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送花🌸

@十柒邪 给十七的5.20生贺!匆匆码完蹲零点……这个日子诞生很幸福啦。HAPPY BIRTHDAY!!
表白在先!十七的图超美超级有感觉!!人也很可爱!!给你锦鲤的小心心💚新的一岁也要开心磕粮开心产糖!
有机会一起看话剧!!!!(执着)
校园AU,因为是十七所以就要十七岁~!!
  
 
 
 
 
2018.5.20   宜送花
 
 
午后太阳亮得扎眼,潺潺金光顺着那碧绿的叶尖儿哗哗流淌,把整个地面浸泡在暖烘烘的芬芳中,叫人闭上眼忍不住贪婪吮吸。短袖是夏季的标志,薄薄衣料不时与皮肤摩挲惹来痒意一片,而露出来的部分则是被阳光恣意亲吻。
 
真热呀,那亮亮水珠从额头滚落,吧嗒与地面相拥,又在聒噪蝉鸣声中渐渐的只剩下一点浅浅水印。
 
教室内黑板被白色粉笔书写出行行公式,还有几节断掉的彩色粉笔,被放置在下方凹槽处,戴眼镜的数学老师手捧课本讲授新内容,厚厚镜片折出眼内认真神色。可午后正是犯困时候,蝉声是绝好的眠音,下午第一节课,不知有多少人思绪飘到九霄云外,手中的笔一不小心就啪嗒躺在了桌面,眼睛眨啊眨,上下眼皮难舍难分。
 
ZzzZz…
 
叮铃铃——…
 
啊,总算下课了。老师拿起水杯饮一口,收拾好教案准备离开,而教室内那些还努力拿手支撑着脑瓜的学生当即换了个姿势,趴在冰凉课桌抓紧时间补觉。
 
当然,也有不能睡的人。
 
王胖子推了一下前方吴邪,手往门外指指,怂恿人赶紧去完成任务。
 
吴邪觉得脑子有点疼,抬手在太阳穴揉一圈,转过头,除了王胖子还有其他几个男生,都是副幸灾乐祸凑热闹模样。
 
没办法,愿赌服输。他叹口气拿出抽屉里准备好的不知名花儿。那深蓝色瓣被一圈透明浅蓝塑料很好地裹成漏斗状,墨绿枝条点缀几片碧叶,倒没什么香气,乍一看,裹携几分清冷疏离感。
 
不知怎么的,这花跟张起灵的气质颇有几分相似,大约也是吴邪相中这一支的原因。
 
可送花并非他本意。前几日,几个男生课间时候凑一块儿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而显然运气没有站在吴邪那边,输掉的他被要求进行“大冒险”……忘记是谁提出了这个任务,不料到受到大伙一致赞同,或许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一个个都很是期待。
 
…偏偏是张起灵,为什么偏偏是张起灵?吴邪感到苦恼。全年级谁不知道这个人,被冠以男神名号,成绩从未下过前三的顶尖学霸,不仅如此还生着一副好面容,那张脸让多少青春期懵懂少女心怦怦跳动,被多少男生当情敌。可这人脾气怪,总是冷冷淡淡一张脸,没见他跟其他人有过多接触,果然,所谓男神的思维都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吴邪持花走出教室,身后跟一群看好戏的,不清楚情况的还以为他要去跟哪个姑娘告白。
 
课间的走廊喧闹阵阵,不断有来往学生,吴邪所在的班级跟张起灵的隔了一间教室,脚步不停,他穿过一段走廊,深深吸气,尝试让自己显得更冷静些,只是一次简简单单的大冒险游戏,大不了之后再向人好好解释一切——
 
同学你好,能帮忙叫一下你们班张起灵吗?
 
