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挑战恶龙的正确方式

童话!!
是关于王子和恶龙的故事XD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做法,年轻的王子们需要在他们二十岁的时候出发去很远很远地方,战胜一只恶龙,取下其一枚鳞片带回,那之后才能算真正长大成人。
 
今天便是吴国王子二十岁生日了。
 
皇后不舍地拥抱她的孩子,希望他能一路安好,国王则一脸郑重为王子系上披风,管家拿着行李静静立在后方,城堡内的人纷纷出来为王子送行。
 
城堡的胖巫师为王子吴邪送上了最美好的祝福,拿出三个雕琢了精美花纹的木箱子,让王子挑选。
 
吴邪想了想,取了中间那一只,打开,里面是一把锋利的宝剑。
 
另外两只箱子分别是一只盾与一双靴子。众人纷纷感叹,天意呀,他们勇敢的王子必定能持这把宝剑成功斩杀恶龙!
 
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风撩动着人的头发,年轻的王子看起来如初升的太阳朝气蓬勃,携一抹笑,与众人道别后,迎着光在人们目光里渐渐远去。
 
 
 
离开了城堡,吴邪看着腰间宝剑,小小叹口气。
 
他并不喜欢厮杀,所以更中意另外两份礼物。
 
——算了算了,还是快赶路吧。
 
 
 
传闻中恶龙都住在很远很远的西边,那里常年没有日光,黑压压阴云将整片天空吞噬,阴森荒凉。恶龙们待在巨大的山洞里,他们面目凶恶,锋利的爪牙能撕碎任何东西,口中能喷出火焰……那副可怕模样常常令见到的人们吓得魂飞魄散。
 
吴邪王子骑上快马,带上宝剑,翻山越岭,一路向西。
 
兴许是大伙的祝福灵验,他一路顺利,没碰着什么险阻艰难。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遇到一个小小村庄,拿出牛皮纸地图翻看,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那很远很远的西边。
 
天色当真是阴沉沉的,没见着阳光,也好,不会被晒黑。
 
 
 
吴邪在村庄里又借宿了一眼,第二日大早,便出发去山里寻找恶龙了。
 
他细心地做好标记以免迷路。这里的山又高又陡,不好攀爬,借助这把锋利宝剑吴邪辛辛苦苦来到半山。而后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
 
……洞里面会不会有恶龙呢?
 
年轻的王子总是有礼貌,他在洞口唤一声,有谁在里面吗?没得到应答。
 
也可能是睡着了。吴邪心想。
 
他准备进去瞅瞅,小心谨慎地迈出一步,忽而,有什么声音自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侧耳细听,越来越清晰。
 
心怦怦跳动,吴邪的手按在剑柄,准备应对接下来一切。
 
很快,一只巨大无比的恶龙出现在他眼前。吴邪需要仰着脑袋瞧对方,他看见,对方通体深蓝,鳞片泛着幽幽的光,粗重呼吸从鼻内徐徐呼出,那对特属于龙的鎏金眼瞳正朝着他。
 
也许对方心里在想这丫是个什么东西。
 
一时间那龙竟也没有攻击他。见状,吴邪舒口气,没有出剑。
 
伸手不打笑脸人,吴邪弯弯眼睛:“你好。”
 
“我是来自远方的王子吴邪,需要战胜一只龙才能完成我的成人仪式,所以想在这里对你发起挑战。”
 
闻言,恶龙眯了眯眼。
 
吴邪继续往下说:“我们通过石头剪刀布分来胜负吧。”
 
 
 
吴邪不喜欢厮杀,他不喜欢手沾鲜血的感觉,再说了,他也没想通为什么人家恶龙在自个儿洞里待得好好的莫名其妙就要被各路王子砍。
 
仔细思考,他决定换种方式,这样来对恶龙发起挑战。
 
为什么?因为龙爪只能出布,没有石头和剪刀。
 
 
 
眼前大块头似乎一顿,上下打量这个人,思考人的想法。
 
吴邪保持微笑,静待对方回复。
 
最后,恶龙点头,同意了人的提议。
 
吴邪胜券在握,唇尾上引,跟恶龙约好输了就要交出它的一枚鳞片。倒数三二一,出拳,一把剪子。
 
一瞬间忽然烟雾弥漫,吴邪被呛了几下,再睁开眼,眼前却多出一个人,手握成拳,抵在他的剪子上。
 
“你输了。”对方淡淡说。
 
 
 
听见吴邪声音时张起灵正在山洞内休息,这里已经很有没有王子光顾了,他便起身,朝声音的方向望了望。
 
龙也有不好战的。虽然张家龙在龙族里能力数一数二,但张起灵对打斗本身没什么兴趣,所以就算遇上不要命前来的王子,也仅是稍加恐吓,那些家伙便会知难而退了。
 
只是,眼前这个小东西似乎不太一样。
 
人的请求着实奇怪,张起灵第一次接到如此挑战,不过他也没有拒绝,点点头,与人开始了。
 
少数法力高的龙是能变为人形的,对方心里那点小九九张起灵自然全看透,毫不犹豫出了石头。
 
在年轻王子懵逼神色中,难得的,张起灵添了一分兴趣。
 
  
 
“你怎么还能变成人的啊!?”吴邪脑子卡壳几秒,“犯规,犯规!”
 
