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白雪王子

无脑童话
🐠突发的脑洞和摸鱼,好像很久没写童话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美丽的国家叫吴国。
 
吴国位于温暖的南方,就算是冬季也不会太寒冷,因此多年未曾下过雪。
 
而那一年,不知怎么的,也许是雪的妖精实在憋不住了,竟赶着冬日的尾巴落了一场鹅毛大雪。唰啦啦,一夜之间,地面铺盖上一层洁白薄毯,踩上去软软绵绵,老树先生白了头,微微躬着身子是在行礼,不知道鸟儿落在枝头歇息时是否会冷了脚……长街道、尖屋顶也全变白了,冰凉的风将碎雪送到来往行人肩上,漫天雪花飞舞,将整个国度都染白,结冰的湖倒映地面以上景象,世界纯净得像被搁入一只小小水晶球中。
 
也就是那个雪夜,吴国皇后产下了一个男孩。
 
孩子生得白净,咬着手指不哭也不闹,眼里流露对世界的好奇。
 
国王吴一穷欣慰地笑了,望着新诞生的小家伙,想了一下,说,就叫他吴邪吧。
 
希望这孩子能像雪一样,干干净净的。
 
 
在国王与王后的宠爱中,王子一天天长大,很快从小不点变成一个大小伙子。
 
也许是上天眷顾,长大成人的吴邪很是帅气,整个人宛如冬日里一抹灿阳,明亮温暖。见过的人们都纷纷感叹,他们说,他一定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王子了。
 
每每得到称赞,有教养的吴王子都会微笑着向那些人道谢,并谦虚地回应,没有的事。话虽如此,他心里滋味还是格外美妙。
 
这世上又有谁会不喜欢被赞美呢?
   
   
 
 
在吴邪十八岁那年,城堡内的胖巫师送了他一件礼物,是一面手持镜。
 
胖巫师表示,这面镜子可是拥有神奇的力量,他好不容易才搞到手,要不是看他俩关系好,不然才不会拿出来咧。
 
吴邪接过魔镜,好奇地打量一番,问,这玩意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胖巫师说,魔镜可以回答任何问题,让人看见任意地方的影像,自带美颜能力让照镜子者更加自信……等等等等,总之就是很神奇,自己摸索去吧。
 
真的?收下镜子的吴邪半信半疑,对着镜子东瞅西瞧,试图瞅出个什么来。
 
半天,他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还真的更好看了。
 
不过这还不能体现出魔镜的神奇,吴邪思索片刻,决定问它一个问题。
 
问什么呢?一时间,他没想好。
 
小跟班王盟在一旁提议:“王子啊,要不你问问它,谁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这个问题可以有,吴邪当即开口: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
 
话音刚落,镜面影像如水波纹般有了波动,一圈一圈,散开了,最终出现一个人影。
   
 
   
“我亲爱的王子,”魔镜恭恭敬敬答道,“世界上最英俊的人,是北边张国的王子,张起灵。”
 
只见镜中人身着深蓝披风,宝剑负于身后,步履稳健,视角问题虽看不清脸,倒有一瞬间闪过那对漆黑的眸,淡淡的,冷峻神情可见一斑。如果说吴邪是一缕暖阳,那么这个人便是严冬的寒冰,是与他截然不同感觉。
 
张起灵。没由得,吴邪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
 
说起来,等等……为什么世界上最帅的人不是他自己啊?
 
长久以来都被人如此夸赞的吴王子脑子一顿,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这个“最帅”的位置竟然被别人占了。
   
   
 
 
如果再给王盟一次机会,他一定住嘴,不会在那时候给王子那样的提议。
 
年轻而好奇的吴邪王子对张起灵流露出浓厚的兴趣,决定去会会这个人,他快快收拾好了行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小跟班王盟盟欲哭无泪跟在后头,劝说,王子啊,外边世界多么多么危险,人心多么多么险恶,所以咱们还是回去吧?…
 
吴王子笑笑,翻个白眼。
 
要回人自个儿回,他可得去见识见识,那家伙究竟有多英俊帅气。
   
  
 
 
有魔镜的帮助,寻找张起灵不是难事,它会告诉人此刻对方的方位,而吴邪只需要依照它的指示前行便可以了。
 
张起灵不在他自己的国家,而是西边某个地方。镜中的人也在赶路,不知要去往何处。
 
吴邪注意到,那家伙始终独自一人,不像他,身边还有王盟跟着。
 
 
 
 
没过太久,吴邪顺顺利利来到了张起灵在的土地。
 
或许是人口稀疏的缘故,不像他的国度,这里更多给人一种荒凉感,安安静静没什么声音。
 
吴邪已经来到这里好一阵,都还没有见到除王盟外的其他人。
 
 
 