吴邪微微笑着拦住一位正准备往教室内迈的学生,阳光撒了些在他面庞使这个笑平添几分暖意,分明已是五月,却像是捎来了三月春风。他的脸属于那种让人看了觉得舒服的类型,所以对方望他一眼,点点头,便进去找人了。
 
吸气,呼气,心跳怦怦怦,紧张感难免还不能够散去,不过也没有多少再给他做心理准备的时间了。
 
吴邪回过神,张起灵的脚步刚好在他眼前落下,那张瞧着没什么表情的脸正对他,点漆般深邃的眸内此刻填入吴邪身影,他一时愣了愣,心跳顿一拍,原本背熟练的话语忽而噎在喉咙。
 
紧接着对方礼貌性开口询问:“有事吗?”
 
他脑子一片空白,事已至此,吴邪将手中花往人手里胡乱一塞,抛下一句“给你的”,如同落跑的灰姑娘转身匆匆逃离。
 
张起灵也是一愣,下一秒送他花的人已经只剩个远远背影。
 
当个逃兵虽然可耻,但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呼吸因短时间运动而变得急促,直到吴邪回自己座位,才终于匀出几分精力调整。
 
哈啊——他一定、肯定、绝对、再也不作死了!
 
方才经历的短短一切在他脑海如影片般重播回放,怪是羞耻,想要赶紧删除偏偏又找不到按钮,只能由着影像一遍又一遍,无可奈何。
 
“没看出来啊小天真,那么猛。”王胖子声音在脑后响起,吴邪回头,人笑嘻嘻的,脸上肉都挤到了一块儿。
 
吴邪翻个白眼。
 
到此为止!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第二天吴邪被张起灵堵在教室门口时,内心绝望无比。
 
这天的太阳与昨日差不多明亮,乍一瞧眼里都涌进来白白的光,吴邪眼睛半眯咬着从小卖部买来的奶味雪糕,丝丝凉气由白色糕体飘出驱散了夏日炎热感,使得人心情舒畅,美味食物总是充斥着幸福的味道,冰凉奶油在口中化开滋味别提多美妙。他哼着歌朝教室走去,直到看见那抹熟悉身影。
 
张 起 灵 。
 
吴邪的雪糕还咬在嘴里,整个人动作却顿住了,年级男神张起灵正立在他的教室门口,不知为了何事。
 
他思考一秒,脑海中闪过无数可能,比如对方前来要个解释,并将花还给他,比如对方觉得自己是去找事情的要给一点颜色看看……当然也有可能根本就不是来找他的。到头来三十六计走为上,不管怎样吴邪觉得他还是先溜为好。
 
才迈出一步,他的名字便被人叫住了。吴邪一惊,缓缓转过身来,张起灵面色平静,朝他所在位置迈前几步。
 
这下真的欲哭无泪了,果然对方还是来找他的。吴邪脑子飞速运转,琢磨着各种对策,跑得了今天还有明天、后天、大后天……正面对抗是躲不过了,不如就在这里把事情讲清楚!
 
他深吸气,将事情起因经过结果在脑袋瓜里过一遍,抬头迎上人眸光。
 
“小哥,那个…”吴邪努力掩盖他的紧张,斟酌词句,“昨天的事你听我慢慢解释。”
 
他已经做好准备,无论张起灵讲道理还是直接开怼,他都有应付的法子,要是张起灵安静让他讲下去,他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一遍。
 
……张起灵似乎并不是来找事的,淡淡“嗯”一声,只是紧接着却开口,问出话来:“你有对象吗?”
 
啊?吴邪一愣。这在他的对策考虑范围外。
 
“你有男朋友吗?”
 
张起灵并不着急,语调平稳,静静望着眼前人。那局促模样可爱宛若大型毛茸动物,不晓得身后是否有不安摇晃着的尾巴,叫人忍不住,想要逗一逗。
 
“……没、没有。”
吴邪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
 
对方嗯了声,随后又问:“中午有空一起吃饭吗?”
 
欸?…
 
什么情况?
 
……夏日炎热,知了喧闹,暑气蒸化掉神志,吴邪脑子混混沌沌,迷茫地眨了眨眼睛。
 
那声音却如同一股清泉,明明白白灌入十七岁少年心间……
 
 
“……”
 
哎呀。
 
 
 
直觉告诉人,这下他可真摊上事儿了。
 
 
 
 
 

评论(19)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