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天狗食月

段子!!天狗瓶月亮邪!!
这么泥石流怎么可能是我呢我被槐安太太盗号啦!!!!
 
 
 
“唔……等等!小哥轻一点…”
 
感觉到了对方的啃咬,吴邪身上一片酥麻,没忍住叫出声,而天狗并没有理会他的请求,一口一口慢慢将吴邪吞食入腹。
 
这样的时候并不多,往往要等上很久吴邪才能够跟他进行一次,所以张起灵格外珍惜。他品尝得很细很小心,一是怕弄痛对方,二是便于回味——对他来说世界上不会有比吴邪更具诱惑力的存在了。
 
吴邪也在抑制着,张起灵的每一下都让他升起微妙感觉,他感觉身体逐渐被对方掠夺不再属于自己,理智被一次又一次地冲撞他几乎快要按捺不住叫出声来。
 
张起灵已经将吴邪侵占了半数,还有一半仍在夜空高悬。云朦朦胧胧的,将吴邪身子微掩,他的光芒变黯淡了,就仿佛人类的极轻极吸虚弱喘息愈加激起张起灵想将他全部吞食的欲望,张起灵想占有他,分寸不让。
 
这回他们做得格外长,张起灵将吴邪全部囊入后,又慢慢将他恢复原样,这时的吴邪已经控制不住发出微微红光,等到回到最初圆满时,他便红得透亮了。
 
吴邪觉得身子发烫,尤其是整个被张起灵夺去的时候,简直到了极限,他实在忍不住喊出来叫了好几声小哥张起灵才肯放过他。
 
而一切还远没有结束。张起灵舔了下吴邪敏感而发热的身体,准备展开下一轮攻势,他还不能满足。
 
察觉到张起灵意图的吴邪惊呼一下想要阻止,对方已是先一步下手了,这回张起灵更加贪心,每一口都是一大块儿,不断刺激着吴邪。刚开始吴邪还在不断求他慢点,太多了,太快了,到后面完全没有思考的空余,逐渐的只剩粗重喘息与起伏叫声。
 
当张起灵吞入最后一口,又一次彻底将吴邪享用,吴邪惊“啊”了声,失去力气整个身子都软下来。
 
世界陷入黑暗,连星也悄悄没了踪影。
 
天狗与月都达到了顶点。
 
持续半晌,张起灵安抚了吴邪两句,才又慢慢将他恢复之前模样。
 
一轮明亮的圆月,完好如初。
 
张起灵对他说,睡吧,很晚了。
 
回缓过来,吴邪轻轻嗯一声,道,小哥晚安。
 
云散开了,天狗伏在明月上,低头轻吻,守一夜安眠。
 
 

评论(29)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