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哨向] 这个向导有点甜3-4

"1-2"
每次把好前阵子写的东西发出来时总觉得莫名的虚()还有最近一直都在被吞回复不是我没有回啊是被吞掉了sad💦💦…
 
 
 
 
(三)
 
 
“你房间不是在隔壁吗?你进我房间干嘛?”吴邪转身,张起灵已经迈进来,房间门缓缓关闭,他心里涌起不好预感。
 
张起灵像是没听到似的,朝吴邪走过来,吴邪一面懵逼一面后退几步,“靠”了声,抓起手边一个什么东西向人砸去,下一道“停住”暗示,随后想翻窗跑。
 
而对方毕竟是A级哨兵,这般急促施命令的法子只能维持片刻,完全足以让人躲开那个物体,并在短短瞬间抓住试图逃跑的吴邪,一把将人甩到床上。
 
时间太短吴邪还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手已经探过来,扒扯他的衣服。吴邪心底一惊:“你再动手我叫了啊!?”
 
搞什么??第一次见面强吻第二次见面扒衣服,有你这样的哨兵吗??
 
塔内自有塔内规定,在这种哨兵多向导少的情况,若是哨兵强制与向导结合会受到严重处罚。虽然如此,看眼下情况,吴邪还是怀疑自己要清白不保。
 
挣扎用处不大,他放出自己的精神体,一只……黑白哈士奇,小东西一出来就摇晃尾巴仰天长嚎,张起灵动作停了一下,随后另一只精神体也出现,是灰色的狼,一声更加响亮的长啸。
这家伙可能是天生克吴邪的。
 
短短时间,吴邪已经发动自己的精神触梢,去攻击张起灵,对方不仁也别怪他不义。张起灵动作明显慢了下来,分散注意躲避吴邪的进攻,吴邪的精神触梢没有直击精神中心,而是从边缘下手,缓慢包围,将敌人困住。这样的做法很少见,因为大多向导精神力不够,精神触梢无法伸展到如此地步,张起灵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方法。但他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哨兵,在吴邪完成彻底包围前,寻得缝隙突破出来,将人精神触梢反制住。
 
“比以前有进步,”他淡淡道,“但缺乏经验。”
 
话语落下,人又继续手中动作……去他奶奶的,以前的事这家伙根本没有忘啊,莫名的火从吴邪心底升起,但对方先发制人,他打也打不过,精神较量败了下风,就连他那精神体也被对方的狼逼到墙角去,人生绝望。他死死瞪着身上的张起灵,大有“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意思。
 
张起灵没搭理他,把上衣扒下来,手指在人皮肤上摩挲。他的手指覆了茧,滑过的地方一片痒意,吴邪身体一颤,没忍住叫出来:“你他娘到底干什么??”
 
“检查。”张起灵抛下两个字,又继续查看什么,搞得吴邪满头雾水,心里只想挣脱。精神触梢又一次尝试,跟人纠缠,还没得出结果,忽然,张起灵动作就停了下来,指尖停在某一点。
 
“这里。”他道。
 
吴邪不解,姑且跟着望过去,大约在腰间,对方指的地方分明什么都没有,他又眨眨眼,凑近一点努力分辨,隐约有个小小的红点。张起灵在耳边补充,针孔。
 
这话让吴邪感到奇怪。他当然清楚,自己最近没有扎过针,怎么可能是针孔,是对方胡扯吧。
而随后张起灵又说,不止一处,并指给他瞧。莫名的寒意仍旧从吴邪脊骨攀上,他摸不透眼下情况。
 
“伤口还跟新鲜,你最近跟谁有过接触?”张起灵问。
 
吴邪想了想,下意识答:“太多了,三叔,胖子,小花……但他们都不可能瞒着我做的。”
 
张起灵淡淡瞧人一眼,说:“你没有证据。”
 
吴邪反驳对方,说不可能。
“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虽然眼前人此刻模样一本正经,但这家伙在吴邪这里有前科,况且他们也算才见面不久,吴邪没有理由就这么相信对方。所以相较而言他心里更多是怀疑。
 
而张起灵没有听他继续说下去的兴趣。
 
在确认完这件事后,他什么也没再解释,将狼召回,都没再望一眼吴邪,转身出了屋去。
 
“……”
 
什么意思啊?扒了衣服就走?能不能负点责任??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是这个毛病。
 
好歹把事情说清楚,检查什么,针孔到底怎么回事,他又怎么知道的?吴邪脑子有些混乱,努力思考眼下一切无果。
靠。
  
 
 
吴邪之后给他三叔提了意见,申请让张起灵换个房间待,不行的话他换间屋也成啊,被吴三省无情驳回了。理由是塔内空间紧张。
 
紧张个鬼,明明塔内空房间多得很。
 
 
 
“可能是他们考虑,万一那个张起灵有点什么情况,你可以安抚安抚,或者制住他?毕竟塔内现在就你一个A级向导。”胖子分析道,“……针孔啥的,要不你脱下来让胖爷看看?”
 
