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海之形

童话风,海妖瓶×人类邪
是前几天看了水形物语的脑洞
……描写巨多剧情单薄,就这样吧(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个不太多人知道、悄悄沉入了海底的小故事。
 
 
 
森林聆听着潮水声音,日复一日。森林挨着海,从那枝上挂着茂密碧叶的林子里走出,抬头,便能看见它。通常海是平静的,被微风带起波纹,碎着粼粼的光,腥咸气息扑鼻,放眼望去眸内尽是蔚蓝,哪瞧得见边际呢?
 
海实在大,包容万物,连那些世间最灰暗角落的生灵也能有一方容身之地。平静广阔海面之下,藏了多少阳光不曾眷顾的东西。
 
「——告诉你哦,未名海里面,住着可怕的怪物!」
 
海的位置偏远,多少年来鲜有人光顾,而不知多少年前——或许是世界刚诞生的时候,它就在这里了,谁也不知道它的名字,它没有名字,所以被喊作未名海。唧唧喳喳的灰鸟儿扑打翅翼,迫不及待述说它的发现,小眼珠子滴溜打转。
 
闻言吴邪扬唇笑笑,筛过枝叶的晨光些许落在嘴角,剩下的跌入他眼眸,亮亮的,他问,是怎么回事?
 
「昨晚我瞅见了嘛!嗯…是和你差不多大小的东西,不过长得完全不同,他身上有像鱼一样的鳞片,特别可怕,我赶紧飞回来了,天太黑其他的就没有看清。」
 
兴奋之时,灰鸟落到吴邪肩头竭力描述,信誓旦旦,表示它确实看见那一切!吴邪垂眸略微思考,道:“是这样啊。”随后手指轻抚一下它毛茸脑袋,说,那之后他也去海边看看。
 
 
 
如他所说,在太阳最后一缕金红光也被水淹没、完全沉下去后,吴邪到海边,视线投往水面,看起来还算平静的海面。星和月尚未现身,深蓝天空仍蒙有一层薄光,海风拂面温度较白日低了许多,吴邪裹了件外套,沿海岸线走一段,刚留下的脚印很快被海水冲刷,只剩浅浅的印。没有特别原因,也只是他想来。
 
吴邪喜欢听海的声音,沙沙涌入耳,他喜欢海的包容,当整个人被水包裹时,那感觉应是无比温暖,如爱一般温暖。
 
就连他,也能够留在海的旁边。
 
是过了多久呢?可能是赤阳最后一分余温也散了的时候。金黄满月从地平线那端升起,倒映海中,夜风吹过水面碎一片白光,沉沉的夜被水声洗刷,吴邪坐在一块儿大礁石上,唇线微抿,没有出声安静望向远方。
 
而海面的某一点,有什么浮出头,正看着吴邪,半张脸与人类无异,另外半张却覆满密密鳞片,星与月的光同时落入了两人的眸内。
 
传闻说住在深海的生物喜欢收集闪亮的东西,因为那里太过黑暗,阳光不会给予光与温暖,所以他们喜欢闪亮的东西,比如宝石。
 
就连这本应施与世界万物温暖的太阳都抛弃了的暗沉夜晚,有谁的眸却亮如明星。
 
只是短短一瞬间,他们目光相接,也只是转眼间,对方便消失在了茫茫的海与沉沉的夜里。吴邪微微张口,没来得及说任何,目睹他不见。
 
 
 
被晨光亲吻的灰鸟又开始唧唧喳喳,问吴邪,怎么样,看见了吗,怪物?吴邪瞧眼前小家伙,轻轻引一下唇尾,摇头。
 
他不清楚自己看见的是什么,或许只是什么体型稍大的鱼类,夜色总是很爱开玩笑,又或许,确实如那鸟儿所说,是他们未曾见过的、覆了鳞片的某种人形生物,但,也不能就那样称作怪物?
 
昼夜更替,斜阳西坠,林鸟归巢。吴邪持了根树枝,在沙滩勾一个不大的圆圈,刚好就是他眼里太阳那么大,只是发不出光,仅仅干巴巴的圈,很快就被上涨潮水吞没,宣告夜晚正式降临。
 
未名海茫茫无边,又存在了那么久,无论里面住着什么,都不值得奇怪。
 
任海风撩拨发丝,吴邪慢慢地走,寻到昨日停步的礁石,轻轻一翻,便坐了上去。
 
今天会见到他吗?吴邪缓缓地呼吸,感受来自海的爱,包括景象、声音、触感……揣了道不出的微小期待感,等明月于海上升起。他轻轻哼唱起不知名的歌,歌声被风送往更远的海的更深处,无比温柔的、不记得多久学会的歌谣,与月光相融,仅仅是属于这沉沉的夜晚。
 
