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可以摇尾巴的世界⑤(完)

给超可爱大A @Adrianne 的3.4生贺!
借用了大A"恋爱游戏"设定!可以当作第3.5个世界
 
"①"
"②"
"③"
"④"
 
 
 
 
焰火,焰火……有什么东西在吴邪脑子里遍遍打转,忽然一下,主意就有了。
 
醒来的吴邪站起来抖几下毛,准备去找张起灵,而再一看猛然发现那条熟悉尾巴不就在眼前吗?他忍住了咬下去的冲动,抬头望,张起灵正静静盯着他。吴邪便唤道:“小哥。”对方低低嗯了一声。还没等吴邪继续说下去,张起灵忽然开口,把他给吓了一跳。“你之前说梦话了。”
 
一下子吴邪心里有些虚,自己应该没有说梦话习惯的,也许偶尔一次,可偏偏是在张起灵面前,还是用这副身体,鬼晓得有没有道出什么奇怪的东西。于是他探脑袋小心地询问对方,他说什么啦?
  
张起灵想了一下,摇头,表示只是些无意义的字词。吴邪暗自松口气。但随即张起灵又补充:“你的叫声和我们不一样。”
 
“……!”那一口气松得太早转眼间又被提上来,在张起灵如水般淡淡眸光里,吴邪静止了几秒,内心活动剧烈。神他娘的他这条哈士狼已经成功伪装了那么久,万万没想到会被几句梦话出卖,虽然不晓得那之前他是怎么叫的但在那种放松时候哈士奇的声音肯定跟狼完全不同。要不要再糊弄一下对方,说外边的狼就是这样?可之前锦鲤也讲过不管哪个世界张起灵都是不傻的,谁知道他是不是一只见过世面的狼。
 
紧张时刻吴邪脑海里竟然还浮现之前见过的一张表情包:他好像以为我是同伴,可是我快装不下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不得不说非常生动形象了。
 
虽然现在好感度已经非常高了,但再唰唰唰降下去也是有可能的。吴邪琢磨了一阵,决定豁出去了,反正他是吴邪对方是张起灵所有事情一定会OK的,就相信锦鲤那混蛋一次。
 
“…小哥你听说过哈士奇吗?”吴邪讲道,“狼的亲戚,祖先都是相同的。”
 
他睁大眼睛,紧紧瞅着张起灵,以便捕捉对方每一分神色波动,尾巴讨好般晃啊晃。张起灵听了先是思考一下,再摇头,而后再看吴邪,心里差不多已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张起灵自然也把眼前家伙的紧张模样收入眸内,觉得有点好笑,便凑到吴邪身旁去。吴邪心底一惊,以为张起灵要咬自己了,赶忙往后退,只是没对方快,张起灵已经碰到了他,然后舔了一下。
 
吴邪顿了一顿,眼看好感度又加了两点,有些懵逼。张起灵没什么反应,与往常没有不同,又轻轻咬了两下他耳朵。…所以对方并不在意他到底是什么咯?吴邪稍稍安下心来,与此同时锦鲤的朗诵腔话语忽然跃入吴邪耳内:[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吴邪没有管锦鲤,甩着尾巴轻轻蹭了一下张起灵,忽然记起来,他之前要说的东西。
 
“小哥——”
 
 
 
 
夕阳西沉,漆黑夜幕缓缓拉开,寒冷逐渐包裹这一片土地,宁静夜晚是绝大多数生灵休息的时间,白日的疲惫都在此刻释放。所以夜晚又是暗沉的、布满危险的,因为总有什么会埋伏于暗处,用一对眼睛紧紧锁住目标。
 
风在山里来回晃悠,拨出阵阵窸窣声响,而它更衬出了夜的静悄悄,任何一丁点响动都会被数倍放大。
 
汪家狼在山的另一头,上弦月高悬于漆黑夜空,大多数狼没什么精神,在窝内趴着休息,只有少部分出去了。汪藏海也在窝内,他的伤再过阵子便能好彻底了,等他痊愈,定是要再跟张家狠狠干一场,一山岂能容下二主?
 
