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9-10

"1-2"  "3-4"  "5-6"  "7-8"
 
 
 
 
(九)
 
 
车内的人冲外招两下手,道:“小三爷,上来吧。”
 
潘子是吴三省的得力手下,这些年一直跟着人做事。吴邪心觉纳闷,但稍微一想,肯定是他那老狐狸三叔安排的,免得他出什么幺蛾子,便也没在意,上了车,坐在驾驶位后边一个。
 
同行的有七个人,除开潘子和方才交流过的男人,还有另外两个姑娘和三个男人。令吴邪没有想到,其中一个面孔眼熟,刘丧也在队伍中,视线对上,刘丧看见他先是瞪了一眼,而后别开目光看窗外风景。
 
车内氛围还算融洽,简单交流几句就互相熟起来,有一句没一句唠着嗑。
 
谈话中吴邪得知,由潘子带队确实是他三叔的意思。不用想,一是毕竟潘子混了这么多年 处事经验丰富,二就是他三叔的私心了,还不是因为他的宝贝大侄子。
 
长辈的心情他能理解,但有时候,吴邪难免也会觉得,三叔是不是保护过头了。现在的他身份好歹是A级向导,不是什么三岁小孩,自保能力还是有的。
 
这回的队伍哨兵向导对半,最低为B级,最高则是A级的吴邪了,他们任务主要是寻找失踪的哨兵向导们,可以的话尽量摸清小镇的情况。
 
车辆在路上行驶,据组织给他们的资料,从塔到达目的地大约需要一天。封闭环境容易让人觉得闷,一开始车内人还会聊天,到后来便各做各的——说是做,也不过是靠着窗发呆,看看风景,或者再对着终端查阅什么。
 
相关资料能翻到的在之前已经被吴邪仔细看过一遍,所以他现在脑袋靠着窗框,半开的窗让外边景象涌进车内,风也吹进来,撞在他脸上,撩乱他的发。
 
多瞧一会儿,也没什么可看的,吴邪在脑内把最近的事又思考一遍,不晓得什么时候睡着了。醒了后还在路上,随便吃些东西,车开了几小时后停下来休息休息。就这样,一行人走走停停,大约在新一个黎明的光落在车内吴邪面颊将人惹醒时,潘子在旁边说,就要到了。
 
驾驶位已经换了人,所以潘子坐到了吴邪身旁。吴邪揉揉惺忪的眼,望向窗外,景象与之前截然不同,放眼去净是黄色沙石,见不到一分绿意,荒凉感盘踞这片土地。
 
车又驶了一阵,在一个路口停下,潘子叫醒了车内剩余的还在睡的人。小镇就在不远处前方,已经可以凭肉眼看见,剩下的路需要他们自己走过去。大家收拾了自己的装备,便下车,继续朝前方行进。
 
中途,刘丧让他们停一下,朝着镇子方向侧耳,似乎在听什么声音。而后又挥一下手,示意前行。吴邪想起来这个人的特长,耳朵特别好,看来是名副其实。
 
不知什么时候一行人已经到达目的地,位于了小镇口。这地方给吴邪的第一印象是破败,房屋是那种黄色土石搭成的,厚厚墙壁的设计应当为了防风,说明这里经常会有较大风沙,看外层墙壁状态,风蚀作用明显,建筑物在这里已经存在了不少时间。
 
“他们最后一次与塔取得联系就是在这里,只是简单汇报了情况。”潘子说,“之后再也没探测到信号。”
 
吴邪顿一下,反应过来“他们”是指张起灵一行人。既然信息在此处中断,那么再往前行可能就存在未知的危险了,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
 
刘丧耳朵好使,他听了听,而后摇头,表示这一带风沙声音太杂无法捕捉到什么有用信息,不过目前还没有发现特别异常的声响。而同样吴邪也没有感知到周围其他哨兵向导的存在。
 
既然这样,停滞不前从不是办法,潘子带队,几人继续前行。他提醒大伙不要分散开,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好应对。
 