也许是好奇,好奇住在海里面的,究竟会是怎样的存在。
 
月光下,海面某一点泛了细细波纹,安静向四周晕开,而后浮出脑袋,深邃的眸仍旧将吴邪紧锁。这一回张起灵没有立即走掉,当然也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只是注视远处那个人类,月光在他半边鳞片悄然流淌。
 
歌声止住,吴邪眼睛微微睁大了些,明亮的眸映入海与那个家伙,那到底是什么呢?他不知道。
 
他小心翼翼,同样没有动,没有打破这静谧的夜,仅仅是朝对方轻挥了手。
 
没有得到回应。
 
风与沙石是最好的见证者,他们就安静地对视着,在海与陆地的交接处,在星与月的光亮下,恍惚间浓浓夜色隐于幕布后,世界大得没有边际,偌大世界此刻又似乎只剩下他俩,连更多一句言语都装不下。
 
没注意过了多久,吴邪问出了三句话。
 
——你可以到这边来吗?
 
张起灵盯了他些会儿,慢慢地,游到更近些的地方,吴邪身边。
 
——你能听懂我的语言吗?
 
不多时,张起灵轻轻点头。
 
——你还会来吗?
 
同样肯定的答案。
 
如此距离,就算夜色阻碍视线,吴邪也能清楚看见,对方脸部覆盖的深色鳞片,密密贴合在那里,让人移不开目光。吴邪没说更多,他望了小会儿,然后笑了。
 
 
 
张起灵出现时间总是夜晚,悄无声息地,从水里浮出,再与岸边的人视线相接。漆黑夜幕上的星与月倒映海中,晃呀晃,水光又染进那澄澈眼眸,叫人仿佛也被温柔水波包裹。
 
刚开始,他们只是望着,仍保持一段距离,只进行简单交流,零零碎碎的话语。
 
张起灵似乎不会人类的语言,或者他不会说话,他从未开过口,只有当吴邪说什么时,他会做简单回应。
 
后来,他们距离近了些,吴邪坐那块大礁石上,张起灵就在下边的海水里,两人在同一片夜幕里,望远空同样的月,阴晴圆缺,点点变幻。
 
 
 
张起灵的身子浸在海水里,夜色朦胧,吴邪只能看清他的脸,和些许肩膀,他的肩上也覆着鳞片,深色的,泛着浅光。那特征放到人类身上来,被叫做怪物也是难免事情,可张起灵本不属于人,他属于海。
 
吴邪并不在意他身上鳞片,也不在乎他来自深渊。其实他俩没什么不同,同样拥有思想,可以交流,能够理解互相意思,如此一来便没其它问题了。
 
海令吴邪感到舒适,他喜欢海,也挺喜欢属于海的张起灵。
 
他拾起一枚贝壳,冰凉触感由指尖蔓延,由大自然亲手雕琢的精细花纹,经那月色修饰变得愈加美妙,叫人不自觉多看几眼。
 
吴邪将贝壳凑至耳边,风将海的呼吸声带过来。他轻轻闭上眼睛。
 
 
 
吴邪从森林到海边,途中摘下一朵白色小花,而后送入海水内,望着它飘向远方。
 
次日,他在海边发现一只贝。
 
里面躺着被打磨得圆润光亮的珍珠。
 
 
 
被称为怪物的不止有张起灵,也有以前的吴邪,只因能听懂不属于人类的生物的言语,他也曾被另眼相待。而怪物一词又是怎样定义?仅仅与常人不同吗?他不这样觉得。
 
这也是他从城镇来偏僻森林的原因。这里让他感觉轻松自在。
 
夜晚与月总是温柔。吴邪叫,小哥。然后张起灵转过脑袋,抬头看他,吴邪眼里盈笑,说,月色真美。张起灵于是点头,又顺着人目光望去。些许薄云围绕明月,似哪位少女,因娇羞而遮了层浅浅的纱,却仍藏不住面纱后的美丽容颜。
 
与此同时,在不知多远的漆黑夜空,一颗小小流星正拖长尾巴划破天际。
 
 
 
书里这样写,某位神明曾因嫉妒人鱼过分美妙的歌声,所以对他们下了诅咒,令他们再无法开口。
 
传说大都不是真的,况且——张起灵看起来并不像人鱼,人鱼的脸上不会有鳞片,传说里他们的皮肤如婴儿般光滑白皙。
 
可吴邪还是笑了。
 
那鳞片看起来挺帅的。
 
他微微咧嘴,笑意就从唇尾流出,也不晓得是月光明亮了眼,还是那眼眸令月光明亮。
 
 
 
