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Sunlight!

校园AU,摸一条小鱼!
白色情人节快乐!!!
 
……标题是起名废最后的挣扎(
 
 
 
 
分明才春天,夏日气息已在空气里氤氲,灿灿日光拨开云层懒懒洒下,那淡淡金色落在草地碎成了一片,暖风亲吻裸露肌肤,惹得人忍不住要眯起眼睛,脚底地面也仿佛变得柔软,每一步都要陷进去般,尤其舒服。
 
今天天气很好。
 
这么好的天气,为什么要上课呢?
 
坐在教室的吴邪便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了。午后正是滋养困意时候,如果再给吴邪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再选这个时间段的课程。外带眼前这门课实在无趣,老师声音如同催眠魔音,听呀听啊,书本上方方正正文字就变成了扭曲的虫,钻到他眼里,说,睡吧,睡吧——
 
吴邪揉揉眼睛,送出个哈欠,努力打起些精神。靠窗位置能看见外边景色,碧绿叶片泛着灿光,攀到二楼的树木枝叶正微微摇晃,风将太阳的气息捎进室内,令人不禁想贪婪地多吮吸几口。
 
这么好的天气,就应该出去玩啊。
 
台上老师还在讲啊讲。吴邪拿手指悄悄戳一下身边张起灵,对方转过视线望他,吴邪便眨眨眼,压了声音,道:“好无聊啊小哥——”
 
张起灵自然懂得吴邪意思,他垂眸看人,外边阳光正好漏在人面庞。于是他问,想逃课了?
 
吴邪笑一下,眼里填着少许期待,说,反正只是选修课,没有问题的。
 
不多时,课间休息铃声响起,困意通通散开,两人收拾好了东西,避开老师视线迅速从后门溜出去。
 
迈出教室的一刻,吴邪舒口气,就如重获自由一般,他没忍住咧唇笑了。
 
步伐变得悠闲,从昏暗教学楼离开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拥抱阳光,他们选了块柔软草地,吴邪眼睛半眯,将双手交叠脑后,惬意享受这一切,张起灵则是坐着,望一眼身旁的人,而后又把视线送去那不知多远的远处。
 
真舒服呀。完全就是夏天了吧?日光,柔风,穿过层叠枝叶打在地面的点点斑驳,翩然舞动的白色蝴蝶……所有的所有都是如此美妙。
 
逃课的负罪感显然没给吴邪什么影响,呼吸缓缓,嘴角微扬。这不,他身边不是还有个人吗?连张起灵都随他出来啦。不知怎么,只要这个人在他的心就安下不少,干脆尽情享受当下了。
 
——如果能再有支雪糕就好了,甜甜的,外边是层巧克力脆壳,里边冰冰凉凉,奶油化开在舌尖。又或者,要一块冰镇的西瓜,红红的瓤,一口咬下去甜蜜汁水溅得满口都是,别提有多幸福。
 
想着想着,吴邪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些。
 
他的这个小动作很轻易地就被张起灵捕捉,声音从旁边传来,对方问,在想什么?
 
吴邪把眼睛睁开些,那个人的面容便映进来,就算是这个自下而上的角度,那张脸也依旧好看,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吴邪看着他,从这个角度,世界此刻仿佛只剩了光和张起灵。
 
吴邪想了一下,开口:“小哥,你脸上有东西。”
 
张起灵眼内有些许疑惑,就问他,什么?随后吴邪笑了,顿好几秒,说,什么都没有,骗你的。
 
吴邪笑起来实在好看,尤其那对眼睛,闪着亮亮的光,与这暖阳很是相配。在张起灵看来,似乎这个人就这么明亮着,蹦蹦跳跳一路撒着小星星地跑进了他的心里。
 
于是张起灵也开口,手指轻点在吴邪脸上,道,这里有东西。
 
吴邪当然不信,这个招数他已经用过一遍,怎么可能骗得了他呢?他瞅着张起灵,笑道:“我脸上肯定没有东西。同样的法子用两次不灵啦,换一个。”
 
还未等他将话说完,张起灵忽然低身,用唇触一下方才手指点的地方。面庞近在咫尺,柔软呼吸扑面,吴邪心跳漏了一拍,顿住身,不晓得对方忽然搞什么。
 
阳光正好,熟悉声音随后传来,这回染了一分笑意。
 
“现在有了。”
  
 
 

评论(8)

热度(184)

  1. 小五锦鲤系男子明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