“我犯规?”张起灵回问。
 
吴邪脑子转过来一点,想起,好像他自己才是想借游戏规则取胜的一方。也不管了。他抬头,仔细瞅眼前家伙的样子,别说,人模人样,还挺帅的……
 
游戏结束,张起灵没有继续奉陪的意思,转身打算回去。不想被吴邪一下叫住。
 
“小哥!”他唤道。
 
“别走啊,五子棋你会吗?大富翁你会吗?脑筋急转弯也可以……我们再来!”
 
 
 
这个人类好像缠上他了。张起灵想。
 
他拒绝了人继续挑战的想法,转身进入洞内,没想到对方还跟了进来,边走边感慨,哎这里好大啊,云云。
 
张起灵没搭理他,变回巨龙,伏在地面。
 
龙大多数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因此洞内也有不少金银财宝,只是作为王子的吴邪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年轻王子小心地凑到张起灵面前,唤:“小哥。”
 
张起灵睁眼看一下他。
 
“要不这样,你每天就接受我一次挑战。总有一次我会赢的。”
 
似乎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短暂思考,破天荒的,张起灵同意了。
 
“好。”
 
 
 
年轻王子在这里待了下来,吴邪问张起灵,他用不用交住宿费一类的,张起灵想了下,摇头。不过人需要每天给他说一个故事。
 
龙也是喜欢新奇故事的。
 
“没问题。”吴邪眼睛亮亮的,“我有很多故事,可以慢慢给你讲。”
 
 
 
接下来的时间,吴邪尝试了各种项目。目前还没有赢张起灵一次。
 
说好的大块头都比较蠢呢??怎么这家伙就这么聪明了?吴邪心有郁闷。他甚至想出了“一起看笑话集谁先笑出来就算谁输”这种比赛,他憋得超级辛苦,张起灵面无表情,最后胜负显而易见。
 
斗智斗不过,就都勇吧。可是——吴邪打量一下龙形的张起灵的个头,再看看他,这怎么斗?
 
就算对方变成人形,估计他也是斗不过的。年轻王子很有自知之明。
 
“小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吴邪试图问出张起灵获胜原因。而张起灵想了一下,摇头。
 
没办法,年轻的王子只有再想个新法子,等到第二天的日出,再向他发起挑战了。
 
 
 
张起灵的山洞其实是不太适合住人的,里面阴冷潮湿,除了墙壁上几个火把和地面堆放的金银财宝便什么都没有了。
 
年轻的王子倒不是很介意,抱来一捆干枯的草,躺上去,便安稳地睡了。
 
张起灵垂目看着小小的王子,轻轻摁灭了火焰。
 
第二日,吴邪醒来时,发现张起灵正从外边飞回来,还带回来一些食物、毯子……人类会用得上的东西。
 
“……你从哪儿弄来的?”吴邪惊奇。
 
张起灵语调平淡,拿金银财宝跟村人换的。
 
反正他也不缺。
 
有了这些东西,吴邪可以把光秃秃的山洞好好布置一番了,他冲对方道了谢,乐滋滋哼起曲儿,琢磨着哪些东西该放在哪儿。
 
张起灵也变为人形,帮人一起。
 
在吴邪一番折腾下,这长久来阴森冷清的山洞,竟也有了些温馨意味。
 
 
 
吴邪答应过张起灵,每天给他讲一个故事,当作付房租了。
 
于是每每等夜幕降临,月儿船挂上枝梢时,吴邪便会想,他今天要说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通常如果夜色明净,他便会跟龙到洞外去,张起灵伏在柔软草地,吴邪则靠着他脑袋,望着镶满繁星的遥远的美丽夜空,在龙的耳畔说那些故事。
 
也有下雨的夜晚,那样,他们就会进洞里去,点上火把,融融橘光铺满整个空间,格外温暖。吴邪披层柔软毯子,捧一本书,把他看过的内容述说给龙。
 
那些故事通常很是有趣。比如遭受诅咒变成了野兽的某位王的故事,又比如说,遥远的某个地方有只小小夜莺爱上了人类,再或者是有位不小心变成青蛙的王子的故事……各式各样,一个接一个,就如夜空里那些明亮的星般奇妙。
 
龙安静地听,吴邪的声音轻轻涌入他耳内,令他感到舒适。
 
当然,也有吴邪不小心睡过去的时候。年轻的王子白天会到处走走,有时走远了,回来后有些疲倦了,便可能在夜晚才到来的时候就睡去。
 
这时候张起灵会安静看吴邪,不吵醒他,为他将毛毛毯子披在身上。
 
吴邪睡着的样子很是安详,他喜欢人的睡颜。
  
  
 
吴邪有时也会想去附近其他远些的地方瞧瞧,他瞅着另一座更高的山的山头,思考爬上去需要花费的精力,摇摇头,还是算了。
 
张起灵看见人那副样子,问,想去?
 
