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霸道周一(雨村日常)

……终于写了,拖了很久的十七的点梗 @十柒邪
看到单向历上的标注来的灵感(
 
 
 
 
「 2018.3.26,周一,宜霸道 」
 
把昨天那页日历纸撕下来后巨大的26字样印入眼里,胖子问我今天上边写的什么,我往下看了看,给他念了一遍。
 
这本单向历是前不久买的,每天都会标注忌什么或是宜什么,附上一些话语摘录,还是很有趣。
 
胖子听完呦呵了声,手往腰上一叉,另一只手指着我:“胖爷现在霸道地命令你,去把衣服洗了。”
 
我翻个白眼,竖起中指,比他更加霸道地拒绝了人的要求。
 
家里洗衣机一周前坏了,修理师傅迟迟没时间来,于是脏衣服就在那儿堆着,积成一座小山。现在看来是不洗不行。
 
我往沙发上一坐,想想那一堆衣物就脑壳疼,脱口道,不如等小哥回来咱们霸道一点让他洗了。胖子好笑地说我胆儿肥了还想指使小哥。我不屑地望他了眼,我,吴邪,吴小佛爷,指使闷油瓶不在话下。
 
等闷油瓶从外边回来,人刚进屋里,我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那死胖子就嚷嚷开:“哎,小哥,小吴他刚才说他要对你霸道一点。”
 
胖子说完,一副看好戏样子瞧我,于是闷油瓶也转过头来,望向我。
 
“……”
 
空气安静两秒,我在心里头骂胖子好几句,想了一下,开口:“对啊,怎么地,我要霸道地对小哥好,你管得着?他的衣服我全包了。”
 
然后胖子就在一旁笑开了,说我的发言前后不一,怂。我不想理他。
 
闷油瓶虽然不清楚情况,一进门就搞这么一遭,估计也是觉得有趣,眼里隐隐带笑。
 
推来推去半天脏衣服还是脏衣服,也不会有什么神奇女巫出来变个魔法哗啦啦衣服就全变干净了。简直现代版的三个和尚,以前有三个和尚没水喝,现在有我们仨快没衣服穿。最后还是我们仨一起把衣服搬到了院子里,全员出动洗衣服,谁也别想懒。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了个猫叼着鱼的表情,同归鱼尽.jpg
 
今天天气挺好,大太阳,还挺适合洗衣服的。
 
先从小山的顶开始解决,我们仨蹲成一排,每人前边放着几件衣服,长水管从屋内牵出来,哗哗哗淌出干净的水。
 
家务活实在让人提不起劲,手里头搓洗的动作机械重复,洗着洗着,我和胖子就有一句没一句聊起天来。闷油瓶默默听,偶尔被我们问到什么,会回一点话。
 
洗着,胖子提起,我不是要把小哥的衣服承包了吗?我瞥他一眼,随后把身旁闷油瓶洗了一半的几件衣服放到我面前,霸道地表示我来洗。
 
胖子乐呵呵,闷油瓶则没多大反应,任了我的动作后又从衣服堆里取下几件继续洗刷刷。
 
亮亮阳光浮在水面,从我们手指间淌过,被水一滤隐隐折出七彩光。虽然洗衣服很无聊,不过我的心情还不算差。
 
昨天洗完澡换下的内裤也在,正好现在一起搓了。胖子看我取了条内裤出来,眼神一下亮了亮,表情逐渐猥琐,我心里预感不太好。随后胖子跟我说:“来,天真我考考你,两个男人坐在一块石头上,打一成语。”
 
难得胖子竟然知道成语,我思考了下,二人同心?二龙戏珠?二虎想斗?胖子摇头,说都不是。
 
我猜不出,好奇,就问他最终答案是啥,胖子嘿嘿两声,说:“一石二鸟。”
 
我在脑内消化片刻,反应过来,骂他整天不正经。
 
虽然衣服堆得多,但毕竟三个人干活,干了会儿也解决了大半。我又洗完一件T恤,抓起来拧干,胖子叨叨说水甩他那边去了,我说,不就是点水吗,今天太阳那么大,来凉快凉快。
 
猝不及防下一秒就有水拍到我脸上,我转头,胖子朝我甩着他那双湿漉漉的手,对上视线后他笑嘻嘻比个中指。
 
都多大人了还这么幼稚?我把袖子一捋,把手浸进水盆里,拢成碗状,趁人放松了警惕猛地往胖子的方向一浇。这回轮到我笑了。
 
胖子当然不示弱,也以同样方式泼我。
 
一场泼水大战拉开序幕,胖子一下掀倒我的那个盆把我的“武器”销毁,随后抱起他的水盆后退几步,一捧接一捧的水哗啦袭来。
 
我岂能坐以待毙,转身去取闷油瓶的盆,直接一整个泼去。死胖子虽然胖身体却灵活,一个闪避只有小部分水落在了他身上。
 
刚才太冲动,耗完了所有弹药,胖子哼哼几声,说接下来有我好看的。我躲着他的一轮轮攻击,目光落到了那根水管上,便指挥闷油瓶:“小哥,占领源头!”
 
闷油瓶不愧是闷油瓶,懂我意思。胖子没来得及行动,水管已经被闷油瓶牵走,我得意洋洋,风水轮流转,现在我又占领了上风。
 
胖子直说不公平,小哥不许参与,他跟我一对一干。我才不管,有闷油瓶的帮助,事情就简单多了。
 
我没留意走了一下神,胖子迎面就给我来了一波,水顺着我脸颊淌下,头发也湿了。我赶紧拿手抹掉脸上的水,睁开眼睛。
 
“死胖子,”我从闷油瓶手上接过水管,“看招!”
 
战况激烈,我和胖子都不肯退让,不到最后一秒不认输。简直像两个三岁小孩。闷油瓶其实算个局外人,他偶尔帮我一下,主要我和胖子互浇。
 
胖子盆里眼看就没有东西,我乐了,劝他投降。没想到他眼珠子一转,下一秒我的水管忽然也出不了水。这丫他娘的把水管给拔掉了。
 
泼水大战就这样不了了之,因为双方都没有作战武器。
 
到最后我跟胖子都变成落汤鸡,两个人都狼狈得很,从头到脚湿个透。当然也有殃及小哥,他的头发和衣服惹湿一片,不过看起来比我俩好多了。
 
剩下的衣服由闷油瓶一个人解决了。虽然今天太阳很好,这样浪还是会有感冒的可能,我跟胖子回屋洗澡,等我们洗完换了身衣服出来,闷油瓶已经把衣服搓完。
 
于是我霸道地拍了拍闷油瓶的肩,说,辛苦了啊小哥。
 
闷油瓶点头,霸道地回应:“承包了。”
 
 
 
人不作死就不会死,第二天我还是感冒了,头晕眼花脑子难受。
 
同样参与泼水的胖子就好好的没半点毛病,还嘲笑我娇贵,我话都不想跟他讲。这时闷油瓶把冲好的感冒药递给了我,我接过,白胖子了眼,说果然还是小哥最好。
 
闷油瓶不晓得抽哪门子风,低仿版承包鱼塘的霸道总裁,道,雨村的感冒药都为我承包了。
 
……我不知该哭该笑,肯定又是胖子瞎教他的。我说:“小哥,霸道总裁是昨天的剧情,今天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闷油瓶摇头,指了指不远处的日历,让我看。
 
我定睛一瞧,看清上边的字。
 
「 2018.3.27,周二,宜入戏 」
 
 
 

评论(26)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