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梗如图!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我叫吴邪,是一只的企鹅,黑黑的脑袋黑黑的背,白白肚皮还有尖尖的嘴,走起路来左右摇摆,可爱中带着一点酷,非常受宠。在企鹅馆里我属老大,他们都叫我吴小佛爷,没有其他企鹅能跟我抢地盘,我还收了只企鹅小弟叫王盟,天天跟在我后面跑。
 
作为企鹅生活实在悠闲,没事就在水池里畅游几圈,东瞅瞅西转转,心情好了搭理一下护栏外的那些人类打发打发无聊时间,出太阳时候站在暖和的阳光底下抖抖毛,舒舒服服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王胖子是我的朋友,因为每到饭点他都会拿很多食物来给我们,有鳞虾有小鱼,他总是乐呵呵的先让我吃,再给其他企鹅,这让我在企鹅里很是骄傲。不过王胖子他不是企鹅,是外边的人类,每次看看自己的腿再看看他们我总是很奇怪那些家伙的腿怎么能那么长。
 
企鹅馆里的平静在某天被一个会飞的家伙打破了,他好像是从外面来的,跟我们不一样,拍两下翅膀就稳稳落下来。虽然我们企鹅也有翅膀但我试过根本飞不起来,蹦得太厉害还摔了好大一跤,疼了足足一星期。
 
那位小哥进来后啥也不做,就站在一块儿石头上,我看见他的腿特别细,一根小木棍似的,除开这里其他地方倒是和我们挺像的。大家都好奇地朝他那里张望,脸上清清楚楚写着“这啥玩意儿啊这是”,还传出阵阵嘀咕声,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企鹅。
 
这时候展现自己的机会就来了,作为老大应当第一个站出来,我理了理自己的毛,不急不慢朝那小哥走去。文化鹅就是不一样,走路都带风。对方也转过头来看着我,在他的淡淡眸光中,我离他越来越近,然后不小心脚底一滑,啪叽摔了个跤。
 
“……”
鹅生耻辱。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强装镇定,幸好企鹅不会脸红不然我现在耳根子都是发烫的。
 
那小哥竟然什么反应也没,波澜不惊,动也不动仍旧盯着我看。我心想这回遇到高手了。可我是谁,我是吴小佛爷,接下来气势绝对不能输,便昂首大步跨了过去。
 
“你好你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我笑嘻嘻的打算先跟他客套一下,“我叫吴邪,小哥你叫啥名字啊。”
 
对方又盯了盯我,答:“张起灵。”
 
我心说我知道我好看让你瞅个够,便接着问:“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呀?”
 
而这回这个张起灵转过头去,没有再答,摆出一副高冷模样。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再回话,气得我心里头直骂他闷油瓶。可有文化的企鹅必须礼貌待人,我表面保持微笑,说,那好,小哥,你玩得开心。
 
张起灵真的很闷,啥也不干,也不知道他在发呆还是看风景。逐渐的企鹅们失去了对他的好奇,放松警惕,该做啥做啥,一切和原来一样。
 
然而他的阴谋很快就暴露了。到吃饭时间,我正美滋滋享受王胖子拿来的新鲜食物,闷油瓶忽然凑了过来,从我的面前叼走一条小鱼。我的脑子当机了一下,试图消化眼前情况,趁我发愣的时候他竟然还叼走了第二只。我惊呆了,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鸟。
 
他娘的,这家伙是来抢食物的?
 
我立即冲上去护食,我的鱼岂是你能随便拿。闷油瓶他丫的不讲道理,暴力解决,探头就要来啄我,吓得我连连后退几步。随后他看时机合适了埋头又一条鱼进了肚子。
 
“……”
 
犹豫了一下,我没敢再冲上前。
 
讲道理,好吧?讲道理?表面上看起来风风光光的一只鸟,怎么背地里干些这种事呢???
 
我,企鹅馆的老大,吴小佛爷,有苦说不出。
 
 
 
更令我感到气愤的是,万万没想到,闷油瓶就赖着儿不走了。偶尔飞出去会儿,没多久肯定回来。所以每天吃饭的时候我的鱼总要少一些,其他企鹅的不抢,就抢我的,生气。
 
由于闷油瓶实在伪装得太好,根本没有工作人员发现这一件事,以至于有次他大摇大摆从王胖子脚下走过那只人类都没有注意到。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我还打不过他。
 
最近一段时间,我天天晚上都做梦,梦见自己的嘴变得尖尖尖尖,然后非常解气地去啄闷油瓶。啄,啄死你丫的。
 
 
 
到了月末体检的时候,美丽可爱的云彩小姐姐带着我们一个一个测量数据并记录,到我的时候,她把我放在一个机器上,那个机器便显示出数字,然后她便埋头写着什么。过了一下,她翻了翻前边,再看了看现在的数字,又看看我,摸摸我的脑袋笑着道:“你怎么瘦了呀?”
 
一时间我心情复杂,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还没来得及发表感想,一旁王胖子插嘴:“瘦了?不会吧,平时就它吃得最多。”说罢他也瞧了瞧那数字,就对着我啧啧两声,道:“我说小同志你怎么光吃不长呢?组织对你很失望。学学胖爷我,吃进去得长肉才行,不然要你何用。”
 
……敲你妈!敲你妈!我大叫两声。你倒是让我吃啊,你管管那鸟啊!
 
