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5-6

"1-2"  "3-4"
悄悄问一声你们817去不去杭州呀
 
 
 
 
(五)
 
 
吴邪吃了几口眼下食物,不知怎么似乎少了几分滋味,等他回过神来,再一看,不远处原来还坐着人的位置已经空了。
 
午餐草草吃过,休息一会儿,睡个舒服的午觉。这时候太阳正好,把屋子打得亮堂,正是午休的好时间。
 
下午没什么要做的事,时间便也匆匆淌过。
 
等到夕阳西斜,夜幕拉开,吴邪把该收拾的收拾了,乘电梯下去,红色数字闪烁变幻,到达人想去的楼层。今晚跟宁姐约了一对一训练,他可不敢迟到。
 
宁姐叫阿宁,是难得的女性哨兵,B级,在塔内负责训练方面工作。
 
下电梯后面对一条长廊,尽头的那个房间便是人的训练室了,吴邪从金属的小空间迈出,快步超前走去。走廊左侧开了几扇窗户,透明玻璃映出远处景象,他看见,哨兵的训练场也在这一层,大多还是些经验不足的新人哨兵,毛头小子模样,眼里闪着新奇的光。吴邪轻笑下,不免想到了几年的他自己。年轻人的期望总是积极,但哨兵向导需要面对的,远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美好。
 
训练场也会有几位经验丰富的哨兵,以指导那些新人,吴邪目光扫一圈,在人群中准确捕捉到一抹身影,他一顿,随后对方像是感知到什么似的也转过了头。
 
吴邪立即迈开脚步结束这对视……这张起灵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哪儿都能遇见啊。
 
不远处的门已经被打开,短发女人双手抱于胸前,倚着门望他,打个招呼示意人快进来。吴邪赶紧上前,喊了声“宁姐”便随人走进去。
 
阿宁随口问了句,刚才看什么呢那么专注。吴邪摇摇头说没什么。对方笑一下,也没有在意。
 
“上次我教你那些,还记得吗?现在来一遍。”阿宁开门见山,做个手势,示意人行动。
 
吴邪点头,迅速集中精神,脑海里逐渐浮现出一道屏障,往里边则是人的精神核心。不同哨兵屏障各不相同,阿宁是盾般的圆弧形,上边有些许凸起的刺,吴邪需要注意避开那些凸起位置直接攻击屏障的脆弱处。A级向导的共感力强,那声音如水波般冲击对方,吴邪一面对其下暗示命令对方撤开那层保护,一面发动精神触梢冲击,寻找薄弱部位。
 
在吴邪的暗示下阿宁屏障逐渐弱了些,他不断试探,以极快的速度冲击屏障。而阿宁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忽然也发动精神触梢,直直刺向人。吴邪稍稍后退,向旁侧绕开,随后看准时机将对方缠个圈控制住,其余触梢齐齐扑进去。很快那道屏障便消失了。
 
效果达成,吴邪慢慢收回他的触梢,面前阿宁睁开眼,点点头,道:“看来你都掌握了啊,不愧是super吴。”
 
吴邪松口气,笑笑,不过紧接着对方又指出:“你在进攻过程中一度削减力道,出手不够果断,容易给敌人回击时间。冲击对方精神时要快准狠,战场上留情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我这不是面对的宁姐吗。”吴邪叨了句。阿宁瞥他眼:“别给自己找借口,你就是太傻。敌人可不会因为你心好就怜悯你。”
 
他想再反驳什么,很快被人打断,阿宁一向利落干脆,带着人展开今日的训练。
 
身为A级向导吴邪天资非常好,只是转化时间晚了,到目前才短短几年,缺少向导的经验,所以他接受的是特别训练。除了学习对哨兵的暗示,还有直接冲击对方精神的练习,这一类进攻在向导里被称为暴力攻击,没多少向导会采取这种方式。一是耗费精神力多,二是难度也大,毕竟精神核心一旦被破坏整个人差不多就废了,所以哨兵总会尽全力防护。通常向导只有在面对暗示难以搞定的对象时会进行暴力攻击。比如之前张起灵,吴邪的暗示能够持续时间太短,所以是不得已之举。
 
不晓得经过多久,今天的训练进行得差不多,阿宁告诉吴邪到此结束可以休息了。
 
吴邪找了个转椅坐下,椅身扭动,他面对着阿宁。想了想,问人:“宁姐,你知道那个张起灵怎么回事吗,他为什么忽然调到我们这儿来?”
 
