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美妙的喵生

#睡前故事会-17
是一个个独立短篇小故事(变成咸鱼.jpg)
  
猫猫文,傻白注意!!好前阵子码的了翻文档忽然发现……还是搬出来混个更吧
真的傻白,我也不知道为啥又是动物…
 
 
 
 
 
喵呜—— 趴在阳台的猫儿伸了个懒腰。
吴邪惬意地把小眼睛眯成条缝,尽情享受日光的恩赐,一身橘毛被烘得暖暖的。午后阳光可好啦,撒下一大片,把整间屋子照得透亮,灿金色光流哗哗哗倾泻在地板,晃啊晃的,不晓得那里头会不会有游动的小鱼。
忽然,那对小尖耳朵抖了一抖,他张开眼,瞧见,透明玻璃外头立着一只黑色的猫儿。
“呀。”他贴到玻璃前,身后尾巴不自禁的一晃,粉红小鼻子去碰那玻璃,冰冰凉凉,“小哥你来啦!”
张起灵的皮毛在暖光下亮亮的,他目光全落在里边的猫儿身上,轻轻回道:“嗯。”
吴邪眼里也闪着亮亮的光,将肉垫搭在冰凉玻璃上,小胡须抖抖,语里早已全是迫不及待:“小哥你等等!”他转身,尾巴还晃着,钻进屋里头,灵敏地跃上沙发,再用爪子碰碰躺着的大胖子,用脑袋拱拱,喵喵两声。王胖子被从睡梦中扰醒,睁眼瞅见这么一团。小东西见状,扯他衣角,向着门那边儿,胖子又气又笑,抬手对着吴邪脑袋拍一掌:“去去去!”起了身,就去给把门打开,放猫儿出门玩去了。
 
 
 
喵呜!空气里满是阳光的芬芳,香香暖暖,可舒服啦。吴邪抬了抬,用小鼻子闻闻,又很快迈开腿,几下蹦去张起灵在的地方。他有些没刹住,整只猫儿都扑到对方身上,熟悉气息扑面而来。对,对,就是这个气味!
他有些贪婪地又嗅了一口,眯着眼,鼻子下头的小嘴正泛着笑呢。张起灵自然是不介意,眼神柔和许多,带小刺的舌头在吴邪身上抚过,把方才蹭乱的毛通通捋整齐。吴邪的毛是柔软的浅橙色,细细软软,特别是在阳光下,被光染一层暖金,很好看。来去几下,橘猫的身子就痒痒的,那痒蔓延到手掌脚心,喵呀喵呀,心尖儿都酥麻。他用脑袋去蹭蹭黑猫的脑袋,又拿爪子扒拉着咬咬耳朵,亲昵意味简直满溢出来啦。
“小哥小哥,我们去玩吧。”橘猫团子在草坪打出一个滚。草坪软软的,吴邪的身体也软软的,软软的猫儿爬起来,瞅着,不远处的花上正停落着一只白蝴蝶,他就躬起后身,两爪一抬扑过去。张起灵看见,蝴蝶拍打翅膀,从吴邪的眼前飞走,后者则是穷追不舍,跃起来好几下,一不小心,哎呀呀,摔了个四脚朝天,雪白柔软肚皮在阳光底下一览无余。
黑猫看看他,又抬头,盯草丛里的蝴蝶。风儿轻轻柔柔,蝴蝶飞得不快,飘啊飘的,他盯准了,蓄力,倏尔起身划出一抹黑影,再落地时,蝴蝶已经稳稳摁在掌心。
张起灵把蝴蝶轻轻放在吴邪的肚子上,蝴蝶受了惊,抖几下,也没能飞起来。吴邪见状,瞪着圆圆的眼睛,拿小爪子碰碰,又转头看看张起灵,咧开嘴,咯咯咯笑得格外开心。
 
 
 
