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温唇

雨村日常🍉
天一热就想摸这种……
 
 
 
 

夏日总归炎热,尤其午后,太阳不留余力挥洒它的热度,太热啦,顽劣的风在此时玩起捉迷藏,躲在泥土的缝隙中、隐蔽的树洞内……热感挥之不去,呼啊,蒸得蝉鸣愈发响亮。那些草木叶片的表面全浮一层浅浅的光,垂着叶尖儿,焉耷耷一片。连邻居大妈的猫都有气无力,晒成一摊融化在地,名副其实的猫饼。
 
日光如瀑,哗啦啦穿过透明玻璃窗冲刷进屋内,不大的房间被灌得满满很是亮堂,叫人看了心里也格外舒适。
 
而炎热都隔绝在屋外头了,房间内,有制冷机器正源源不断朝外输送凉气。吴邪靠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惬意享受着,面前摆小半只西瓜,刚从冰箱里边取出来的,绿皮红瓤,还冒着丝丝冷气。还有什么能够比炎炎夏日待在空调屋内啃西瓜更美妙的呢?
 
他直接拿勺挖,小勺往果肉里一插,挖起一大块,迫不及待将冰凉的瓜送入口中,用牙齿切开果肉,蜜糖般甜滋滋的汁水便随之溅出来,蔓延整片口腔。简直是夏日的馈赠。
 
虽然吃冷的食物对身体不太好,但这算例外,是啊,可没有谁能够拒绝冰镇西瓜的诱惑。
 
暖光溢几缕芬芳,晃晃悠悠扑入鼻内,而午后的光总是金灿灿的令人不由想要眯起眼睛,只留少许明亮视野。也许困意也是由此而生,张起灵躺在吴邪身后不远的床上,阖眼小憩。
 
房间温度不算太低,张起灵身盖一条薄空调被,呼吸轻浅。吻上窗户与墙面的暖光反而成为助眠的温柔颜色,蝉声似乎远去了,夏日午后总有股神奇的力量,叫人想要闭上眼睛,抛却所有琐事舒服躺会儿。
 
他睡眠一向很浅,容易因为细微声音醒来,而吴邪动作放得很轻很轻,因此,张起灵睡得安稳。
 
吴邪睡意不是很浓,他解决掉手中小半只西瓜,将垃圾扔去厨房,再轻手轻脚回来。冷气驱赶走心中燥热,加上如此明亮的光,似乎正适合进行一小段阅读。
 
于是他又悄悄坐回书桌前,取来一本薄书,翻开。
 
光流泻在纸面,白底上浮一层黑字,一行行被他收入眸内。故事逐渐在脑海展现。食指与拇指轻捻着纸页一角,伴随视线游走到最右下方而将其拉起翻过,转眼又是新的一页,新的内容。
 
穿短袖短裤的夏日,裸露出的皮肤却都被吹得冰冰凉凉,只有呼吸还是温热。啊啊……多亏那空调送出的凉气,令原本躁动的夏日竟也能变得平静下来,集中精神进行手头事情。
 
宁静安好,惬意的生活应当如此。
 
时间自指缝潺潺流走,纸张的沙沙翻动声没缘由刮得人心痒痒一片,吴邪读了十来页,思绪开始飘飘忽忽,他长长地吸入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去。这时,从门口传来什么声音。
 
是啪嗒啪嗒轻轻挠门的声。吴邪便走过去,轻轻将其打开,垂眸映入眼帘的是家里那只西藏獚,小东西吐着舌头摇晃尾巴,一下子钻进屋内。
 
大约是来蹭空调的。吴邪哭笑不得,而小东西已经找了个角落趴下,伸舌头模样像是在呼哧呼哧笑。于是人凑到西藏獚面前,食指竖在唇前,“嘘——”,又指一指旁边午睡的人,示意它也要静静的。
 
一时间西藏獚尾巴摇得更欢了,也不知道它是否能够听懂。
 
论家里狗子的智商吴邪只服小满哥,他记得,上回他不小心将空调遥控器搁在了地面,小满哥竟然自己用狗爪子摁开空调,舒舒服服吹着凉风,可不是成了精。
 
吴邪觉得张起灵肯定也成了精,是只成精的闷油瓶子,要不怎么会那么闷?
 
有画面浮现脑海:一只小小的瓶子立在野外,任凭风吹雨打就是怎么也不倒,经过无数交替的昼夜,吸收天地精华,最终嘭地变成了人,就变成那只不爱说话的闷油瓶张起灵。
 
……扑哧。吴邪没有忍住,发出笑声。
 
待思绪回归眼前,他转身,再一瞧,不晓得什么时候张起灵已经睁开眼睛,醒过来,也正静静望着他。
 
小哥,醒啦?吴邪轻道。他想一下,而后对人抱歉笑笑,眼里落进明亮的光,又问,是不是他将人吵醒了?
 
张起灵打算摇头,说没事。只是他还没回话,吴邪已经先一步到人那边,稍稍扬唇,凑身在他嘴角轻啄一下 以示歉意。
 
既然这样张起灵便不打算没事了。在人的温度离开前,他抬手将吴邪的肩摁住,将这个吻蔓延至唇的另一角。
 
舌尖润湿人温暖的唇,牙齿适度啃咬留下酥麻痒意,细细品尝个遍。他能清晰感受到对方渐而粗重的呼吸。
 
这种时候贪心一点也没有关系。吴邪的气息近在咫尺,张起灵又更进一步,以舌轻易地撬开人的两排牙齿,他并不着急,挑逗般在小尖虎牙舔舐一下,再忽而从那上颌滑过,稍稍深入又很快收回。
 
吴邪一痒,身子便软下来,他轻轻吮吸着人以回应这个吻。张起灵眸内隐隐带笑,很快重新推入人的口腔、与人纠缠一起。
 
所有言语都淹没在了其中。鼻尖相蹭,两人呼吸交错,短短时间,唇齿间溢满对方的味道。
 
闭上眼 口唇间的痒意蔓延,一点点攀附肌肤,不多时就侵占了整具身体,而大脑愈发空白 转眼仅剩当下这个绵绵的吻……
 
 
 
啊啊,夏天可真是个奇怪的季节……
 
 
 
在空调屋内,黏糊糊夏天的被隔绝在外。
 
呼吸是平缓的,心跳是怦怦的,裸露的皮肤是冰凉的,唇却是那般温热的。
 
 
 
 
 
 

评论(16)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