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人间

#睡前故事会-19
是一个个独立短篇小故事(变成咸鱼.jpg)
重启完结了,感慨……忍不住瞎几把写写。
 
 
 
 
 
今年过年我们没留在雨村,讨论后决定回我家过。打电话询问年货时家人已经置办好,就提早几天,跟闷油瓶胖子拎了些大包小包礼物回去。
 
大红对联已经左右贴家门口,圆胖金色福字倒在门的正中,占好大一块,福倒了,福到了。总是要讨个吉利的。
 
二老忙接过我们拎的东西,放下,让我们进屋坐,边说,回家就回家吧还拿这么多干啥,家里不缺的,下次别带了啊,桌上花生瓜子糖都有,自己随便拿。我连连点头,嗯,嗯,好。边换鞋进屋。
 
大年三十,准备年夜饭时候我们仨去帮忙,本来我妈说不用,她和咱爸忙得过来,只是碍不过我,就让我们在一旁打打下手。我妈问我最近身体如何?忙不忙?我笑说我还能有什么忙的,在小村子里养身体,成天闲得慌,大过年就不麻烦你们再跑一趟了。
 
胖子接话,阿姨您放心,有他和小哥在,保准把您儿子伺候的好好的。我妈就笑了。我爸面露欣慰,只是笑起来脸上皱纹要比以前更重些,说,有空多回家看看。我望着他,心底道不出的感觉。
 
二叔也来我家过年,他看见我,着说真是难得我也在,知道回家了?我给他老人家沏上杯茶,大过年就别调侃我了。他看看我,仍是笑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年夜饭满满一桌,非常丰盛,饭厅食物香味四溢。有我喜欢的醋鱼。自己家不讲客气,伸筷子,夹一大块刺少的,美美享用。
 
饭桌是热闹时候,胖子格外能扯,喝了两杯。张口话匣子打开便收不住,跟我爸妈谈天说地,叨叨不停。我是不能喝酒的,边听边他们边扒饭菜,鱼还没吃完,又一块被放入碗内,坐我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闷油瓶收回了他的筷子。
 
客厅电视始终打开着,不管有没人看,多点声音,总显得热闹,有过年的氛围。
 
吃完饭话局从饭桌转移到客厅。我从糖里挑出一颗递给闷油瓶,自己磕了会儿瓜子,中途插进过几次话。
 
电视里多数台都在放春晚,唱歌,跳舞,小品,等等之类的,不晓得播了多少年,似乎每到大年三十夜打开电视机看它已经成了人们的习惯。
 
二叔待得不久,过会儿就回去了,我妈去厨房收拾碗筷,胖子和我爸聊着什么。坐一会儿,我觉得有点闷,去窗边透气,看着漆黑夜幕里的点点亮光,忽然的,就很想出去走走。
 
我给我妈说了声,回客厅,胖子和我爸的谈话还在继续,便问问那闷油瓶,要不要一起?闷油瓶看看我,嗯了声,起身跟我一块儿出门。
 
晚上气温有点低,风擦过脸凉凉的,我穿得不多,又懒得折回加衣服,缩了缩脖子,把手拢在一起呵口热气,揣回兜里去。
 
街上没几家开门的店铺,大年三十,都是早早回家过节,与至亲相伴。温暖的屋子,美味的食物,最爱的那些人。
 
我们绕到一座桥上,视野很好,现代城市不存在绝对的黑暗,星点亮光沿河岸铺开,蔓延很远。光碎进水中,微微摇晃,风捎一些寒意来。
 
两侧路灯投下橘色暖光,地面影子从脚下延伸好几个,有的颜色深些,有的浅些,随步伐变幻。我看见我的影子和身旁闷油瓶交叠,融成一块儿。埋头望,我比出个v,举到影子里闷油瓶脑袋位置,就像小时候常玩的在别人背后偷偷竖兔耳朵游戏,无比幼稚。我稍稍弯起了嘴角。
 
我转过头看他,发现闷油瓶也在看影子,他没说话,眼睛微微亮,落进了路灯柔和暖光。

仰头,漆黑夜空有几点孔明灯的红光,明暗闪烁,缓缓向更高处飘,比星星要亮许多。不断有新的加入,由那很远很远地方升起,升往又不知多远地方。
 
一下,一下,脚步与地面轻吻,我们回到街道,食物的阵阵香气兜转入鼻,白雾漫出来,很快散开。意料外,一家小铺子还亮了橘红的灯。来往人不是很多,这天,这个点,生意不会特别好。
 