安抚?又不是只有A级向导能安抚A级哨兵。况且吴邪制得住他吗,人家可是狂霸酷炫叼的A级哨兵,他哪干得过啊。
 
……至于脱衣服,吴邪给胖子送了个白眼。
 
吴邪现在对张起灵意见非常大,情绪影响了他的精神体,哈士奇一个劲啃桌角。胖子哭笑不得,揉了两把哈士奇的毛茸脑袋。
 
他的精神体是一只猫,随了他,胖乎乎的,被吴邪喊胖菲猫。那胖菲猫正歪着脑袋瞅吴邪的哈士奇。
 
 
 
夜幕低垂,星月悬空,塔内大部分人都进入了睡眠,就算比常人强上很多哨兵向导也是需要休息的,只有少数因为事务仍保持清醒。空气中白噪音缓慢流淌,将整座塔包围,保护哨兵们精密的感官。
 
房间内的吴邪不例外,他躺在床上细细思考白日事情,不知不觉便困了,阖眼入眠。
 
他不常做梦,或者说做了后就忘记了,化作泡沫消散在朝阳的光里。
 
而这天夜晚,吴邪看见了一片雪地,最开始只有一小片,雪地印有一串清晰脚印,他感到奇怪,循脚印向前走。周围的风逐渐变大,将他整个包裹住,他的发丝被吹散,寒冷感如浪般卷席而来。视野变得开阔,吴邪发现他在雪山上,白色铺满整个世界瞧不见边际。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他张口想说什么,话语被淹没在了寒风中。
 
吴邪开始寻找什么,在这片雪域没有目的地寻找,忽然他看见远处有个人影在。他冲对方大幅度招手,没有回应。
 
吴邪走近些,尝试辨认对方模样,而不待他看清,短短瞬间人影消失了。
 
他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躺在床上的吴邪有些茫然,面对白色天花板,仔细回味方才梦境,那意味着什么?他也不知道。又或许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梦?
 
忽然,有细微声响在门口响起,嗒一声。
 
像是格外小心避免、可还是一个没注意惹出的声音。
 
吴邪一下子坐了起来。
 
 
 
 
(四)
 
 
吴邪警觉地盯着门的方向。房间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不安分月光淌进屋内,厚重的金属门泛起冰冷的光。
 
……门外有什么?
 
世界上不少人对门有莫名的恐惧,因为关闭的门后是未知,某些时候,面着对它时,潜藏心中的恐惧会被激发,攥紧脑内神经。
 
他屏息静静听了一下,门外没再传来什么声音,或许是对方因为刚才的失误而变得更加小心。吴邪等了等,慢慢走下床,靠近,将耳朵贴在门上。冰凉触感攀上皮肤,随后他听见,门的另一头,有非常轻细的呼吸声。
 
对方似乎在摸索什么,有衣料摩擦声响,像从里面拿出个东西,再往门上贴。吴邪心底一惊,稍稍皱眉,取出大白狗腿,准备迎接门外的家伙。
 
忽然,门外声音停了,随后是连串逃跑的脚步声。
 
吴邪当即打开门,与此同时他看见两道身影飞速闪过,旁边张起灵房间门打开着。吴邪没多想,迈开脚循着身影的方向追出去,冲到走廊尽头,过一个转角,迎面差点和一个人撞上。他急急刹脚,顿住,抬眼分辨,发现正是张起灵。
 
走廊光线惨白,打在人面部,似乎衬得人表情更冷了几分。在他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摔坐在地,那家伙一身白衬衣,领带还打在胸前,一副黑框眼镜落在地面,整个人瞧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偷偷瞄一眼闷油瓶脸一红又赶快移开视线。
 
什么情况?吴邪看看闷油瓶,又望了眼男人,过了遍脑子。
直觉告诉他,之前就是这个男人在他门外鬼鬼祟祟被张起灵抓个正着。
 
吴邪朝地上的男人走过去,打量一番,问:“你谁啊?大晚上的干什么?”
 
