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远古之犬⑥(完)(半架空/克苏鲁神话)

完啦!一直都很想写这个设定,也算是自己小小爽了一把吧!
有COC跑团元素!参考第七版规则书,书还没翻熟有bug请务必指出……!!
在第一二话最后有相关科普!
跑团真的好有趣啊!!!
"①"
"②"
"③"
"④"
"⑤"
 
 
 
 
 
回去的路上,闷油瓶还是告诉我们了一些事情。
 
之前出现的东西被他们称作“狗”,并不是因为外形有什么相似,而是它对猎物死死追踪的习性,就如同那最凶狠的猎犬一般。“狗”潜伏于相对地球的时间点来说极其遥远的过去,那个时候根本连单细胞生物都还不存在,并且与通常生物不同,它们栖息在与曲线状的连续性时间完全不同的角状不连续时间孤岛的最深处,这个概念用不着去细想,因为是正常人类难以理解的。
 
“狗”是不死的,一旦有人类接触到它,不管那个人在什么时间什么空间,它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紧紧跟踪他们,穿越一个又一个时间或空间界限,直到杀死认定的猎物为止。
 
因为它的时空与“角度”的关系,所以它只能在房间角落等有“角度”(小于120度)的场所实体化。以一般的房屋为例,墙壁的角度基本都是90度,当“狗”出现的时候,首先会在房间的角落冒出烟雾,然后从烟雾中出现猎犬的头部,接下来现出整个身体。
 
这样一来所有事情便明了。那块翡翠是媒介,所有死掉的人都通过它与“狗”有了接触,他们手腕被留下独特印记,成为它的猎物,被这个穿越时空追来的猎食者杀死。
 
听完这些,浓烈不安感觉蹿入我脑海内,从刚才起我们已经在房子里跟狗接触,那么毋庸置疑,它的下一个目标便是我们。而从闷油瓶的描述中,在它面前我们取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问闷油瓶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他说,张家古书里有零碎的记载。他的神情自然我什么也瞧不出,便向KP申请投了一个心理学,毫无悬念地没有获得任何信息,可能真的是天意吧。
 
我想了下,又问:“张海客会有解决办法么?”闷油瓶嗯了声。我觉得奇怪,按照那样的说法,以人类力量基本不能战胜的东西,他又要怎么做?闷油瓶没有再回答我。
 
车内空间狭小,狗二之前描述的人际依赖症状发作得不是太明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再回过神来,车已经到了张海客住的酒店前。
 
张海客这时候不在房间里,我们给他打个电话,便在门口等他。不太久他出现在了楼梯口,便走近望着我们挑眉,问,翡翠拿到了?我打算先问他其他一些东西,只是还没开口,闷油瓶已先一步回答了,并叫我和胖子在外边等一会儿,不等我俩反应过来就和张海客进去了房间内。
 
我跟胖子显然非常懵逼,胖子说这小哥也太不够义气了,咱们谁跟谁啊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伴随着闷油瓶离开,我身体像是被抽走什么东西,空出一大块儿,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我感觉自己非常想要冲进去待在闷油瓶的身旁。靠着墙,我埋头看看时间,距离先前已经过去三小时,还剩一个小时了,再忍忍。
 
我问狗二,这里能不能打开门或者听听里面动静?狗二翻了下,说:[你的聆听有50,开锁只有基础的1点,建议你选择后者。]我说好,骰子便在脑内抛出了。
 
轱辘轱辘。
 
——18/50(困难成功)。
 
[接下来他们的对话清楚地传进你耳内。]
 
我舒口气,朝门那里挪了挪,耳朵贴上去听里边声音。先是有东西被放在桌面的声音,而后安静些会儿,张海客说话了:“你知道的,我没有义务帮助你们。”
 
闷油瓶声音没有波动:“张家与你们的合作会考虑终止。”
 
一声很轻的笑声,我辨认了下,是张海客,他继续道:“你以为你们真的有想象中那么重要?选择合作只是为了更加方便,难道没有你们,我们就做不了了么。”
 
又是十来秒的沉默。
 
“我倒是对一件事很感兴趣,跟你一块的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
 
闷油瓶声音冷冷,张海客却不以为然,又笑了笑。
 
“为救一个人而拿我们间的契约相要挟,可不算明智之举。”
 
“我们种族来这里的目的你应该清楚——知识,人类世界的一切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包括感情,都是值得记录的对象。”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帮你们。”
 
“明天同样时间来我这里,我有办法避开它。”
 
我听得一头雾水,只觉得,关于张家,或者说关于这个世界,还有更多的我不知道的东西,并且远远超出我的认知。
 
谈话声停了,我尝试再听得更细些,忽然一阵脚步响起,来不及避开门已经被人朝里面拉去,我一个重心不稳就向内栽,被开门的闷油瓶稳稳接住。熟悉的气息扑鼻,或许是症状还未消散,我脸有些发热,慌忙从人怀里起来。
 
闷油瓶也没想到我就趴在门上,不过他反应力极快,才没让我摔地上去。而后我看见,房间内的张海客正冲着我笑,没什么温度的笑容,结合刚才听到的东西,不知怎么,我的头皮微微发麻。
 
