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联文】《未命名》15(校园AU,悬疑解谜,he)

*和 @槐安国师 的联文
*全员失忆向
*更新时间不定!
"第十四话!"
天啊我终于填它了,忘记剧情可戳tag看……
 
 
  (第十五话)
 
 
 
 
歌声?哪里来的歌声?这种地方难道还有其他人在。吴邪抬头,下意识看向张起灵。张起灵分辨一下,没说话,拿手指了指其中一个教室,表示声音是从这里面传出的。
 
进去看看吗?吴邪做口型问其他人,胖子和阿宁点头,张起灵则是用行动回答,几步朝教室方向迈去,众人赶紧跟上他。走到教室门口,吴邪定睛一瞧,里边有个戴黑色眼镜的人,正在做什么。他感觉那人的脸有些眼熟,仔细回想,忽然记起来,跟他之前在医务室看见的照片很是相似。
 
“哟,没想到啊,这种鸟不拉屎地方还有人在。”显然黑眼镜也注意到了他们一行人,边说着,竟边咧开嘴笑了,“你们吃青椒炒饭吗?”
 
背包内食物还算充足,他们走前吃过东西,现在还不饿。吴邪这才看清,黑眼镜是在做饭,对方不晓得从哪儿搬了个煤气罐到音乐教室,旁边还搁有各种厨房用具,他怀疑这个人是把食堂后厨给拆了。而更令他奇怪的是,这家伙从哪里搞来的食材,居然还有新鲜的肉,要知道他们之前在仓库和后厨见到的肉全是腐烂并且发臭的。
 
黑眼镜大约看出吴邪的疑惑,将装肉那个碗端起晃了晃,道:“新鲜人肉,不来尝尝看?”
 
听完这句话,吴邪先是惊讶,而后觉得头忽然有点晕,一阵莫名的反胃感涌上来,他下意识捂住嘴,眼前花了一下,接着听见胖子的声音:“唬谁呢,你那能是人肉,胖爷这身就是神仙肉了。”
 
吴邪抬头,又仔细看了看,从肉质瞧确实不像人肉,稍稍松口气,而不知为何那股恶心感没有完全散去,只是慢慢变淡。
 
张起灵注意到吴邪的情况,问,怎么了?吴邪摆摆手表示没事。黑眼镜又笑两下,说,是变异怪物的肉,虽然那些玩意儿长成那副鬼样子了但肉倒是没变,他就搞了两只小的来。
 
卧槽。吴邪心说你都不怕吃了你自己也跟着变异了,一时间对眼前的人心生警惕。没来得及多说,一旁阿宁开口直奔主题:“对于这里,你都知道什么?”
 
“瞎子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搞清楚了哪些能吃那些不能吃,美女你有兴趣?”
 
阿宁脸色有点冷,跟人保持距离,面前这家伙身份不明,也不知道是真不晓得还是故意装成这样,在这个危机四伏环境下时刻警惕着不会是件坏事。
 
“见过一个女人吗?”一直沉默的张起灵突然问道。
 
黑眼镜笑容收了些,点头,回他:“见过,往那个方向走了。”说罢往一边指指。如果吴邪没记错,很巧,那也正是他们要去的,天文台的方向。
 
张起灵又问,她有说什么么?黑眼镜说,没,人一溜烟就没影了。
 
吴邪猜张起灵指的是先前遇见的女人,直觉告诉他女人知道很多,似乎还认识他们,为什么不停下来将一切说清楚就不得而知了。黑眼镜的声音这时又传了过来:“难道你们也要去那边?……让我猜猜,天文台?”
 
吴邪先是一顿,紧接着脱口道:“你去过?”
 
黑眼镜大方承认了:“去过,乱七八糟没什么好玩的。”
 
虽然对方话这么说,是真是假姑且不清楚,况且对他没有用的东西或许会让吴邪他们发现什么想起什么。吴邪想了想,就问道:“我们确实打算去那儿。你要一起吗?”人多一些,毕竟安全些,在这个不明情况的地方尽量还是聚集在一块儿比较好。
 
黑眼镜“哦?”了声,晃几下手中锅铲,说:“不了不了,我这儿什么都有,有音乐,有我最爱的青椒炒饭,去其他地方干嘛?不过你们要是没事可以多来玩玩。”
 
见人拒绝,吴邪也没再做邀请。两方又随便谈了几句,简短自我介绍,万一有什么事还是有个照应的好。吴邪得知,眼前这个人确实姓齐,只是对方没报全名,说叫他瞎子就好。
 
吴邪目光无意识落到张起灵身上,他看见人的手,又想起之前是在医务室见到黑瞎子照片的,便多问了句:“你这儿有可以包扎的东西吗?”黑瞎子说巧了正好有些绷带,就拿给吴邪。吴邪接过,抓过张起灵的手,张起灵顿了下,对方已经开始动作,先用碘酒给伤口消毒再缠上好几圈,动作很轻只是格外笨拙。是人之前割手放血时留下的伤。
 
“好了。”吴邪放开人的手,将东西还回,“有机会吃猪肝补一补吧。”
 
张起灵那点漆般的眼睛盯着他,好几秒,嗯了一下,随后转过身,看样子打算离开这里了。
 
简单告别,几人相继往教室外走去。吴邪走在最后,还没有迈出去,忽然听见后边传来声音:“有时候人多些可不一定安全。”他愣了下,回头,看见黑瞎子又换上开始那副笑脸,随后哎呀了声,说糊了糊了。
 
一行人走上三楼,瞅见那直通校博物馆的长廊,便朝他们的目的地前去。走到中间,吴邪随便望了望队伍里几人,发现,阿宁正在看他。他表示奇怪,面露疑惑,问人在看什么。阿宁则是笑一下,说,我算知道他为什么中意你了。
 
啊?吴邪更加莫名其妙,没懂人话中意思。阿宁却摇摇头,表示没什么,示意他继续走。
 
在长廊上可以望见其他地方,另一个后门就在不远的位置,能看见出口被奇怪的浓雾淹没。换个方向,远远的校科研室也进入了视野,被许多还未干枯的绿色植物遮掩着。天空仍旧低沉,总叫人心头蔓延不好的感觉,被覆盖的记忆和未知的危险搅和在一起,谁又知道前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长廊尽头是一扇透明玻璃门,通过玻璃门看里面设施相对完好,或许是相对偏远缘故。门没锁。吴邪抬手,抓着门把,推了推,尝试将其打开,只是门纹丝不动。他又多使了些力,依然同样结果。
 
不会吧,难道这趟白跑了?
 
吴邪心犯嘀咕,想着要不叫几人一起试试看兴许能打开。正欲出声,张起灵已经走了过来,他看见张起灵手抓上另一只门把,朝外轻轻一拉。
 
门被拉开了。
 
 

评论(1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