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恋爱季

校园AU!摸个鱼我还活着!!当作提前的情人节贺吧!
呃,然后继续咸……
 
 
 
 
春天是恋爱的季节呀。
 
冬日寒冷退去了些,空气里只余淡淡的凉,和那不知名花儿的温柔芬芳。鸟类鸣啭于耳畔响起,沉睡整个冬天的草木终于积蓄够了养分,破开泥土冒出新芽,绿得鲜嫩明亮。
 
在如此富有生命力的春季,让那柔风轻轻吻上面颊,人的一颗心呀,倒也按捺不住怪痒痒的。
 
玫瑰花与巧克力不知何时成为了恋爱的标配,情人节这天商店总是早早就将它们摆出,花花绿绿,包装成各种模样。不时有年轻男女前来购买,销量很是不错。
 
校园是恋爱的重灾区,青春期的人儿,一颗心才刚开始砰砰跳呢,就迫不及待准备好了可爱的巧克力,送给心慕之人。专属于恋爱的酸臭气息弥漫到每个角落,放眼望去全是被桃红色爱心给击中的身影。
 
2月14日,是情人节,是与往常一样普通的学校补习的一天。十七岁的吴邪认为情人节和他扯不上半点关系,他打个哈欠,推开书本,脑袋枕着手臂趴在课桌上,歪脸瞅他的同桌张起灵。
 
那家伙上辈子可能拯救了世界,成绩又好,长得又帅,不晓得正被多少女生明恋暗恋。才短短半日,喏,收到的巧克力都堆到他这边来了,实在太耀眼。
 
——讲道理,吴邪觉得他自个儿条件也不差,怎么就没人给他送巧克力呢?
 
班里不少男生暗暗把张起灵作为竞争对象,甚至说情敌,而他本人倒是无所谓,淡淡的,好像什么都不关己事。比如现在,对方正写着什么,笔尖与纸面摩挲出沙沙声响,古井无波的眸似乎完全没有被这粉红氛围所影响。
 
吴邪就这么盯了人一会儿,在心里嘀咕,好一个闷油瓶。
 
他拿手指戳了戳张起灵的胳膊。
 
张起灵转头看他,眼内写着“什么事”。
 
不得不说张起灵的眼睛挺好看的,很深邃,像装了一湾平静潭水。被那对眸注视着的吴邪没由得心跳了一秒,眨几眨眼,问他:“小哥,有喜欢的人吗?”
 
收了那么多巧克力,到底谁会那么幸运,住进这家伙心里呢?吴邪不禁好奇。他稍稍歪着脑袋,与人对视,想法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面对吴邪满眼的“你就告诉我呗”,张起灵觉得有点好笑。他看见,面前这个人仿佛长出了尾巴,正在不停左右摇晃,睁着亮亮的眼睛,脑袋顶还有一对小兽耳,抖啊抖,将期待感全部暴露。
 
他没回答,唇角悄然扬起。
 
吴邪觉得奇怪,刚要问他在笑什么,被人抢先一步,张起灵问他,要巧克力吗?
 
巧克力?吴邪偷偷瞄一眼张起灵的桌面——全是眼里冒桃心的女孩子送他的,他又看看张起灵,怎么,收到太多吃不完了所以送给他?这就是太受欢迎的烦恼啊。
 
张起灵也在望他。吴邪觉得自己不能输了阵势,就算没谁给他送,也绝不能收人不要了的,他心底暗暗琢磨,他要冷酷地拒绝对方:不了,我不爱吃甜食。
 
完美。
 
只是话还未说出口,张起灵又补充道:“我买的。”
 
于是吴邪的话暗搓搓咽回了喉咙里。
 
不可思议。太阳从西边出来啦。这家伙居然还自己买?
 
张起灵从抽屉里取出个小盒,吴邪瞧见,里边是金色糖纸包装的球状巧克力,一颗一颗的小而精致。他顿了顿还没大反应过来,张起灵已经将东西递到他面前,等他接过。
 
吴邪脑子当机了几秒,回过神来,巧克力已经在自己手上。
 
张起灵似乎笑了,在那对眼睛里吴邪看见,春天到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所有能够想象的美好。
 
“……”
 
哎呀呀,不好了。
 
咚。咚。咚……某个少年的心又开始跳了。
 
他别过脑袋,咽了口水,心里头悄悄骂一句。完蛋。
 
——好像有什么在悄悄发芽。
 
 
 
春天可真的是恋爱的季节呀。
 
 
 

评论(13)

热度(210)

  1. 红鲤锦鲤系男子明叶。 转载了此文字
    太累可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