“听了多少?”闷油瓶面色有点沉。我怂了,赶忙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闷油瓶转而叹口气,样子有些许无奈:“吴邪,有的东西不是你能够接触的,所有人都不应该知道。”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相似的话我听过许多次,而这一回不同,它是一种盘绕着的无名恐惧,我们获取到的有关世界的认识只是浮于水面的冰山一角。
 
[别傻愣着啊,倒是做点什么行动!]狗二声音忽然响起来。我猛然从思绪中脱出,只想了一下,道,心理学。
 
轱辘轱辘。
 
——(???)/60(暗骰)。
 
[嗯,从他语气里你能感受到他的认真和对你的担心,眼前这个人不希望你有什么事。]
 
……竟然成功了?我有些惊讶,实在出乎意料。
 
闷油瓶已经没再说什么,看了看我,便往楼梯方向走去,我跟胖子赶紧跟上。就这样我们几人出了酒店回到我们住的地方。
 
 
 
夜晚降临得很快,暮色笼罩的城市别有一番韵味,之后没什么需要做的事,吃过晚饭我们随便出去逛了逛,不久就回了旅店。
 
我跟闷油瓶一屋,胖子住一屋。白天精神不怎么佳所以晚上我睡得比较早,在梦里,我置身荒原。从地平线另一头听见了某种巨大猎犬的吠叫声,月亮被云雾遮蔽,天色格外惨淡,我紧闭眼睛匍匐在地,希望能够躲过那东西。
 
这个梦持续时间不长,后来,似乎有人对我说,没事了。于是吠叫声止住,云雾消散,光亮重新洒满荒原。那之后我睡得格外沉。
 
 
 
第二天醒来时候已经快中午,我们匆匆吃了午饭,便赶到张海客那边,他就在房间里等着我们。离昨天见到狗的时间只有差不多半小时,我们就在房间内静静等待。
 
快到了的时候,张海客让我们闭上眼睛,我看了眼闷油瓶,他轻点头,我便照做了。我听见张海客动了,在搞腾什么,我没法通过声响猜出他的行动,只晓得他嘴上念着些我听不懂的话语。
 
忽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了房间内,那是一种令人生畏的邪恶存在,令人寒毛耸立,不禁屏住呼吸。我明显身子一僵,随后闷油瓶在我耳边轻道:“别睁眼。”我下意识将眼睛闭得更紧了些。
 
出现的东西似乎在屋里找什么,我能清晰感觉到它行动发出的声响,我有些紧张,不过还是选择相信闷油瓶。而后闷油瓶往前走了两步,我待在他身后,静静等待那东西离开。
 
过了好几分钟,那东西停下,发出愤怒嘶吼声,又转悠两圈,便忽然一下消失不见。
 
紧张感倏尔散去大半,只是还没有得到安全信号,我继续闭眼等待片刻,然后张海客开口:“结束了。”
 
我张开眼睛,看见房间内东西变得凌乱,心情一阵复杂,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什么,或许我也不会想知道。
 
张海客说,好了,只要我不再一次接触它 狗就不会追过来。他笑着望我,我视线跟他撞上一瞬,又转开,去瞧闷油瓶,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闷油瓶也转头看我,然后他摇头,轻声道:“没事了。”
 
没事了。令人无比心安的话语。
 
既然事情结束,我们也没有理由多留,不知道谁先说了句,走吧,我们三人陆续出了这个房间。
 
离302房间隔了一段距离后,我问闷油瓶:“张海客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知道那些事情,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我希望他至少再告诉我一点,闷油瓶与我视线相接,随后却答:“那不是张海客。”便没了后文。
 
来不及更多地琢磨,久违的声音在脑内响起:[事件终于结束了,可喜可贺,是HAPPY  END呢。]狗二语调上扬,对我表示了祝贺。[那么我也要离开了,再见……不,最好不要再见啦,这种事情还是离得越远越好,祝你之后一切顺利!]
 
然后,存在于我脑海的东西消失了。
 
一切都非常突然,突然被卷入诡异的事情中,又好像忽然结束,搞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深呼一口气,想起来不知道多久在哪本书上看见的话:我们生活在一个名为无知的平静小岛上,被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洋包围,而我们本不该扬帆远航。
 
思绪交错纠缠,又慢慢解开。
 
抬起头,闷油瓶和胖子已经走远,闷油瓶正转身望着我,胖子则挥手招呼我走快点。
 
抛开脑子里杂乱东西,我开口应一声,跟上他们步伐。
 
 
 
——End。
 
 
 
■关于神话生物的设定有参考百度百科!理解不了的话不用深究
"廷达罗斯之猎犬"
■签订契约的是某个伟大盗号种族,张海客实际身份是克苏鲁神话里的伊斯人。
■最后吴邪想起的那句话出自《克苏鲁的呼唤》,克苏鲁神话里的名篇。
  
 
最后是可喜可贺的躲掉了神话生物!以及强行避开战斗轮(实际是规则书还没认真读)
 
暂时想不到什么补充……不清楚的在留言里提问吧!
 
 
 
 
……所以有人吃下安利了吗????????
 
 
 
 

评论(1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