 
午时的日光亮得灼眼,叫人打不起精神,这个时间段还是稍作休息比较好。他们正位于一片森林中,去到湖边树下乘凉,打算等太阳阴了再继续走。
 
四周静静的,有微风从身边经过,摩挲出浅浅的沙沙声,一片干巴巴的叶子晃晃悠悠,被送到了他们脚边。
 
虽然一路没见到什么动物,不过吴邪记得,刚才走过的地方,有几棵树上结了红红的果子。他便让王盟在这里等等,他去摘几个来。
 
脚步嗒嗒,根据方才记忆吴邪朝有果子的树走去,印象中,树的枝干格外粗壮,应当是有些年头了。他尽量将动作放轻些,呼吸浅浅,以免扰了这份宁静。
 
很快,那棵老树进入他的视野。吴邪心一乐,就要过去摘果子,而下一秒他看见树上的那抹身影。
 
男人淡淡的,背倚着树干,坐于横枝上,他的身影被藏在了荫翳处。听闻动静,才转而低眸望一眼吴邪。
 
一上一下目光相接,那副眉眼带给吴邪一种熟悉感,在哪儿见过,应该是见过的。
 
好像这里过分安静了,又好似时间在这一刻多绕了几步,道不明白。
 
眼里被放入那个身影的一瞬间,吴邪听见了自己心脏的怦怦跳动声。
 
 
 
 
魔镜不骗他,比起镜中影像,亲眼见到人后吴邪没由得放缓呼吸。张起灵没什么表情,搭配棱角分明的五官,整个人冷冷清清的,周围那一片天地似乎划为他的领域,叫其他人无法接近。
 
对方看见吴邪,便忽然有了动作,纵身从树上跃下,稳稳着地。
 
而后,人似乎不准备与他交流,转身就要离开。
 
见状吴邪赶忙唤出一声,小哥,张起灵回头望他,眼里写着“什么事”。
 
吴邪脑子飞速运转,旋即,就对人不好意思笑笑,道:“我好像迷路了哎,小哥你顺路的话,能送我去附近的城镇吗?”
 
 
 
 
附近的城镇只有一个,吴邪是知道的。他给王盟留下一条讯息,告知人先离开一步并说明了之后要去的地方,到时候在那里见面。
 
张起灵没有拒绝人,由吴邪跟着他。
 
见人同意吴邪内心没来由的乐呵,一分弧度从嘴角溢出来。
 
张起灵身上携了雪山的气息,待在人身旁,似有凛冽的风卷起一捧碎雪,送到吴邪面前。这种气息他并不讨厌。
 
思绪随脚步飘飘忽忽,吴邪想起来,听说北边国度非常寒冷,每年都要下很大很大的雪,一定要穿厚厚好多层,那样才能觉得暖和。
 
“小哥,” 他开口,“你是从北边来的吗?”
 
张起灵望他一眼,嗯了声。
 
吴邪眼眸弯弯,又道:“正好,我是南方来的,我给你讲讲我们那边的故事。”
 
 
 
 
他们到达镇子时天色已经暗了,两个人找一家旅店住下。
 
天公不作美,迟些时候,外头传来隆隆雷声,随后雨点啪嗒啪嗒连串撒落在地。
 
接下来一连好几日都是雨天,大雨天气不适合赶路,张起灵继续待在这小旅馆内。吴邪也没有走,人随便扯个谎,说在这里等朋友,不着急离开。
 
顺理成章,两人有了在屋檐下相处的时间。
 
 
 
 
也许得益于吴邪天生的亲和力,张起灵虽然冷淡,对于人的接近却没什么排斥的意思。对方散发的感觉似冬日浅阳,柔和而温暖。
 
再者,张起灵第一眼便认出来,眼前人是吴国的年轻王子吴邪。虽不知道人的真实目的,但直觉告诉他,这家伙是没有恶意的。
 
他也便由了人。
 
 
 
 
张起灵生得确实好看,这点吴邪不得不承认。
 
吴邪的原意仅是想见见这个人,看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与他相比如何如何。
 
……而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
 
似乎要有点别的小心思快破土而出了。
 
 
 
 
在几日后的清晨,雨终于停了,柔软日光拨开云层明亮了世界。吴邪与张起灵在小旅店的一层用餐,张起灵已经将带的东西收拾好,看样子要离开了。
 
吴邪问人,小哥,你之后要去哪儿啊?张起灵答道,做他应该做的事,去更西边的地方,斩杀恶龙。
 
吴邪想起来,张起灵是一位王子,有些王子天生就背负了各种使命需要完成许许多多的任务,有时甚至连生命都无法得到保障……所幸,吴邪的家人并没有让他做什么,只希望他能够幸福快乐生活下去。
 
他十指交叠,托着下巴思考片刻,又问,然后呢?然后人又要去哪里?
 
