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酒饮微醺

看图写话型选手暗搓搓登场…
@Erik 神仙太太的"微醺"!!!!太美好了把太太吹上天呜呜呜呜呜呜
……打着滚写完了可能有些地方脑回路没有对上还请不要介意!!
 
 
 
 
视线朦胧时,吴邪觉得他是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
 
有灯泡自头顶天花板安静垂下,融融橘光穿过透明玻璃罩子洒在桌面,染亮了这片空间。暖意温进他的眸里,于是眼前张起灵身影也被覆上一层蒙蒙暖光。他想,他一定是划燃了一根火柴,然后在跃动着的美妙而虚幻的火光里,看见了这个人。
 
他试了试,就算多眨几回眼,人的脸也依旧分辨不清。也许这样挺好?吴邪压着声笑了。等看清楚了,柴火熄灭,这个人就消失了。
 
笑意从喉咙抖两下,滚出来,也盛满了眼睛。
 
这种感觉很熟悉。他们似乎好久不见,而他又偏偏觉得,他们才分别没有多久。
 
碎光在盛了酒液的杯中摇晃,已经被他饮下去一半。
 
吴邪记得现在的他是不太能喝酒的,也不能往杯里加冰。可似乎今天不太一样,今天他心情好,为什么…?记不清了。思绪被揉成泥,懒得多想、干脆通通抛去脑后。
 
手背抵着眉骨,他把酒杯轻轻凑到眼前,透过变幻的光影去看人,对方的样子便更加模糊不清了。也没关系。他压低呼吸,鼻翼翕动,小心地将气体吸入,再尽可能轻缓地朝外输去,不打扰眼前景象。
 
酒香于此弥漫,连空气都被染了几分醉意。吴邪视线慢慢下垂,从人身上滑到那木桌,深棕色的桌面带有一道道纹理,屏息看,却是如水波般微微晃着,等待好会儿也静不下来。
 
……还有多久,燃烧的火柴会熄灭呢?
 
他不知道。
 
或许他该贪婪一点,再划一根火柴。吴邪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可现在火柴又被他放到了哪里?他找不到了。他笑了。
 
他慢慢将手垂下,盛有液体的透明酒杯被放回桌面,力道不稳,杯子倒了,与木桌碰出清脆的“咔嗒”。
 
酒液顺着流出,就浸湿了人的衣口。
 
 
 
从青铜门出来后,张起灵随吴邪他们来到山下的小旅馆,在这里过夜。旅店一层是个老旧风格的小酒馆,除了酒还提供一些下酒点心,他们人多,能喝的也不少,因此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一路上吴邪什么也没有问,到这里,才问了他第一个问题:小哥你要喝点什么吗?
 
张起灵默了片刻,摇头不用。对方便为自己点了一杯,看得出来,人心情挺好的。
 
王胖子困得早先前就上楼休息了,这一桌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吴邪携几分笑,抿一口杯中的酒,低着眸,一时间没有说话。
 
张起灵坐在他的对面,安静望这个人。时间将有些东西从他身上带走,也留下不少痕迹,张起灵将那些变化一一纹入眼内,同样没出声。
 
吴邪似乎是想说什么的,动了动唇,最后化作一道浅浅的弧。
 
酒馆内人声嘈杂,不断有人来往,而他们这桌却仿佛单独划为一片天地,外面声音进不来,很静,很静。有橙黄色灯光洒在人眼角眉梢,而后倒映杯中,与带冷意的冰块碰撞形成不太鲜明的对比。
 
酒香四溢,杯中液体转眼已是去了一半。
 
吴邪眼睛多了层朦胧的光,正抬头,静静望着他。他没什么表示,由了人。
 
眼前人气息很轻,看起来小心翼翼,恍惚间,时间就慢了几拍。
 
不太久吴邪便移开了视线,眸光微垂。对方唇线微引着,是在笑的,再一看,不知道怎么眼里那些光就碎成一片。
 
紧接着对面传来好几声咳嗽,张起灵眉头稍蹙,等声音止了,正要将那酒杯取走,却已是被人一个不稳给碰翻在桌,液体随之流淌,香气愈发浓烈。
 
 
 
吴邪一愣,一时间没有动作。
 
张起灵有几分无奈,扶起玻璃杯,再望向了人被酒液润湿的衣服,取来几片纸巾为其擦拭。他走到人面前,低头,认真擦拭那些沾了酒的地方。吸去液体的纸巾很快也变得湿润,沾上指尖,凉凉的。
 
吴邪没有动,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坐着,看眼前的张起灵。
 
乍一看,好像是正等待表扬的孩子,乖乖的,不哭也不闹。
 
张起灵默着将人模样收入眼里,擦完了,转身便要回去。而很快他的手臂被抓住了,吴邪声音低低:“去哪儿?”
 
张起灵动作一下子顿住了。
 
“还回来么?”
 
下滑的衣袖露出手臂上的伤疤,他直直朝向人,目光没有聚焦,更像是喃喃的自言自语。张起灵未来得及回应,吴邪倒是先一步又松开了手,笑着,看不清眼内神色。
 
他是在人要走的一瞬间下意识伸出手将对方留住了,可如果他是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他又怎么抓得住呢?奇怪。脑子混混沌沌,吴邪眨了眨眼睛,他索性不想,松手笑了。
 
有什么东西在张起灵胸口无声掐了一下。张起灵望着那对熟悉眼眸,沉声,说道:“你需要休息。”
 
吴邪从鼻内挤出一个音,沉沉的,“嗯”,却依是坐着,没有动。
 
周遭杂乱声音都被隐在耳后,有柔和的灯光晕进人眸内,空气里飘着酒意,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沉淀之后愈发香醇。
 
隐隐约约的酒精作用,吴邪放松了些,面对人,说:“我去休息。那你呢?”
 
那你呢?
 
那对眼睛分明是在期待什么回答。
 
灯光温软,细细抚上他面庞,静悄悄的,恍惚间就有十年前模样一闪而过。
 
 
 
“我不走。”
 
如人所愿,张起灵答道。
 
“我跟你回家。”
 
 
 
 
  
 

评论(37)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