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校园甜饼,翻到前阵子忘记发的一篇鱼,想不起题目所以不取了吧(你
……怎么我最近都这么短,溜了溜了
 
 
 
 
今天太阳简直好到过分,把地面打得透亮,叫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灿金流光沿着树叶的嫩绿尖儿淌下来,乍一看,粼粼水光就铺在了眼前,只是少了几条游动的鱼儿。
 
不,不——鱼儿还是有的,大大的操场放眼去全是人影,谁让今天是运动会呢?
 
塑胶操场难得有如此热闹,一个专业的学生都聚集在这儿了,不同比赛项目在操场不同区域进行,换上运动服的参赛人员正在烈日下挥洒汗水洋溢青春,同班人则大多成为运动员们的服务志愿者,为他们呐喊呀、加油打气。
 
体育部的人也真会选日子,前几日分明都阴沉沉的刮着凉风,舒舒服服,偏偏这天出了个大太阳。所以现在,参赛运动员们脑袋顶都浮着光,就算将衣袖全部捋起也还是无法挥去那炎热,再凑近些看,肯定是能瞧见一颗一颗朝下坠的汗珠的,可不辛苦。
 
啊啊,这么炎热的天,要是能有支冰淇淋就好了——
 
主席台背面是少有的阴凉处,被建筑物拦截了大半光线,舒适意味包裹全身。吴邪背靠一棵大树,惬意地眯眯眼睛,指间是雪糕的扁平小木棍,另一头挂着冰晶的白色糕体瞅上去如此诱人,丝丝凉气飘出来,转眼间消散空气中。
 
阳光明媚的季节,就该舒舒服服地在树下歇着、吃美味的冰淇淋才对。
 
附近几棵大梧桐直直立着,这季节新叶子还没完全长开,显得枝条有些光秃秃,不过没关系,已经有不少绿意点缀上边了。
 
显然此刻的吴邪没有丝毫偷懒的愧疚感,还是把握当下尽情享受生活比较好吧?他嘴角引起一抹弧度,而后张口吮了一下雪糕。
 
干净白衬衫加纹有规则图案的酒红领带,再一件深蓝小西装外套,衣物很是合身。吴邪另一只空余的手将领带拽了拽,露出颈部肌肤一片。运动会每个班都要有自己的班服,于是经讨论,他们班便选定了这身日式的校服。
 
同一件衣服不同人穿有不同样效果,放吴邪身上,平添几分青春气息,让人觉得这是个属阳光的大男孩。
 
冰凉奶油化开,甜味于口腔蔓延,令人忍不住还想再一口。
 
没留意,一滴乳白色奶油溢顺着人唇尾下滑。吴邪探了食指去打算将其抹掉,未想到,有一只手抢先一步将其刮抹,指腹触在唇角还遗留点点温度。
 
他身子一顿,睁开眼睛。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多出来了个人。
 
“小哥。”吴邪舒眉,稍微歪了脑袋,“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还有项目吗。”
 
张起灵身着驼色针织毛衣,里边衬衫露出洁白干净的领,棕色领带系于正中,相比吴邪随手乱打,他颈前的那条显得中规中矩。
 
已经跑完了。张起灵回道。吴邪哦了声,有点可惜,说他还打算在终点去接人呢。
 
张起灵摇摇头,没关系。他看了眼吴邪颈前揉成一团的领带,便探过来手,拆开,对折,绕圈……熟练地替人将其整理好。
 
他垂眸视线落在那星星图案上,不自觉的,又逐渐飘到人没有被衣料遮住的颈部肌肤,白皙诱人。
 
于是吴邪眼内装进盈盈笑意,任了对方的动作,望眼前近在咫尺的张起灵的脸,不自禁又为人打上一个“好看”的标签。
 
正好,张起灵稍稍抬头,就与他对上了目光。点漆般墨眸内只装入一人身影,正中心脏,吴邪心跳慢一拍,赶紧咬了一口雪糕缓缓。
 
好吃吗?张起灵问。吴邪没小心咬得太大块儿,冰凉感霸占整片口腔,他嚼着雪糕含糊不清,说挺甜的。
 
张起灵轻嗯一声,手头酒红领带末端下拉,最后一个结也打好。而后他却并未松开,捏住领带的角,朝自己方向拽来。
 
吴邪没有事先准备,身体一顿,眼睛睁大,就随人力道向前倾去。
 
双唇相触的瞬间一只手稳稳摁住他的肩膀令他不再继续倒,随后唇齿间满是对方气息,柔软呼吸扑上皮肤,猝不及防的一个吻。
 
……
 
 
 
哎呀呀,大事不妙。
 
吴邪同学刚刚咬下的雪糕这就被抢走了。
 
 
罪魁祸首张起灵同学微微牵了唇角,将最后一丝冰凉也融化,白奶油被席卷入口,丝毫不顾吴邪同学的抗议。
 
“挺甜的。”他低声说道。
 
“……”
 
 
哎呀,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领带那抹红色 怎么就忽然蔓延到了吴邪同学的耳根呢……?
 
 
 
 

评论(6)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