张起灵摇头,不知道。
 
吴邪充满期望地望向人,说,要不要去他的国家看看?那里很美丽、很温暖,也有许许多多有趣的东西,人一定会喜欢的。
 
一时间张起灵没有回话。等了几秒,吴邪心有郁闷,以为对方并不想,就没再顺着说下去。
 
吃过早餐,是要分别了,吴邪说,他送人一段吧?就一小段,不碍事的。张起灵望着他的眼睛,没有拒绝。
 
于是两人带上收拾的东西,出了旅店,顺街道往西边行去。
 
 
 
 
街上零零散散有些小商贩,摆摊卖各种东西。走到某个地方时,吴邪悄悄往一个方向使个眼色,随后有个小商贩朝他们这边走过来。换了身打扮的王盟正提着一篮子红果子,开口,询问,两位要点苹果吗?
 
吴邪一本正经,问,你这苹果甜吗?
 
对方竖起拇指,不甜不要钱,又飞速看一眼人身旁张起灵,就说:“要不这样,我看你们二位今日与我有缘,就送你们一个吧!”便把一个红彤彤大苹果塞到了吴邪手里,脚底抹油撒腿就跑。
 
吴邪强忍着笑,心说这家伙什么演技啊,将苹果稳稳拿在手,转头去瞅张起灵。
 
苹果自然不是普通的苹果,是胖巫师远远施了法的神奇苹果。一个人吃倒没什么,是能让人身体健康这种普通功效,但若两个人食用,便会互相心生好感,很是厉害。
 
吴邪歪头询问张起灵,要不咱们就把苹果分了吧?一人一半。张起灵没什么表示,约是默认。
 
边走,吴邪边在包内翻找小刀,就要用它将苹果一分为二,不想迟迟没有找到。他感到懊恼,这时,抬起头却望见,不远处街角,一个小孩子正偷偷得瞅他们这边。
是个瘦瘦弱弱的小男孩,身上脏兮兮,缩在街边,一对大眼睛里流露出对人手上东西的渴望。在吴邪看过去后男孩立刻移开目光,埋下了头。
 
吴邪顿了顿,心里头某个位置好像被触到了。
 
不知道小家伙经历了什么,也许他好几天没吃东西已经饿坏了,又或者是病痛缠身……总之都是些吴邪不曾有过的经历。吴邪看了看手头那只果子,再看了看男孩,短暂的犹豫,叹口气,最后对身边人开口:“小哥,我想把苹果给他。”
 
语落,张起灵望着人,眼里似乎有什么动了动,而后轻轻回道,嗯。
 
于是吴邪上前,轻轻拍一下男孩。小家伙面露胆怯抬头,吴邪扬了唇角,微微笑着,将苹果递给他,说,拿去吃吧。
 
与此同时,站在侧边的张起灵看见——有柔软的光斜洒下,哗啦啦,顺着人面颊潺潺流淌,照得人眼睛亮亮的……而或许,那对眼眸本就如此明亮,谁又知道呢?
 
 
 
 
苹果送走后,吴邪对他抱歉笑笑,说本来想和人一起吃的。张起灵则是回道,没事。
 
两人已经差不多走到镇子边缘,再往前,就是张起灵一个人的路了。
 
张起灵抬眼望向远处,再看看吴邪,想了一下,忽然道:“我改变主意了。”
 
啊?吴邪一愣。
 
张起灵说,他改变主意了。
 
他决定跟人去南方看看。
 
 
 
 
后知后觉,吴邪消化了人的言语,没由得眼里噙住几分笑,心底乐滋滋的。
 
说走就走,与人回旅店后,他飞快地跑回房收拾整理东西。
 
看到那面魔镜时,他没忍住,手指在镜面轻轻一抚,浮现出在楼下等待的张起灵的身影。
 
吴邪心情愉悦,也不晓得是他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世界第一帅的大帅哥现在就要跟他回家了。
 
而后,吴邪想起什么,眨眨眼睛压着声悄悄开口,问:魔镜啊魔镜,现在谁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
 
“我亲爱的王子,”魔镜依旧恭恭敬敬,“世界上最英俊的人,是北边张国的王子,张起灵。”
 
 
没有改变啊。吴邪心头嘀咕。
 
 
“以及——”
 
 
魔镜忽然往后补充,那句没来得及说完的话,清清楚楚传入人的耳内。
 
 
“张起灵眼中的您。”
 
 
   
 
 
 

评论(22)

热度(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