残酷的现实是胖子并不能听懂我的话,很快体检完我被放回馆内,大老远就看到了张起灵,在心里瞎几把骂了对方几句,只得认命。转而朝王胖子的方向凶了几下。
等着吧,你们就等着吧,我可怜的体重还得再掉。
 
 
 
王盟是在旁边看着我被抢食的,他比我怂多了,离得远远的,等闷油瓶走了才敢靠近。我瞪他一眼,他小心翼翼开口:“老大,那个张起灵到底来我们这儿干啥的啊,他咋老吃你的东西呢……”
 
一提这事儿我就来气,但我想了一下,回答他道:“那就是一不讲理的打劫的,专抢我们企鹅的食物,我这样做是牺牲自己奉献集体,让他吃个够别去折腾你们,毕竟我是你们老大不是。”
 
讲完那句话我都觉得自己是戏精,紧接着做出一副正义凛然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儿。王盟他傻啊,一时间被感动的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好半天送出来一句“老大辛苦了”。
 
我只得面带微笑,应该的应该的,心里呸呸呸呸呸。
 
鬼才会和美味的鳞虾小鱼过不去,我咋知道挨千刀的闷油瓶为啥只抢我的东西。
 
 
 
说来奇怪,有次那个闷油瓶照例来吃我的食物,刚叼了一条小鱼,又放下来,看看我,又把好几条叼起来,不吃,丢在一旁,搞得我莫名其妙。你抢我的吃就算了你还扔掉,神经病啊。
 
我斥责了一番他浪费食物的行为。等闷油瓶走后,我还是把小鱼给吃掉了。
 
不得不说今天天气特别好,懒洋洋的午后,灿灿日光撒一把进来,在水面掀起片片鱼鳞般的金光,我半眯着眼睛,任暖和的太阳抚上我细软皮毛,可别提有多舒服。
 
企鹅馆里的大家都在享受这美好阳光,这片天地竟也安静,我看见,连闷油瓶都闭上了眼。
 
晒啊晒啊,困意就涌过来,我也跟着进入了美妙梦乡。
 
 
 
醒来时候天已经黑了,不晓得我睡了多久。醒来后我第一感觉是身体不舒服,想吐,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我想叫我的企鹅同伴,或者胖子他们,可周围谁也不在,发出几声,没有谁听到回应我。
 
怎么回事?忍着难受的感觉,我扑腾几下,脑子里试图回想,是吃了不对的东西吗……?
 
忽然,我就记起白天那几条鱼,闷油瓶专门捡出去的。难道鱼已经坏了所以他不让我吃?
 
一时间身体的不舒服和冤枉闷油瓶的愧疚在心里交织,只是我现在实在难受,不及时找来胖子他们可能小命不保。挣扎中,耳边倏而传来一阵扑打的声音,很轻,但在这安静夜里尤为清晰。
 
我赶紧抓住机会又叫了好几声,有谁在那吗?随后闷油瓶进入了我的视野。
 
对于他的出现我还是有点惊讶,没办法,我就给他说,小哥,我难受。他凑近看了看我,我觉得我的脸都是扭曲的,超可怜地瞅他。然后闷油瓶低声道:“待在这儿别动。”拍拍翅膀转身走了。
 
我其实是比较担心的,因为我平时对他态度不怎么好,凶凶的,怕他趁机报复。在原地等了小会儿,我听见门开的声音,好像有谁走进来。
 
事实证明闷油瓶还是很厚道的,王胖子跟着他找到了我,并把我抱起来带出去就医。
 
我松口气,眨眨眼,努力转过脑袋对旁边闷油瓶道了声谢。
 
 
 
那天晚上王胖子将我带到几个穿白大褂的人类前,扎了几针,吃了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单独照顾了我小段时间,等我彻底恢复,才把我放回去。
 
众企鹅们热烈欢迎了我的回归,我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东瞅瞅西瞧瞧,找到了闷油瓶。闷油瓶还是老样子,淡淡的好像拒人于千里之外。
 
现在闷油瓶成了我的救命恩鸟,以前的事通通抛到脑后,我非常乐意跟他搞好关系,便一路小跑到他面前,唤,小哥。
 
直觉告诉我他并不排斥我的接近。他转头望我,眼里写着“干什么”。
 
我非常真诚地向他再次表示了感谢,并为自己以前的态度道歉,告诉他,我们以后友好相处吧!
 
闷油瓶盯着我,我心里有点忐忑,怕他不接受。过了小会儿,他点头,嗯了一声。
 
太好了。我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亲他几口。随后,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件困扰我很久的事,思索一下,还是问道:“小哥,这里那么多企鹅,你为什么只吃我的鱼啊?”
 
我满脸好奇望着他,这个闷油瓶也没有半点掩饰意思,就答:“你最好看。”
 
哇靠。这么直白,你不要脸我还要好吗。我有点儿小害羞,想拿手捂一下脸发现手太短捂不到……幸好企鹅不会脸红,感谢造物主。
 
“小哥小哥,”我又喊他,“以后我的鱼都给你吃。”
 
对于一只企鹅来说这真的是最动听的话语了。闷油瓶望望我,我也望着他,眼里跳着小星星。
 
忽然,闷油瓶他动了,他那尖尖嘴凑过来。我吓了一跳,以为他又要啄我,想要后退,却来不及了。没办法,我只有紧紧闭眼准备迎接疼痛。
 
下一秒,闷油瓶碰到了我。我紧张地感受了下,觉得触感不对。
 
我试探性地,缓缓睁开眼睛,瞅面前的他。
 
闷油瓶亲了我一下。
 
 
 
 

评论(48)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