哨兵分别在前后,向导则被保护在中间。才走几步,吴邪就感觉到了异样,身边几人的信号在逐渐变弱,他尝试感知一下,越是前行,越是模糊。
 
其余几人当然也有发现这一异常情况,能力稍弱些的已经完全无法感知到身边同伴了,或许这个镇子存在什么能够屏蔽他们信号的东西,这样一来也能解释为什么塔派出的人都在这里消失无法取得联系,往好处想,那些人也许因故被困住了……但这也证明了这一带确实存在潜藏的危险,所有人都不能掉以轻心。
 
还有一点值得在意,镇子道路的构造很奇怪,错综复杂,很容易迷失方向。所以每前行一段,他们都留了记号,确保至少能够原路返回。
 
一路上,吴邪都有留意周遭情况,比如之前人们可能留下的痕迹——像他们现在这样。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现。这座镇子的荒凉感从角落溢出,填塞整条道路,厚靴踩上一颗小小石子,让人想起童话里躺在二十层褥子上仍能感到豌豆的那位公主,吴邪迈开脚,落在另一片较为平坦地面。
 
这种地方通常与炎热相伴,偶尔有风捎来几分珍贵凉意,也吹不去人内心的燥热感。
 
他们谨慎前行一段,姑且一无所获,镇子看上去废弃已久,没有使用迹象。稍稍在屋口察看,只能瞅见里边厚厚沙尘。
 
队伍中有谁提到了这一奇怪现象,并表示现在什么都感知不到,还是先返回比较好,而同时有人提出反对意见,都到这里了不如深入些一探究竟。
 
分歧产生。吴邪猜想,应当有什么东西被藏在镇子的隐蔽处,只是目前他们还没有察觉……现在这种情况,退回去确实是保身之举,但退回去真的又能做什么吗?或许真的是他们走得不够前,所以才没能得到有效信息。
 
眼看队伍要分两拨,吴邪欲插话,却被刘丧忽然的声音噎回:“等等,有东西过来了。”
 
所有人声音霎时止住,下一秒,远处漫天盖地黄沙卷席而来,已然淹没了镇子一半。吴邪下意识喊道:“进房子,找地方躲起来!”大家当即迅速跑进最近的房屋。
 
吴邪几步奔向不远那间潘子在的低矮石屋,只是还没赶到,忽然一只手将他拽入旁边另一栋建筑,他心底一惊,未来得及开口对方已经紧紧捂住他的嘴,那个人力气很大他完全挣脱不了。
 
一路被人带往二楼,沙尘已经吞没他们方才所在的地方,不断有土黄色的风从门窗涌入,所幸被厚厚石壁挡去多数。身后的人在他耳边低喝:“别动。”
 
声音有些许熟悉感,吴邪渐渐停住挣扎动作,他心里有了一定猜测,同时也感到疑惑不解。
 
那人见他配合,也放松力道。
 
温热感攀附吴邪皮肤,他的呼吸扑打在对方手部,两人贴得很紧,心跳怦怦,在这不大空间内等待这阵沙尘过去,耳畔仅剩风沙刮擦石壁咯吱声音。
 
不晓得过了多久,外头黄色沙雾开始变淡,风力渐小,对方松开了他。
 
回过头,一对漆黑深邃的眸闯入眼帘。
 
 
 
 
(十)
 
 
诸多疑问涌入脑海,为什么张起灵出现在这里,其他人呢?这镇子究竟什么情况?还有之前那些他想问的事情……每一个都急不可待要冒出来寻求解答。只是当吴邪望见人被染红的衣服时,下意识脱口:“你怎么了?”
 
张起灵摇头,不是他的血。随后走到二楼窗户旁,朝外看了看,似乎在确认情况。吴邪也跟过去,只见外边的路面覆上一层厚厚黄沙,应当是方才留下的。
 
他记得潘子等人就在对面那栋低矮石屋内,沙尘过去,却迟迟不见人影出现,再一瞧,猛然发觉,眼前哪里还有什么石屋,原本立着建筑的地方此刻空空如也。
 
一时间吴邪不知如何是好,难不成他的记忆欺骗了他,那里原本就什么都没有?但潘子他们又该去了哪儿?
 
