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可以摇尾巴的世界④

给超可爱大A @Adrianne 3.4的生贺!
借用了大A"恋爱游戏"的设定,可以当作第3.5个世界
下章应该也许大概可以完……
"①"
"②"
"③"
 
 
 
 
 
这个系统是真的有毒。吴邪顿了一下,以为天空会噼里啪啦炸开一片,抬头等了十来秒结果白云悠悠蓝天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生,便改口,问,盛大的焰火又是什么鬼?锦鲤解释说,这是触发支线剧情的特别奖励,使用时间地点不限,怎么高兴怎么来。他想了想,问,能用这玩意儿把锦鲤轰上天吗?然后被锦鲤一本正经拒绝了。
 
要是在这种远离人烟的地方忽然砰砰砰放出一阵烟花,估计整座山都得给惊动,奖励还是先保留着为好。吴邪在心里琢磨着。外带他暂时也想不到那东西究竟能有什么用处。
 
他跟着张起灵一路走,已经到了熟悉的地区,离狼窝不远。刚才他思考的时候不自觉放慢脚步,抬头才发现与张起灵隔了好一段距离,对方停下来,在不远处等着他,吴邪赶忙小跑过去。他小心地瞅张起灵眼睛尝试阅读他此刻想法,而那对金色兽瞳没有波动,只是目光在吴邪身上多停了几秒。

再不说点什么气氛就要冻出冰渣子了,吴邪开口,问张起灵:“小哥,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过两秒,对方回他,听见他的声音了。
 
张起灵的伤还没有痊愈,普通的活动倒是没有问题,吴邪望着前边的张起灵不知为什么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在原来的世界也是,他救了自己多少次,但这个人总是一副“与你无关”的淡淡模样,来世上走一遭,不欠任何人,也根本不在乎别人欠他的。吴邪最开始觉得是他死脑筋、固执,而在了解他所经历一切后才真正懂了,张起灵那样想、那样做的原因。对方曾说过,吴邪是他与世界唯一的联系,那也是吴邪后来才懂的,正是如此后来的他才会想要拼命地伸出手去将那个人重新带回这世界。
 
一旦互相亏欠了,便再也割不断联系,今后时日只有紧紧缠绕。
 
回狼窝后,张起灵没再做其他的,直接进了窝休息。吴邪才想起之前被打断的那个问题,就又问锦鲤,好感度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了那么久没动,是不是系统出bug了?锦鲤白了他一眼:[请相信我们的系统是公正严谨绝对没有问题的。]
 
那又是为什么?吴邪表示了他的疑惑。锦鲤认真思考一番,而后道:[叫爸爸我就告诉你。]
 
吴邪:“滚。”
 
锦鲤啧啧几声,怎么连个玩笑都开不起。随即还是开口解释:[张起灵哪有那么容易接近,他一开始遇见你时,你样子奇怪气味陌生整个身子黑白相间的,虽然你是吴邪有魅力加成但不管在哪个世界张起灵肯定不傻的呀,带你回来是有原因的。]
 
吴邪懒得跟锦鲤打哑谜:“他是要把我带回来当储备粮啰?”
 
锦鲤白了他第二眼。[他把你当汪家人派来的了,看你表面上这么弱小可怜又无助,带回去看看你要做什么,兴许能从你这儿获得关于汪家的有用信息。]
 
“等等,照你这么说,我要是第二天选择离开,他们肯定不会放我走,指不定就变成一顿美餐了??”
 
[……你就那么想被吃掉???当时张起灵已经对你有了点儿好感,最多派张家狼监视一下你,除非后来你真跑汪家那边折腾去了,那样的话就连本锦鲤也救不了你。]
 
行吧,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中途好感度一直卡在那位置,为什么在吴邪被汪家狼袭击后又继续上涨。通过那件事吴邪已经成功洗清自己的嫌疑成功,接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还顺带获得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支线剧情奖励,感谢幸运女神眷顾。
 
[错了,是幸运锦鲤眷顾。]

“……”吴邪不想搭理他,并将白眼悉数奉还。
 
 
 
解开误会后好感度开始正常增加,吴邪看着蹭蹭蹭上涨的数值,心里美滋滋。
 
在这个世界有个轻松的地方,不需要花费太多脑细胞想下一步又该怎么做,顺其自然,晃晃尾巴,两团毛茸茸的东西挨在一块儿就可以了。只是可惜狼的尾巴软骨组织没狗多,神经也没狗多,几乎是硬的,甩不起来,不然吴邪还真想瞧瞧张起灵也摇晃尾巴的样子。
 
既然是动物就要习惯动物的行为,吴邪也不在意那么多了,难得体验一次当狗的感觉,反正现在张起灵对他颇有好感,他就放心地在狼群里进出穿梭,天气好了眯眯眼睛趴着晒太阳,在草地上翻滚一个,露着小白肚皮颇为惬意。张起灵见他那副模样,或许会过来用脑袋轻碰一碰,又或许只在旁边静静望着。
 
一次外出转悠时候,吴邪一不小心又触发了个什么玩意,寻到了稀有药草,他叼回去给张起灵,这样对方的伤就会好得更快。伴随金字闪过,张起灵的好感已经到了九十。
 
好感度虽然容易加,难的是另外一个任务,要帮助张家狼击败汪家狼。两方实力不相上下,现在张家这边已经休整得差不多,也许突袭能够致胜,但除此外最好还要加入别的策略才行。智取,智取,吴邪用爪子扒扒他的狗脑袋,想想有什么易操作的方法。
 
狗的精力实在不如人,一费脑子就犯困,吴邪打个大大的哈欠,将脑袋垫在并排的两只爪子上转着眼睛继续思考,一条舌头半露在外,那眼皮阖了一下又一下,频率逐渐变慢,小脑袋呀昏昏沉沉,变得空空的什么也没装,终于是忍不住进入梦乡。
 
Zzz…Zzz……
 
在梦里,明亮的阳光哗啦啦倾泻在地面,蒸出牛奶的浓郁香气,吴邪沐浴着这舒适日光,伸个懒腰,转眼,看见张起灵就在身旁。
 
梦里什么都有,什么都能做,他一张口咬住了对方的狼尾,不下重力气,只给他咬软些,这样张起灵也能够晃尾巴了。
 
他一抬头,头顶天空却已是变了颜色,漆黑幕布换上,点缀明亮繁星。
 
砰。砰—— 有绚烂焰火在远空绽放。
 
 
——Tbc。
  
 

评论(19)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