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被球淹没不知所措

雨村日常🍭
赶个节日的尾巴,六一快乐!!!
 
 
 
 
六月一日,国际儿童节。
 
当我看见几个快递配送员将大箱子一个接一个往家里送时我是一脸懵逼的,记忆中最近我并没有买啥特别的东西,特别大的东西。而敬业的快递员把所有箱子推进来后,拿出单子让我签收,我瞅了眼,上头确实写着吴邪。
 
我转头望向胖子,你弄的?而显然胖子跟我一样非常懵逼。好的吧,现在是两脸懵逼了。
 
总不能是闷油瓶吧,他能有这闲心?
 
我拿笔写下自己名字签收完,快递员收回单子便离开了。我回头跟胖子对视一眼,转而再望望家里现在这几个大家伙,纸箱被用透明胶带缠得结结实实,看样子裹了厚厚好几层,表面斜斜印着几行“请勿挤压”,不晓得里面装的都是什么。管他的,先拆开看看。
 
我注意到,快递单货物一栏填有玩具二字,心里更是好奇,便取来剪刀,跟胖子忙活开来。循着封口刺啦刺啦划开胶带,多来几刀,纸箱便能打开了。取出里头的白色防震泡沫,我眨眨眼,看清箱内东西,竟然是海洋球。
 
这东西都是小时候玩的了,游乐场里最多,一个大池子全是这种球球,五颜六色的,可以在里头游来游去。
 
胖子那边也已经开了一只,他“嚯” 一声,很是惊奇,拿出了一颗粉色的球在手里掂量掂量,说:“谁这么有才搞了这些玩意,天真,是不是你想玩买完了没好意思告诉我们?”
 
我不是我没有。又不是小孩子了,谁玩这些?正欲反驳,我电话却忽然响了,屏幕上来电显示小花。
 
顺势接通,我“喂” 一声。从电话另头传来的小花声音掺几分笑意,张口就道:“怎么样,礼物还满意吗?”
 
我下意识看眼家里的大纸箱子,明白了大概。
 
“不是,小花你是有多无聊,买这么多海洋球?多大人了都?”
 
一只蓝色的球被我捏在手里,与小时候碰过的硬壳不同,它外层比较软,颜色也更为柔和些,估计是升级版。
 
“不是你上次说自己才三岁,还可以过儿童节吗?” 小花声音悠闲,“数目应该不少,三岁的吴邪小朋友慢慢玩去吧。”
 
??我怎么不记得多久说过自己三岁……
 
小花那个大忙人简单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没给我多问的时间。而谈话间胖子把其他几个箱子也拆开了,毫无疑问,里头也是满满的海洋球。
 
我心情复杂,给胖子解释了这东西出现的原因。胖子眼里满是鄙夷,说:“得,三岁吴邪小朋友,你就说说现在这咋整吧。”
 
还能咋整,随便找个地儿堆着呗。我耸耸肩,就道,咱们家不是还有空屋,搁那去。
 
闷油瓶出去钓鱼了,家里就我俩,于是我跟胖子两个人辛辛苦苦把大箱子搞到空屋子里。西藏獚跟大河马也在这屋,晃着尾巴好奇瞅我们。
 
我估摸一下,这球它们也吞不进去,就取出来几个给狗玩。
 
西藏獚好像很喜欢这种球球,歪着脑袋瞧瞧,拿爪子扒拉一下,再用头顶顶,模样还是很可爱的。而胖子的大河马就不同了,对着海洋球一通乱啃,不晓得有没有尝出什么滋味。
 
折腾完事,我俩舒口气,正准备出去,忽而从屋里又传来了嗷呜嗷呜声响。我满心疑惑折回去,发现声音从箱子里传来,西藏獚不知怎么把自己给弄进了球里去。
 
看看旁边摆放的几只桌椅,我大概能想象这家伙是怎么一步一步跳最后蹦进箱子里的。

胖子哈哈大笑,说它怎么这么傻,就索性把箱子侧着一倒,狗出来了,球也跟着涌出来了。
 
大河马被吓了一跳,赶忙往角落挪了挪。而彩色海洋球落地啪嗒两声后滚啊滚,四散开来,很快铺满了地面。
 
此刻路过的小满哥非常嫌弃地看我们一眼,把门给顶关上了。
 
“……”
 