阿宁望了一眼他,说:“你好奇的脑袋又开始转了?”
 
吴邪说他就随便一问。阿宁又接着道:“我也不清楚,只听说是他自己申请调动的。”
 
“那你觉不觉得他很奇怪啊?”吴邪用手撑着脑袋道。
 
阿宁眉毛一挑:“他怎么你了?”
 
吴邪回想了下之前和这两天的事情,脸忽然温一下,赶忙摆手。没什么。
 
“他比我们经历得都多,有什么你觉得无法理解的地方也不奇怪。”阿宁说,“毕竟是A级哨兵,没办法的。”
 
没办法的。
 
吴邪的思绪被倏然引起。
 
他想到了以前,自己还没有转化的时候。吴家每一代都会出哨兵向导,以前的吴邪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厉害的哨兵,因为那样很酷,谁不想拥有那么厉害的能力呢?只是理想与现实有差距,他转化成了个向导。向导就向导吧,好歹还是A级,这是多少人所羡慕的。可是后来他所见到的、经历得一切,令他逐渐改变了想法。
 
“……我以前觉得,哨兵向导都很厉害,像拯救世界的英雄那种。”吴邪垂眼,抿唇笑笑,“后来发现,和想象中不一样,不是救人,而是杀人。”
 
阿宁没有说话,轻轻笑了一声,过来拍了拍人肩。
 
“好了,吴大英雄,别想太多,时间不早该回去休息了。”
 
夜色早已侵占整片天,窗外世界被黑暗笼罩,无星无月。吴邪舒舒服服伸个懒腰,嘴上道着好,那他下次再来。便跟人道了安,起身朝门外走去。
 
迈出门瞬间吴邪感受到另一道气息,就在门边,靠着墙。他的心立即提起,转过头去。
 
“……”
 
“你在这里干什么?”
 
 
 
 
(六)
 
 
吴邪顿时心生警惕,现在他已经下意识觉得只要出现这个人就没什么好事,不自觉朝旁边挪两步,心里盘算着与对方保持多少距离才合适。而张起灵脚下趴伏着那只灰狼看见吴邪动作,耳朵动了动,而后紧盯着他,站起身来。简直要叫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张起灵明显也捕捉到人的反应,但他看起来并未在意,只是淡淡回应人:“路过。”
 
“……”
 
路过?骗鬼呢。哨兵训练场分明在另一边,你路过刚好出现在这门口??拜托说谎也要先打个草稿啊大哥,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吴邪心里奔腾过千万匹草泥马,咬牙切齿挤一个笑,刚想回人一句“那还真是巧啊”,偏偏第二个字都没来得及吐出口就被对方生生打断:“回去了。”没办法搞得他把话又原样咽回,心里更是不悦。而张起灵在说完那句后就转过了身,朝电梯方向走去,应该是要回屋,灰狼望了吴邪几眼跟在张起灵后边。
 
吴邪考虑要不再进训练室坐会儿等人走了再自个儿回去,但不知怎么的他的那只哈士奇忽然自己出来了,睁着蓝色圆眼东瞅瞅西瞅瞅,歪着脑袋,看见张起灵他们一下子忽然就摇晃尾巴蹦跳着跟了过去,简直不要狗命。
 
狼顿时停住了脚步,吴邪赶忙跟上将大家伙一把抱起来,黑白的哈士奇四肢朝天,吐吐舌头,不忘给灰狼眨了眨眼睛,分明上次才被对方凶过,这回就忘得一干二净,丢人。
 
吴邪按捺住把这家伙拿去炖了的想法,一巴掌拍了拍那颗狗脑袋,蓝色眼睛随后懵逼地望向他……吴邪真是不知该气该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精神体,能不能有个正经精神体的样子?
 