男人将眼镜摸着,架回鼻梁上,理了理衣服,才道:“我来见我偶像。”声音小得像蚊子。
 
询问中,吴邪得知,男人叫刘丧,C级向导。
 
这年头是个哨兵向导都有个A级梦,有梦想总是好的,能不能实现就去他娘的。
要是现实实在残酷,A级当不了,就追星吧,大名鼎鼎的某位A级哨兵成为首要选择,迷弟的自我修养很重要,仔仔细细阅读偶像故事,尽可能搜集照片,就差飞到面前拿应援棒挥舞打call了。
 
不晓得是不是老天眷顾,偶像竟然调来了他所在的塔,简直是比买彩票中五百万还惊喜,这刘丧更是按捺不住,求合影求签名啊。
 
“那你在我门口做什么?半夜三经鬼鬼祟祟。”吴邪警惕着,“还有你不是要见他么,刚才跑什么跑?”
没想到这厮还瞪他一眼,说:“我只是找错门了。”掺杂了一点儿害羞与兴奋的模样搞得吴邪怪是反胃。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我就回去了。”这刘丧还挺有脾气。吴邪瞥人两眼,随便又提了几个问,让他走了。
 
刘丧离开后,吴邪才想起张起灵,还没来得及询问更多,转头望,对方却早已往在回走。
 
不等吴邪赶上,那扇房门已然关闭。
 
吴邪心情复杂,在心底骂了两声人,也回了自己房间。
 
 
 
等到白天,吴邪回想昨夜的事情,去找了解雨臣。
 
这个时间解雨臣一般都在他的实验室窝着,他虽然是哨兵,却有一颗好脑子,经常搞些奇奇怪怪东西,有些还挺好用的。因此塔内给他单独配了间实验室,由他捣鼓。
 
吴邪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他便推门而入。对方看是他,笑着打招呼:“哟吴邪。”
 
“怎么,这么快就来帮我试验新品了?”身着白色大褂的解雨臣扬眉,取了试管架上的一剂不知什么东西,冲吴邪摇了摇,液体泛着淡淡的黄。
 
实验室里充斥各式各样的气味,有些刺鼻,吴邪没忍住掩了掩口鼻,解雨臣见状抛给他一只口罩。他本人是习惯了这些气味的,所以不需要也没问题。
 
“下次吧,下次一定。”戴上口罩的吴邪觉得好些了,转而说这次来的正事,“小花,帮我查一个人行不,叫刘丧。”
 
闻言解雨臣送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表示他不是吴邪的个人资料库。嘴上一套,人手指还是动了起来,在身前屏幕上点点点,很快,资料面板被投影在吴邪眼前。
 
最基本的警惕他还是有的,所以吴邪需要了解关于那人相关信息。大致情况与昨晚吴邪知道的没什么出入,资料里也没特别奇怪地方,只是有一点被特别标注,这个人听力尤其的好,只要集中精神很远很轻的声音都能听见,还因此立过几次功。
 
解雨臣也表示出了对人这点特长的兴趣。
 
吴邪思考片刻,哧笑一声,对窗外头放声道一句:“刘丧,刘丧—?”
“听得见吗?想要偶像的签名合影照?哎放弃吧 你可永远拿不到咯。”
 
解雨臣反应了下,明白过来。随即也跟着笑了。
 
有时候耳朵太好也不是件好事。
要是刘丧真的听见不晓得会不会气得牙痒痒。
 
 
 
塔内人员用餐都在同一个大厅内,采用自助形式,各自取自己想要的。中午吴邪和胖子一起用餐,两人随便聊着,胖子忽然说,有时候其实做个太高级的哨兵也挺麻烦的,所以还是现在这样好。吴邪显得疑惑,胖子用手指了指不远处,吴邪转头,瞅见抹熟悉身影。
 
张起灵在少有人光顾的区域取了些食物,都是看上去淡出水的那种,令人毫无食欲。吴邪想起来,以前学习过的,高级哨兵的感知能力过强,只能吃最寡淡的食物。吴邪看了看自己盘里的鱼和胖子那儿的鸡腿,跟那个人的清汤寡水对比鲜明。
 
向导前辈曾教过吴邪,如果高级哨兵想要吃普通食物,需要向导将其味觉调低,当然,向导的等级越高效果越好。吴邪之前就帮过几次解雨臣。
 
“是不是庆幸自己是个向导了?不然你也只能吃那些,从此跟美食说拜拜。反正胖爷是受不了喽。”说完,王胖子又啃了口手里鸡腿,“真香,嘿嘿。”
 
话语成耳边风掠过,吴邪盯着张起灵方向出了几秒的神。
 
那个人在成为哨兵后,再未吃过普通人的食物也说不定。
 
 
 
 
  

评论(33)

热度(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