身旁人面无表情,眸光淡淡不晓得在想什么。吴邪问他:“你看见他们了吧?”
 
张起灵点头,抬手指那片空地。看他样子吴邪觉得这个人肯定已经掌握了些信息,就进一步询问,而张起灵摇头:“到这里就出不去了。”
 
什么?吴邪没明白。紧接着张起灵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记事本之类东西丢给他,纸张略微泛黄,应当有些时日了。
 
翻开本子,映入眼帘是“米诺陶洛斯”几个大字,往后看有几幅简陋的设计图,附有极少文字说明,乍一看让人摸不着头脑。
 
吴邪回想了下,灵光忽而在脑子内一闪,希腊神话中米诺陶洛斯的迷宫是为了困住这个半人半牛怪物而修建的异常复杂混乱的迷宫,被关进去的人几乎没有能活着出来的,要么被困死,要么遇上怪物被杀掉。
 
结合眼下状况,或许是谁一开始就把镇子设计成迷宫为他所用,这种偏僻荒凉的地方做这种事,困住前来调查的人,只可能有什么重要东西被藏在了这里。
 
如此一来便能说通了,消失的屋子也是迷宫一部分,或许在哪里隐藏了什么机关。吴邪思考着,说出自己一系列猜想,随后问张起灵,他也是这样与同伴分开的?都得到了肯定回答。
 
“消失的房屋会出现在哪儿?”吴邪问。
 
张起灵望了他眼,道:“地下,重新出现需要时间。”
 
“你去过?”吴邪心里存疑。张起灵指了指他手里的记事本,表示它就是在那里拿到的。地下大多是作为仓库使用。
 
“所以你还知道什么,信息共享,OK?”这种问一句答一句的挤牙膏交流让吴邪觉得头大,不过毕竟掌握信息的是对方,只能等人回答。张起灵点头,把情况大致说明。
 
张起灵在的小队比他们要幸运一些,没有刚开始就遇见沙暴,他们在路上留有标记,只是走很久后发现回到了标记处,这时候他们反应过来这地方是类似迷宫结构。因为哨兵向导的信号在这里无法被感知,通讯设备也受干扰失灵,所以他们一直集体行动,但不知为何人要么在夜晚消失了,要么像刚才那样被机关带走,导致现在整个队都分散开来。
 
在这里的时间张起灵摸清了部分道路,不过由于迷宫设计复杂,要出去还是不行。期间也有随机关去过几次地下,没获得足够有用的东西,目前可知信息大约是,镇子是有人故意设计成这样,并且在进行着什么实验。通常重要的东西都被安置在中心位置,再往里一些或许才能知道这里真正情况。
 
“等等,”吴邪打断他,“那你清楚刚才那栋屋子会变位吗?”
 
张起灵点头。吴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提醒他们?万一他们遇到危险呢?”
 
“不会有事。”张起灵神色平静,“况且,我不相信他们。”
 
吴邪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张起灵没有再回话。
 
吴邪消化一下人那句话。张起灵是经验丰富的哨兵,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不可能因为仅仅是不熟悉而在任务里与同伴分开,那么就是说,吴邪队里有让他怀疑的人。
 
“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张起灵已经拿起包似乎准备离开,吴邪跟在人后面。张起灵依旧没有回答。吴邪越思考越搞不懂这个家伙……如果他怀疑其他人,那吴邪自己就值得他信任了么?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吴邪倏尔忆起了训练室看见的那一幕,无名的凉意忽然涌上来,他顿了一拍脚步。
 
对方也停住,转过头,望向他。
 
吴邪生出几分警惕,这点被张起灵察觉,问他,怎么了?
 
“……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评论(27)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