行吧,既然这样干脆把其他的也都放出来。我目光落在剩余几个箱子上,动手,房间被哗啦啦海洋球的滚动声填满。
 
西藏獚看起来很是开心,在球里蹦跶来去,不过随着海洋球数量逐渐增多,一层一层的就把小东西给淹没了,开始胡乱扑腾。
 
我忍俊不禁,在海洋球里一捞,把这傻东西捞起来。一旁大河马待在球铺得比较薄的位置,满脸茫然不知道我们搞什么。感不感动?不敢动。
 
一颗绿绿的球朝我这边抛来,还好我反应迅速及时躲避开,落回球堆里发出清脆嗒一声。转头看,胖子笑嘻嘻的,眼看又拿起一颗球。
 
我说你幼不幼稚?冲人投去鄙视目光。而手里迅速也捞起几颗球往胖子那边丢去。
 
胖子虽是个灵活的胖子,但在海洋球堆里行动变得困难许多,还未来得及跑开,球已经是落到他的身上。bingo!
 
西藏獚吐着舌头,哈哧哈哧,刨着身下的海洋球,一边看看我们,好像也想来一起玩。
 
胖子不服,将手臂探进球里头,直接扬手往上一拨, 一大堆海洋球便向我这边扑来了。躲闪不及我赶忙抬手护在身前。其实打在身上也并不痛,海洋球是很轻的,何况这款升级版外壳还比较软。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得反击,气势不能输。等这波球过了,我学胖子那样就要把球向人那边拨去,只是脚一个不稳,身子后倾往后一坐,整个人就淹进了球里。
 
球堆得不算太高,大概淹在我胸口位置,而那个死胖子见状来了劲,朝我这里使劲拨球要把我给整个淹了。于是我闭上眼不管不顾也将球往其他地方刨。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屋内的球不受控制朝外哗啦涌去。
 
门口的闷油瓶愣了愣,手里还接住了颗我刚刚甩出去的球。空气一瞬间安静,我跟胖子的动作同时停下来。
 
丢人。
 
百岁老人闷油瓶显然不知道我们在干嘛,静静望我们。我暗搓搓将身边的球拨开准备站起来,给人解释这玩意,只是脚滑了滑转眼又栽进球堆……
 
我深深吸口气,抬起头,望向闷油瓶。
 
闷油瓶脚步很稳,朝我的方向走来,有力的手一下子就把我从海洋球里捞起。
 
啊得救了……
 
 
哑爸爸小时候是没碰过这种东西的,我给他稍作解释,指指成堆的海洋球,还是挺有趣的,让他可以自己试试。
 
闷油瓶拿起两个球看了看,又望一下被堆满的屋子,最后看着我。
 
从闷油瓶深邃的眸里,我看到了一位老父亲面对三岁孩子时那般关爱的眼神。
 
“……”
 
 
把球这么堆屋里也不是个事儿,后来我去联系了附近几个有小孩的人家,让家长帮忙跟我们一起把球装回大箱子里搬出去。能干的闷油瓶则是弄来一些木板,拿锤子敲敲钉在一起,围了片地出来。最后我们把海洋球往里头一倒,就成了小型的游乐场,那几家的小孩子等不及跳了进去,眼睛亮亮的笑得很开心。
 
在一旁看着那群小不点的样子,我心情也逐渐愉悦起来。
 
过一会儿,有个扎两只马尾辫的小姑娘背着手怯生生走过来,抬头用大眼睛悄悄瞅一下我。我便问她怎么啦,而后小姑娘将手伸出来,是两支棒棒糖。
 
她声音脆脆的,说了一声谢谢,把糖放到我的手心,很快小跑着离开了。不远处,小姑娘的父母笑着牵住了她的手。
 
我也笑了,看了看手中棒棒糖,就拆开一支,将糖果放入口中,很甜。
 
还有一支,我看看身旁的闷油瓶,便把糖塞到了他的手里。
 
圆圆的糖果占领了口腔一侧,导致我半边脸看起来鼓鼓的,不知道会不会像只仓鼠。在闷油瓶平静目光中,我弯弯眼睛,笑着对他挤出话语:“六一快乐。”
 
闷油瓶拿着糖,静静看一眼,面色柔和几分。
 
而后人抬头忽然道,胖子之前告诉他,通常小孩子才会喜欢糖果,儿童节大人有大人的度过方式。
 
哦?闻声,我问他,大人的方式是什么?
 
闷油瓶眼睛望着我,认真答道:“造儿童。”
 
 
 
  
 

评论(31)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