吴邪又点头点点头。
 
张起灵想一下,让吴邪来他背上。
 
能骑龙翱翔于天际的人就算是骑士,两只手都能把名字挨个数过来。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或者说多少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的经历,吴邪一面兴奋着,一面因为实在太高了而心里稍稍发慌……他现在是在哪儿?应该是在云巅了吧。张起灵扇动那对巨大的翅翼,卷起阵阵气流,吴邪的头发被吹得乱糟糟,不过他也没心思顾及啦。他的手紧紧抓着套在龙身上的那条藤蔓,以免自己重心不稳摔下去……从这个高度下去,会粉身碎骨的吧?
 
所幸张起灵似乎也感知到了人的想法,飞低了些、慢了些,最后缓缓落到了另一个山的山头。
 
吴邪小心地从龙背上爬下来,咧出笑,对他道,谢谢。
 
心脏的怦怦跳动声依旧清晰可闻,吴邪长长呼口气。
 
果然,这座山比之前他们在的那座还要高,从这里望下去,能看得远远的,而下头的事物都变得很小很小,村落化为了一个点。
 
不过现在它已经再算不上什么,吴邪已经见识过比这里更高的高度了。
 
 
……远处,前来拜访族长的张家龙张海客,不可置信看着出现的那一幕,眼珠子瞪得溜圆。
 
 
 
转眼间,吴邪的挑战已经进行了九十九个。比分是零比九十九,他零,张起灵九十九。
 
年轻的王子反省,当初他为什么会遇上一个这么厉害的家伙。
 
与龙朝夕相处,吴邪渐渐的其实也挺喜欢张起灵,这家伙虽然表面冷冷淡淡,心里实际还是很温柔的。
 
不过再这样下去他的父母会担心他的吧,已经很久了,至少先回去报声平安,再考虑接下来事情。
 
于是这天,吴邪给张起灵道别,说他要回去了。
 
张起灵静静的,没有回话,吴邪过去轻抚了抚龙的脑袋,将掌心温度留在上面。龙的外皮都是冰冰凉凉,却能从喉中涌出火焰来,可真是奇怪。
 
吴邪问他:“你会想我吗?”
 
张起灵依旧没回话。
 
吴邪哭笑不得,说:“那好,今天的挑战,要是你想我了就输了。”
 
 
 
年轻的王子将东西收拾好,踏上回去的路。这里很少有人来,所以当初他做的标记都还在,只是山路崎岖实在不好走,他需要格外留意,以免摔了。
 
他离开后张起灵是不是又会像以前那样,自个儿在山洞里待着?他应该出去走走的,四处看看才好,因为张起灵的深蓝鳞片实在美丽,比人在任何一本书中看到的龙都要美丽,若是能沐浴阳光,该是多么奇妙的画面啊。
 
要是张起灵能随他一块儿回去就好了。
 
走啊走啊,就要到山下了。已经能远远看见村庄。
 
思绪飘忽间,吴邪没注意脚下路,一不小心,被石块绊倒跌坐在地。
 
嘶——有点疼……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在心底埋怨自己的不小心,怎么在这儿摔了。而紧接着,却有一只手递在他的眼前。
 
顺着那只手吴邪下意识抬头望,发现,是张起灵。
 
变成人的他面色平静,将吴邪从地面拉起来。
 
“我输了。”那声音依旧淡淡。
 
 
 
年轻的王子回城堡时,清晨日光为他将道路铺亮,在人们欢迎声中,吴邪眼内有光彩流溢,就这样回到他的家。
 
他身旁还跟了位年轻人,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冷冷清清的,乍一瞧却也很是好看。不知这位是谁。
 
人们,目光大多落在他们年轻英俊的王子身上,只有胖巫师,始终盯着陌生的年轻人,面色很是复杂……
 
皇后与国王分别拥抱了王子,表达对他们孩子的思念。
 
而后,管家恭敬走上前,询问人:“王子,您这回是否有将龙的鳞片带回呢?”
 
吴邪思考了一下,点点头:“算是有吧!”
 
城堡花园够大。转眼间,王子身旁的年轻人忽然没了踪影,取而代之是冷风阵阵,和那覆下来的大片阴影、简直要将日光遮蔽的巨大的龙的身形——
 
在人们异常惊讶的神情中,吴邪王子拍拍脑袋,不好意思笑了。
 
“我将他整个都带回来啦。”
 
 
 
 
 

评论(53)

热度(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