这世界如此美妙,不管哪里都新奇得很。吴邪摇晃他的条纹尾巴,在草坪玩够了,就跑出去,去公园,爬上并不算高的树,在那盯小湖里面红红的小鱼,嗅嗅枝上花儿的芬芳。日光在湖面像是一把碎掉的金子,闪闪发亮,好看极了,吴邪歪斜着脑袋,想,如果用爪子碰碰它,能把阳光捞起来吗?
然后呢,张起灵始终跟在他身旁,静静注视他。吴邪盯得太过入迷,没注意,爪子一滑就要一轱辘滚下去,而忽然的,就被张起灵一把捞住。张起灵力气很大,将吴邪托得稳稳的,吴邪还惊魂未定,毛炸起一片,逐渐的,才平下去。他又往黑猫旁挪了挪,两颗脑袋挤到一块儿,吴邪凑到张起灵尖耳边,说:“幸好有小哥在。”
张起灵的耳朵有点痒,他偏头,望着吴邪,轻轻碰了碰他的嘴。
猫儿懒洋洋的,挂在树枝上,吴邪喜欢公园,这里风景很好。他们很少去街道上玩儿,那里总有很多有轮子的铁疙瘩来来往往,吴邪总得躲来躲去,再者,硬邦邦的水泥哪有柔软的泥土地有趣呢?等公园也待够了,就再换个地方。吴邪小脑瓜机灵着,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他总是兴致勃勃,招呼张起灵一起去。
 
 
 
行在路上,他们碰见了附近那只大汪,肥肥的身子,朝外龇着牙,凶巴巴的,这只大狗老是欺负比他弱的动物们,很不讨喜欢。
吴邪以前也被欺负过,那时候,他被追得喵喵喵跑,大狗狗在后面不依不饶汪汪汪叫,直到张起灵出现,这只黑猫如同神明一般进入吴邪视野,几爪子下去,就给了大狗教训。
这一回,吴喵喵底气十足,小胡须翘翘,冲着大狗就龇了个鬼脸,高甩起尾巴。大狗觉得小东西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睁圆了眼,正欲给点颜色瞧瞧,转头瞅见他身后的张起灵,眸光淡淡的,到他这里不知怎么多出好几分警告意味。嘁。大狗又瞪了吴邪一眼,不甘心地转身离开。
看着对方离去身影,吴邪心里头可是开了花。果然,他的小哥最厉害了。
 
 
 
时候不早,赤阳西斜,云朵被用水笔糊开一片,天的半边被染得红彤彤。两只猫上了不知谁家屋顶,蜷成一团,紧挨着,望向远远的天空。一条橘色条纹尾巴左右轻晃,藏不住心里那点小家伙,小心翼翼去碰碰旁边那条黑尾巴,被触到后,对方轻巧地一卷,尾巴与尾巴,就缠在了一块儿。
太阳散发着余温,让两只猫儿都暖暖的。吴邪感到惬意。有鸽子扑打翅膀飞过他们面前天空,渐渐远去。
“小哥,你有什么梦想吗?”吴邪喵偏了偏小脑袋,开口。
对于他的问题,张起灵沉思片刻,摇了摇头。
吴邪看看他,又瞅瞅天空,就自己说起来:“听说,从这里往北边一直走,到世界的最北端,那里有非常美丽的极光。要是能见一见,简直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情了。”
“可是那里好远,不晓得要走到什么时候。”说着,一对尖耳朵耷下来。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他清楚,像他们这样的猫儿,就算用一辈子时间,也是不会有机会见到极光的。他没有将吴邪的梦想轻易碰碎,而是选择了沉默。
红红的太阳被远山吞掉一小块,余晖惹亮了云,映亮了大地,还钻进了吴邪眼内,亮亮一片。在他看来,那山像永远不满足的怪物,每天都要重复,将太阳吃掉,让黑暗笼罩这里。
这里很安静,风儿也藏起来,没去拨弄他们的软毛。吴邪将脸埋在他的小前爪上,只露一对眼睛,望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其实没有极光也可以的……”
吴喵喵把脸又埋了埋。
“跟小哥你在一起,看天空,看夕阳,看云,我都很开心。只要有小哥在,不管哪里都好。”
那根尾巴又不安分地动了动,抽出一点点,却始终没有与另一根分开。
而与此同时,黑色的尾巴也小幅度动了一下。张起灵看着他旁边的橘猫,他们贴得很近,他只要稍稍偏头,便整个视野都是他。他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吴邪的尖耳朵:“我在。”
屋顶上,两只猫团子紧紧相靠,金色夕阳铺下,把他们影子拖得老长老长。
 
 
 
——End。
 
 
 
 
胖子:“哼哼,两只猫猫两只猫猫,谈恋爱谈恋爱~两只都是公的,两只都是公的,真奇怪真奇怪……咦!??”
 
 
 

评论(15)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