事情的突然二字总是落得急促,毫无预兆一团亮光从头顶天空降下,伴随灼目火光嘭地炸裂开,哗啦啦抛出一堆火星子,在黑夜里尤为惹眼。
 
受惊的狼群当即四散开来,反应快的早早跑远了去,躲开这不知道什么玩意,而迟钝些的,运气好或许只擦破皮,运气不好则受不同程度的伤。紧接着那光团再次袭开,狠狠向四处迸射,绚烂火花绽开一片。住深山里的狼哪里见过这般情况,只得慌忙逃窜。
 
接下来的火星子便换了方向,是在天空盛放,由内而外散播开来,唰啦—— 色彩绚丽,真如恣意摇曳的花朵一般。
 
美妙场景在汪家狼群眼内却成了另一番景象,他们不知道这可怖之物是什么,而接下来,更令他们意料之外的,不晓得从哪里蹿出来张家狼群,一个突如其来的袭击,根本无力应对。
 
 
 
吴邪坐在山头,远远望着漫天花火,那焰火确实美丽,每一束都到达最高点绽放最亮的光芒,短短瞬间仿佛黑夜变白昼,夺眼的光亲吻整个世界。
 
这主意也是他忽然间想到的,反正锦鲤说过,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为了避免引发山林大火所以只朝那边使了两发,其余的就让它们随意拥抱夜空好了。
 
不晓得张起灵那边情况如何。吴邪心头念叨两句,望望视线够不到的远处,又很快放轻松了。那毕竟是张起灵啊,他相信他。
 
 
 
天空的一端。
 
绿皮锦鲤努力拍打翅膀令自己停在高空,两条大腿像荡秋千一般欢快摆动,从身子上长出的两条胳膊扛起一大箱礼花,火团一颗一颗地向远处冲去,
 
 
 
两方狼群纠缠在一起,显而易见张家狼占据上风。吴邪给张起灵他们解释说这是普通自然现象就像刮风下雨只是非常少见,虽然第一次见到焰火的张家狼也很惊讶但好歹有个心理准备,趁机袭击尚处于恐慌中的汪家,轻而易举便将不少汪家狼制服。
 
而也不乏做着垂死挣扎的汪家狼——比如汪藏海,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狼群中,他看见了张起灵,又或许是对方先找到了他,两只狼在黑夜里对峙,周围混乱仿佛都渐渐隐去。
 
汪藏海率先冲前,目标是足以致命的咽喉,张口狠狠扑咬过去,张起灵敏捷避开,不等汪藏海发出下一击,已是主动扑前,两匹狼随即厮打在一起,硝烟味浓厚。
 
只是,还负伤在身的汪藏海怎会是张起灵的对手,几轮下来,优劣已很是明显。他的身体被张起灵撕开了几道深深的口,而对方此刻仅有一条浅伤。
 
又是一番较量。这回,汪藏海被张起灵掀翻在地,未来得及爬起,张起灵干脆利落锁了他的喉,下口咬断。汩汩鲜血从那里流出,是生命沙漏的最后计时。汪藏海挣扎几下,再没了爬起的力气。
 
胜负已定。
 
 
 
张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作为庆祝,所有狼都在欢呼,漫山漂浮着狼的长啸。
 
争斗结束后,他们也回了自己窝内休息,可是此刻喜悦盖过疲惫与伤痛,今夜大约是个不眠夜了。焰火未歇,仍在遥远的夜空嘭嘭作响,倒也在庆贺这一时刻。
 
张起灵趴在窝里,眸光已褪去方才厮杀的冰冷,较平日温柔些许。吴邪待在他身边,有些心疼地瞅这家伙身上伤口,拿嘴轻轻舔几下。张起灵转过脑袋望他,他的尾巴便开始摇动。
 
张起灵觉得有趣,凑近用脑袋轻碰了碰他,温热气息呼上吴邪的面,那尾巴似乎晃得更欢了。
 
一切算是告一段落,好感度眼看也快要加满。而忽然,锦鲤的不怀好意的声音在吴邪脑袋内响起:[为了满足你强烈的被吃♂掉的愿望,本系统特例允许你在好感度满百后多停留一段时间。]
 
??吴邪有些懵逼,不晓得锦鲤又在打什么算盘。
 
他边听,小舌头边在张起灵身上舔啊舔,忽然回过神来,发现张起灵眼神深邃,一动不动盯着他。吴邪心里忽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下秒钟对方一个起身,将他紧紧扑在身下。
 
???????
 
[恭喜玩家张起灵好感度已满]
 
[任务完成度100%]
 
 
[——不可描述画面系统自动拉灯——]
 
 
 
——End。
 
 
 
终于完了终于完了我的本意是两三章搞定它!!!鬼知道怎么五章才结束!!!!竟然在开学之前不可思议地日更了几天……!!
一直不看原耽所以忽然瞅到大A的快穿题材觉得很有趣,就干脆借设定写了一篇当生贺!有幸在大AA的恋爱游戏里当了回NPC哈哈哈哈,长翅膀和腿的绿色锦鲤,手舞足蹈.jpg
表白超可爱大A!提前生日快乐哇!!新的一岁也要继续被我撸秃秃!!继续开心玩耍!!
 
 
 

评论(16)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