卖东西的是位老人,一个人,坐在里边看外面的街。玻璃柜中食物在暖光下显得诱人,亮亮的,或许还热乎着,我看见了糖油果子,便想象,拿起一个,凑近,咬下去,味道肯定很不错。只是我的胃还没有觉饿,没太多吃东西的欲望。
 
闷油瓶叫我等下。我安静站在原地,街灯下,看他快步走到铺子前,买了什么,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杯热饮。
 
冬天将暖和的东西捧着格外舒服,手心贴着杯身挨,酥麻一片。喝一口,带淡淡茶味,口内留些清香,身子逐渐热和起来。我问,你喝吗?他摇头,不用。
 
 
 
“——砰。”远空烟花升起,绽放。
 
 
 
下意识抬头,我找寻它的影子,视野被高楼遮挡,看不见,只是接连有声响挤入耳内。伴随逐渐散开的声音,脑海里却有画面浮现,升起,绽放,凋零,烟花绚烂而短暂的生命。
 
我们走到一个广场,我发现,那里聚集着不少人。有大人带小孩子玩烟花的,有朋友待一块儿说笑的,也有独自一人静静坐在长椅上的,三三两两,在这寒冷冬夜,竟也热闹。
 
时间已经不早,我反应过来,大多数,可能是没有回家,在外过年的人们。原因各不相同,一个人有一个人自己的故事,广场上人许多,背后便有许多故事,说不清的。
 
烟花棒迸出金黄火花,被孩子挥动,划出图案,亮光映照他的脸,笑容干净纯粹。孩童很容易满足,没有多少烦恼,他身旁一个女人同样在笑,眼睛装着许多其他东西。
 
所有人都在笑,灿烂的、发自内心的笑,抿唇嘴角微扬起的笑,视线挪往别处,轻蔑的笑,由鼻内轻哧出来,自嘲的笑,苦笑。每个人迸发的情绪各不相同。一瞬间,我瞧见,眼前广场变成整个人间的缩影,盛满悲欢。

可是,我们到底怎么样才能正确的度过这一生呢?答案依旧是我不知道。
 
我看向闷油瓶。闷油瓶没有看我,我听见,他说,下雪了。
 
抬头,白色碎片从夜空落下,轻飘飘地摇晃,落在衣上很快化为水渍。我匀出手,接了片雪,瞧它在我的掌心融化。我又望旁边闷油瓶,他的发上已经沾了好些,我笑,指指他脑袋,看,你偷白糖啦。
 
手中饮料还剩一半,没有之前热乎。缓缓吸一口,我想起来,小时候用杯子泡东西喝,热水倒得太满,走路每步都小心翼翼,为了将杯子端到桌上,可力不从心每次还是要洒出些来。然后,我妈总说,少倒一点,少倒点水就好啦。
 
有时候,或许少想一点就好了。
 
小孩子声音清亮,对着妈妈,是雪!女人也看见了,惊讶同时,眼睛似乎比方才亮了些。
 
砰。砰。烟花闷响阵阵,回荡在遥远夜空。四面八方皆是。
 
雪静静飘。有人正因它而欣喜。
 
广场高楼的大钟显示此刻时间,距零点到来仅剩一分钟。人群逐渐聚在下边,仰头,等待那时刻到来。我拉着闷油瓶,也站了过去。
 
快了,快了,已经是倒计时。三十秒。二十秒。十秒。
 
最后的十秒,不知谁先开头,所有人开始一齐倒计时,放开声,喊,十、九、八、七、六……盖过耳畔烟花声响。
 
我没有喊,听着,于心里默念…三、二、一。零点钟声敲响,最绚烂的焰火照亮世界。
 
新年快乐。人们脸上洋溢幸福笑容。
 
新年快乐。我喃喃,也不禁跟着笑了,长舒口气。一颗心忽然轻了许多。新的一年,会是怎样的情景,谁又知道呢?都统统抛去脑后。
 
新年快乐。闷油瓶握起我的手,在我耳边呼出话语,热气触及皮肤,痒痒的。
 
 
人间灯火万千,回头时,还有一盏正为自己而亮。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