房间都挨在一块儿还能怎么办,认命呗。吴邪抱着他的二哈跟在张起灵后面,对方的灰狼又望了一人一狗好几秒,转身继续走。
 
吴邪对怀里的大家伙叨叨两句“你好重啊能不能减一下肥”,哈士奇发出不满的标志性叫声,下一秒便消失不见,总算是回去了。他舒口气,不知道这家伙日常抽什么风。
 
没有了折腾的家伙走廊忽然就变得静了,回荡他们的脚步声,本来现在就是夜晚,塔内走动的人员会比白日大大减少,虽然夜还没特别深,但不少人都有训练的缘故 到休息时间后总是入眠很快。外加张起灵与他的精神体都属于安静那一类,自然不会引出什么声响。
 
这样的氛围反而令吴邪感觉格外微妙,要是换做胖子,他俩会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但吴邪觉得张起灵不会接他的话,并且他也不是很想与人攀谈。
 
脚步声如水波从对方脚下漫开,击中吴邪落地的脚,再回弹了去,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吴邪望着人的背影,不知怎么心情愈发复杂,发了会儿神,最终言语自喉间涌出:“你知道吗,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
 
张起灵的动作没有哪怕片刻的停顿,依旧在朝前走。吴邪知道人肯定听见了,只是不想理他。那沉默令他更是觉得无法理喻,又道:“之前的事你就不打算解释什么吗?”
 
过好几秒,仍旧只有脚步声。
 
吴邪以为他这回也什么都不会说,张起灵却忽然停了脚步,转身反问:“解释什么?”
 
吴邪愣一下,没想到会得到回应,而想要问的东西似乎太多一时间又不晓得提哪个好,在他思考时候对方已经转回身去。而机会难得不能浪费,吴邪仔细想想,冲人背影说道:“你来这里是为什么?你究竟知道些什么?”直觉告诉他,最近发生的事都与人前来的目的有关。
 
张起灵没有回头,语气无波无澜,只道:“与你无关。”
 
……结果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也是,这家伙根本就是个闷油瓶子,从他这里打听情况吴邪也真是太高估自己。但这样他又觉得心里窝了一团火,再被狠狠浇盆凉水,非常不愉快。
 
“与我无关?那你总是缠着我干嘛?”
 
说完吴邪紧紧盯着那个背影,等待人的回应,但对方却并未再说什么,一切又变回了之前那种情况。
 
行吧又开始装聋了。他心里头捣鼓两句,也没再期望人能再答话。脚步声交错,眼瞧着也快到房间,总算能够摆脱这个人,吴邪不免加快了步伐。他暗自琢磨,这回他吸取教训,一定要等人进屋了再打开房间……
 
张起灵确实没有再做什么,直到走到门口打开房间时,忽然转身开口。
 
“你被人盯上了。”他道。
 
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让人自己多注意一点,但吴邪本人却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近期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地方,当然,除开张起灵,要是非要找个盯上了他的人吴邪肯定第一时间怀疑张起灵。
 
他还来不及询问更多情况,张起灵已经推门进屋,留吴邪一人在外边。
 
吴邪唤了几声,里边并没有任何反应。
 
又是这样,说话说一半,什么都不讲清楚。
 
 
 
白天时候,胖子对着镜子让吴邪帮他瞅瞅,是这件T恤好看,还是这件衬衫合适,脸上的容笑毫无保留把肉挤成了一坨。吴邪本来有点心不在焉,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但看到胖子那模样也没忍住笑了,说得了吧,一身神膘。
 
胖子不以为然,神膘怎么了,别人还羡慕不来呢。
 
吴邪便问,穿这么好是要去见谁啊?胖子嘿嘿两声,还用说吗,当然是云彩姑娘了。
 
云彩是两年前转化成向导进入塔内的,面容还很青涩,当初刚见到时胖子视线就时不时往人家姑娘身上飘,慢慢接触后便展开追求。一开始姑娘对他只是礼貌性地接触,客客气气,后来渐渐熟起来也没那么排斥,两人相处得还挺好。
 
“看着吧,天真,胖爷我迟早抱得美人归。”胖子语调有点小得意。随后人又瞥了一眼吴邪。
 
“还有你,老大不小了,也不想想自己的事?干脆找个厉害的哨兵凑合凑合吧。”他若有所思,“哎,我看那小哥还挺不错的。”
  
 
 
 
  

评论(37)

热度(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