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rain

校园AU,短小的一发。
一旦放假果然就不想动了啊……
 
 
 
 
雨已经下了好几日。
 
连续的阴雨天气让空气也一并变得潮湿,从窗户缝偷偷挤进室内来,捎带少许凉意,细嗅能得到雨水特有清冷气息。透明雨珠顺玻璃窗滑下,拖带出一片水渍,最终都堆在窗台,小小积水里似乎倒映着整个世界。
 
淅淅沥沥雨声涌灌入耳,已然成为上好眠音,教室内的吴邪正趴在桌面打盹。鼻翼微微翕动,均匀呼出气体,看上去睡得香甜。
 
吴邪是在上课后没多久进入梦乡,英语老师的课着实枯燥,黑板上不同字母仿佛歪歪扭扭的虫子往他眼里钻,一不小心,就全变成了代表睡眠的zzzz。他左耳朵还塞着一只耳机,没来得及摘,歌声顺着耳机线缓缓流淌,是首英文歌曲。
 
另外一只在张起灵那里,他听见,里面男声在唱,“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转过头他看着身边入睡的吴邪,先是调小了音乐音量,过后又将人的耳机轻轻取下,耳机线缠绕在一起,收进包内。
 
桌面安静躺着一张彩色玻璃纸,方方正正,很常见的用来包装小粒的糖果。糖是吴邪的,那一颗正被人含在嘴中,或许把梦境也一并浸得甜了。张起灵也有一枚,小小的,吴邪给的,他放在衣袋里面还没吃。
 
不知道人昨夜又待到几点。张起灵晚安道得早,并叫他早点休息,吴邪也回,小哥晚安!只是晚安之后到底睡不睡又是另回事。
 
瓶内装的咖啡滚烫,还没来得及喝它的主人就睡着了。张起灵轻轻拧开瓶盖,触上去温度攀附指尖蔓延开来,热气从里边翻涌出,咖啡香味随之扑鼻,他凑近抿了口,微苦。
 
一阵风走过,教室门口悬挂的绿色鲤鱼风铃摇晃几下,叮叮作响悦耳清脆,混入老师授课声中。老师讲的内容张起灵都已经懂了,他用手肘支着桌面,掌心托起下巴,侧着脑袋,望会儿窗外的雨,透明的、细细密密的,正不停洗刷这个世界。
 
未过多久,他又将目光转回来,视线落到身旁熟睡的人的脸上。吴邪呼吸得很轻,睡得安稳。他没忍住多停了一下,帮人把额前压乱的头发拨正。
 
后边同学想往前边传纸条,张起灵接过,丢往前面,没有打扰吴邪。
 
 
 
放课铃声在一片雨声中响起,被巧妙地融合在一块儿,授课老师终止教学,今天任务到此结束。原本还算安静的教室漾起阵阵说话声音。张起灵拿手指戳一下吴邪的脸,唤醒他,道:“下课了。”
 
吴邪胡乱应了两声,打个哈欠,才抬起头,揉揉惺忪睡眼。
 
将书本收拾进包,踩相同的步调,两个人朝教学楼外方向走去。雨似乎又下大了些,如豆粒般密密的雨点撒往地面击出啪嗒声响,积聚成一个个水洼,似不满足般不断吞噬着新的水滴四向扩张。
 
伞面展开来,塑料伞柄稳稳持握在张起灵手中,两人头顶一片被覆得严实,将冰凉与阴暗隔离。撑伞迈入雨帘内,任雨点嗒嗒降落,细微声响在伞布上摩挲。脚不慎踏入地面水洼,溅起啪嗒一片。
 
潮湿气息周身萦绕,些微漏网之鱼惹湿了耳发,凉意吻在皮肤,也无大碍。或许因为挨得太近,伞下空间太小,雨水沾上肌肤时候于心底蔓开些许奇妙感觉,如小石子触在平静水面,一圈一圈向外漾开。
 
衬衫的第二颗纽扣因为靠近心脏,所以一并跳动起来。
 
“小哥,”吴邪先开了口,“你喜欢雨天吗?”
 
张起灵思考下,还未来得及回复,吴邪又兀自说了下去:“雨天很容易犯困啊。虽然雨水的清凉感觉很舒服,但果然,我更喜欢晴天一些。阳光的感觉很好,撒在身上暖暖和和,会让人心情变好。”
 
“我喜欢阳光,喜欢晴天漂浮着的软绵绵的云朵,喜欢在晴朗悠闲的午后泡杯茶,慢慢喝。我喜欢很多东西。”
 
“你呢?小哥,你喜欢什么?”
 
这一次张起灵有了回答的时间,只是这回他没有多思考,侧头望着身旁眼睛落进了光的人。
 
他停顿了片刻,张口,回应道:
 
“我喜欢你。”
 
 

评论(6)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