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黑灯瞎火(雨村日常)

日历上标注的地球一小时的灵感!虽然今年的好像定在了二十四号……不管啦!!XD
 
 
 
 
 
八点二十九分,56秒,57秒,58秒,59秒……啪。
 
电灯开关被我拍下,短短一瞬间整个客厅陷入黑暗。
 
光线的忽然变化令眼睛感到些许不适应,四周都是沉沉的黑,看不见摸不着。我缓了几秒,让眼睛适应了环境,黑暗中物体都只有个大致轮廓。
 
虽然日期一天天朝着夏季推进,昼长夜短愈发明显,但在这个时间点外边天色也已经全部暗了。尤其雨村这么个小村子,一到晚上便是大片黑暗,不像城市里到处都有照明的灯。
 
随之而来是胖子愤怒声音:“干啥呢,没看见胖爷在剪指甲啊,快把灯给打开。”
 
“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我问胖子。胖子说不知道,只晓得是他剪指甲的日子,让我赶快开灯。
 
“关灯一小时你总听说过吧,每年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半,关上不必要的电灯及耗电产品一小时。”我摁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散落开来,能勉强看清周围东西,然后我给人指了指日历,“低碳生活,激发你对保护地球的责任感。”
 
胖子把指甲刀往不知哪儿一放,迸出“嗒”一道清脆声音,视觉受限时人的听觉会灵敏不少。“行行行,都听高材生的,您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小台灯呢?我开个小台灯继续总成吧。”
 
我驳回了胖子的提议,要节约用电,让他过会儿再接着剪。胖子骂咧了两句,跟咱们破产了似的电都用不起了。
 
不必要的耗电产品除了点灯自然也包括电视机。电视看不成了,胖子问我还能干啥,我给他提建议,可以出去看星星看月亮,日子多美妙。胖子说得了吧,一个人看什么星星月亮,吃狗粮还差不多。
 
胖子摁开了他的手机,并表示我要是再阻止他最后一项活动他就去找小哥告状,我没忍住笑了,也没再逗胖子。黑黢黢的客厅里他对着手机不知道在弄什么,坐了两分钟我也觉得闲,去端盆热水泡脚。
 
闷油瓶之前出门去了,他回来时候准备开灯,被我制止,我给人科普了一下地球一小时。闷油瓶没说什么,便收回了开灯的手,反正以他的视力在黑暗里行动根本不是问题。
 
热水将脚包裹住带来酥麻感觉,我眯眼着享受,偶尔甩掉一切享受生活还是很不错的。忽然,我感觉有什么碰了我的唇角,睁眼,闷油瓶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旁边轻轻点了一下。
 
要亲换个地方,胖子还在呢。我探出一根给人指指不远处胖子。胖子背对着我们,好像在看什么相声,时不时的跟着视频里发出同步笑声。
 
闷油瓶并没有理会我,那个吻从唇尾蔓延到眼角,搞得我脸颊痒意一片。黑暗环境中不知怎么的心就砰砰直跳,尤其是不远处还有另一个人的情况下,平添几分刺激感觉。哑爸爸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哈哈哈哈笑死胖爷了这个……”胖子忽然加大音量,我心底一惊,赶紧把闷油瓶往旁边推推,紧接着胖子转过身来,“哎哟笑得我肚子疼,天真你一定要看看这个。”
 
这么多年我的心理素质早就练出来了,镇定地回他一句,先发给我吧我一会儿看。胖子说行,一边继续笑一边转了回去,应该是没发现什么。
 
闷油瓶凑过来,把我领子拨开在我脖颈那又吻下去,先是吮吸,随后牙齿轻咬,完了换个地方再一遍,舌尖轻轻扫过搞得我没忍住浑身一颤,努力抑制着呼吸,免得不远处胖子觉察到异样。
 
也不知道闷油瓶是抽什么风,非得这个时候亲,我还不敢太大动静推他,任他吻了两下。我以为已经差不多了,结果闷油瓶并没有满足,又抓住我手腕吻了吻。
 
现在我整颗心都痒痒起来,他娘的闷油瓶,亲不够了是吧。我心一横,两只胳膊圈住他的脖子,凑近吻住人的嘴。下一秒闷油瓶便给了回应,舌尖一挑轻松撬开牙齿,在上颚轻轻打个旋,再展开这一轮的扫荡。他的呼吸扑上我的面颊,唇齿间气息纠缠。
 
脚下的水慢慢变凉,方才舒服感觉逐渐消退,而此刻又是另一种酥麻感觉,从口唇蔓延,逐渐分散到身体各处。我闭上眼,跟人在黑暗中加深这个吻。
 
小小客厅仿佛被划分为两个世界,胖子那边笑声不绝,而我们这边安静得只剩呼吸声响。
 
吻持续着,结束了唇上的,又换着地方来了好几个。
 
闷油瓶凑到我耳边,轻轻咬一口耳垂,温热气息涌入、扑打皮肤,他压低声音,道:“吴邪。”
 
声音涌进耳内,似电流蔓过全身,经过大脑,填满心脏。
 
脑子内回响话语,我完全受不了,扳过人脑袋在闷油瓶的脸上又狠狠亲了一下。
 
我心里默默记着数,到现在,正好十个吻。
 
客厅内仅有的光忽然开始晃动,胖子有了动静,他站起身,口里说着九点半了终于可以开灯了吧,朝点灯开关走去。
 
与此同时,我跟闷油瓶结束了最后一个吻,分离开来。
 
光亮重新将这片空间填充,周遭事物都变得清晰而明亮起来,包括不远处闷油瓶那熟悉的脸。我缓缓调整呼吸,从方才接连的吻中脱出,心跳依旧怦怦。
 
胖子并不知道刚才他身后发生了些什么,只是在一旁开口嚷嚷:“电真他娘的重要,感谢爱迪生,感谢爱因斯坦。”
 
我也懒得纠正胖子,不是所有第一个字是爱的人都是发明家。
 
我瞟了眼闷油瓶,抬手朝上拉了两下衣领,遮住脖颈红印,想想,随口附和人道:“嗯,感谢爱因斯坦。”
 
 
 

评论(20)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