通常心的交流比言语更为深刻,它没有碰撞,发出清脆声响,而是如同温火煮着的小炉子上的水,拿一只盖子闷着,缓慢地加热,悠悠升起一两缕白烟,在空气内晕散。
 
 
 
橘黄色柔软灯光穿过透明玻璃罩平铺在书页,点亮一个一个黑色方块小字,成为暗夜里一道独特光源。纸张翻拨,惹出细细声响,倒像是有频率的呼吸,缓慢的、一页接一页,海水随之静静地波动,是来自另一端的更为沉沉的呼吸,传到很远很远地方。
 
在小人鱼的故事里,可怜的人鱼公主承载着对王子深深的爱,扔弃尖刀,投身海的怀抱,最终化为泡沫飘散空中。

句点落定,吴邪念完最后一个字。他坐在一块儿低些的石上,沐浴明亮月光,张起灵就浮在他身边,听他读完这些故事。
 
小人鱼的故事是个悲剧吗?她因爱化为泡沫,却拥有了分明只应属于人类的灵魂。
 
她仍笑着,眼泪却连串落下,化为世间最美的宝石。
 
 
 
这天不太一样,日落时分天空如污泥搅和的水昏昏沉沉,厚重灰云悬在头顶,不知何时会砰地狠狠砸下来。暴雨就要来了,风肆意划,吹得海水哗啦哗啦,吹得森林哗啦哗啦,吹得小小屋子的窗户哗啦哗啦。
 
豆大雨点拥抱世界,滴答滴答,将世间一切洗涤,幕布拆去,只剩流淌的水,哗——
 
夜晚已经将近,外面是无比浓稠的黑,像谁将墨泼出去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唰唰雨声,一遍一遍回响,倏然炸开的雷震得耳膜都要碎裂,心脏也不自觉加快速度。吴邪想要将灯点亮,只是刚划出火光,便被无端涌入屋内的风给浇灭,他叹口气,于是去关了窗户,屋里这才有了光线。
 
雷雨天实在不适合出门。吴邪扶着木桌,对着窗外出神,其实他什么也看不清,只是呆呆发愣,思绪早飘到很远地方。小屋子的窗正好朝着海,刺目白光一闪而过,视野被树木密密枝叶遮挡,被局限在这一片天地内,随即轰隆雷声再一次于头顶炸开。
 
雷雨天气的海是及其危险的,就连经验最丰富的老船长,也容易迷失那在波浪与漩涡里。
 
 
 
雨只持续一个夜晚,第二日天色蔚蓝,灿金日光毫无保留释放在每一寸土地,枝梢新长出来的嫩叶泛着晶亮的光,鸟类鸣啭不绝。
 
天色还大早,吴邪推门,要去往未名海那边。
 
雨后的海与平时无异,只是沙滩更湿润了些,踩上去格外柔软,脚印在人身后蔓延开。有不知道白鸟从海的上空展翅飞过,没留下什么痕迹。
 
吴邪边走,边轻轻哼出那首熟悉的歌谣,温柔曲调今人思绪沉浸其中。他没有做其他什么,仅仅望着海,缓缓地沿着它一直走。他好像在想什么,想很多东西,思绪飘到世界的尽头去,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只是将大脑放空,望眼前景色。
 
而张起灵在远方水面静静浮出头。
 
这回吴邪看清了,他脸上鳞片,还有他的深邃眼眸,都是比墨汁还要深的黑色。
 
 
 
「……是真的啊!怪物出现了!」
 
是从身后不远地方传出来的声音。
 
吴邪身体僵住,片刻后回头,是几个不曾见过的男人。兴奋与些微惧怕在男人们脸上混杂,他们还没有接近。
 
吴邪下意识转头再度望向张起灵,而张起灵只是深深看他了一眼,只匆匆一面,转眼便沉入海里面。
 
 
 
消息灵通的小灰鸟唧唧喳喳告诉吴邪,森林里来了几个奇怪的人类,听他们的交谈,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那里有一座巨大城堡,数不清的金银财宝收入戴王冠那人的囊中,前来森林的几人便是为他办事。
 
远方的国王喜欢奇珍异宝,若知晓张起灵的存在,定是派人前来将其带回。
 
 
 
