,受重力作用向下坠去。而一瞬间,他的手被紧紧抓住,那人力气大得让他感觉自己手腕要断掉。
 
吴邪心跳剧烈,缓慢调整呼吸。
 
看来机关是被他瞎摸着了。
 
他眨了眨眼,没看见底,落地应该还要段距离,吴邪看见手边有条绳子,就用空余的手抓住它,应当是下去的办法了。他将目前情况告诉张起灵,便让人松开手,自己先下去。并让张起灵也小心一点。
 
绳子握着很结实,应该没什么问题,吴邪抓着它一点点朝下,没过太久,脚底触地。周围一片漆黑,看不清东西。
 
很快,张起灵也下来了,哨兵的视力比向导要好上许多,他大致扫了眼周围,忽然抓住吴邪的手,低声道:“跟着我。”
 
张起灵的温度自指尖传来,温热感攀附肌肤,吴邪反应一下,还以为这家伙会是冷冰冰的……
 
黑暗里其他感官会变得异常灵敏,呼吸与心脏跳动似乎也能被收入耳内,虽然被大男人牵住手感觉非常奇怪,但这种情况,除了相信对方也别无他法。吴邪回道:“嗯。”
 
周遭情况不明,所以他们将呼吸也尽量压低,吴邪在张起灵的带领下朝前行走着,脚步放轻。他尝试感知一下附近,没有其他活物,那只手牵着他稳步向前,中途似乎绕过了几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一段路后,张起灵停下来,好像在摸索什么,吴邪静静等待他的动作,然后对方摁下什么东西,一瞬间如潮的光芒涌进来。
 
方才还在黑暗环境中,这般的光显得刺目,吴邪没忍住闭上眼睛,适应几秒,再睁开,面前已然是研究室一类的地方。
 
虽说是研究室,却异常简陋,几张有岁月痕迹的木桌,桌上杂乱堆砌纸张,残留了污渍的几排试管,一些杂七杂八器械。不知道现在还没有被使用。
 
与此同时张起灵将身后的门关上。吴邪看了看他,问:“那屋子里都有什么?”
 
过了两秒,对方回答:“尸体。”
 
 
 
 
  

评论(27)

热度(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