这天夜晚与往时没什么不同,海平静无声,弦月勾住漆黑夜空,星发着黯淡的光。吴邪抱膝坐在大礁石上,望那很远很远的地方,风拨乱他头发,他也懒得理。
 
这天夜晚张起灵迟迟没有出现。
 
惨淡月光破碎满地,等得久了,吴邪也只是扯着嘴角笑笑。
 
他没有离开,就那样在海边等了一夜,任冰凉的夜风将身体包裹,令他始终清醒。他又看看海,他觉得,换成海一定会是温暖无比的感觉,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吻上皮肤,将他缓缓包围,在他身侧呼吸。
 
然后夜晚逐渐隐去,朝阳在海平线那端露半张脸,赤红色光照得整片海也通红,薄云像被烧着一般,红得透亮。
 
海水冲刷岸边礁石,溅了几滴在吴邪脚边。
 
 
 
吴邪还等着,望那不知多远的远处与不知多深的深渊。
 
他脑内放空,没有思考任何。
 
 
 
他醒来时候太阳已被海水吞没了一半,不觉间吴邪趴在石头上睡着,海水冲刷沙滩声音灌进耳内,他揉了揉尚且惺忪的眼,嗅着腥咸的海的气息,坐起来,微微抿唇朝海平线那端眺望。灼目夕阳的挥洒的最后一分红光在他眼内烙下深深的印。
 
天色沉得快,没耗费多少时间,夜晚的光亮再一次成为奢侈之物。吴邪食指在太阳穴打个旋,按揉一下,气息拖得长而缓慢,恰好与眼前海的呼吸频率同步,轻吐,再吸入——
 
今晚的天比以往都要暗,月亮匿在乌云后,星也只有零散几颗,吴邪捧着那盏玻璃灯,抱住唯一能明亮他视野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做,静静地等。
 
不晓得又是多少时间淌过,吴邪微微阖眼,被混沌困意侵占大部分思绪,而后他又反应了来,将眼睛睁大些,打出长长哈欠。
 
月亮不再玩捉迷藏,总算肯从云中探出头,悄悄把世间万物收揽入眸。风也静,白光于海面微微晃,一轮完整明月,随后却破开,被另外身影挤占了位置。
 
吴邪赶紧起身,目光锁在对方身上,嘴唇微翕,没有声音。
 
张起灵也望他。于是他的话语还是送出来了:“如果不是我,他们也许就不会找到你……抱歉。”
 
张起灵没有回应,注视良久,摇头。没关系。
 
“……小哥,你还是快离开吧,我不想你被他们带走。”
 
吴邪深呼口气,后退半步,似乎下了什么决心,闭眼,再张开,而那明若星辰的眸子,里面却雕刻了掩藏不住的眷恋。
 
张起灵视线始终未挪开。然后他动了,朝吴邪位置游近些,仰头,微微张开双臂,向人示意什么。
 
月的光明亮了唯一的舞台。吴邪顿住片刻,唇尾溢一分笑,轻声道:“你会接住我的 对吗。”
 
无需要任何回应,所有一切都了然于心,于是下一秒吴邪没有犹豫迈开步,跃入了海的怀抱。
 
下坠感狠狠冲击胸腔,扼住呼吸,也只不过一瞬,随即无比温暖的海水将他紧紧包裹,润湿每一寸肌肤,将爱浸入每一根神经。
 
吴邪知道,他正发自心底喜爱着海。
 
一双强有力的手将他托住,令他不再往深处沉去,紧接着唇际传来更温暖的感觉,由舌尖蔓延,逐渐扩散到全身。属于对方的气息一点一点,送入他的体内。
 
吴邪的笑意漫入眼眸,他看见,张起灵近在咫尺,那被鳞片覆盖的身躯在月光与海水的交融中是如此美丽,叫人移不开眼,而那点漆般的眸此刻只映入吴邪一人。繁星撒在他们周身,深蓝色的世界里有气泡尽数朝水面涌去。
 
有温柔声音涌入他的耳内。吴邪…
 
 
在不知多久前、怎样的一本古书里看见过的故事,潘多拉宝盒里最后的东西是希望,被诅咒的人鱼重拾声音的唯一办法,是用爱填满心脏。
 
 
 
 
很久很久之后,小小灰鸟在清晨日光中发出第一声鸣叫,它总是唧唧喳喳,说着很多很多大家从未听过的故事。
 
其中一个,是这样讲的「在未名海深处,有一座你无法想象的巨大宫殿,宫殿里,属于海的怪物与他的爱人相守,过着无人打扰的生活。他们的爱就如同温柔海水,将彼此紧裹住。」
 
 
 
故事的结局,大概总是幸福又美好的吧。
 
 
 
 

评论(15)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