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欢迎来到不可思议国度!①

童话风!!!新年开新坑!先挖着吧,寒假再慢慢填!
新年快乐呀!!!!!!!
 
 
 
 
 
 
“……王子你还是赶紧回来吧你爹你二叔三叔那边我扛不住啊!他们现在已经发现你不见了,问起来我都没办法交代。”
 
魔法石的紫色光芒一明一暗,将声音输送过来。
 
“不是说好了吗我过阵子就回来,王盟你再叨叨我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安心吧,这事儿挨不到你头上,记得帮我打好掩护,要是他们问起……嗨,你就说我变成星星飞走了。”
 
吴邪压着声,将魔法石凑至唇边道。语毕,笑一下,用食指在那石头上一抚,紫色的光便沉了下去。
 
他把这小东西丢进衣兜,又向上拉拉那条足以遮半张脸的深棕纱巾。一身装扮着实朴素,与常人无异,来去行人中并没有注意到他的。
 
 
 
 
王盟愁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今早他例行敲门去叫醒王子,半天不得回应,推门进入,只见桌面留有一张字条,白底黑字理直气壮写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人已是不见踪影。他急急忙忙通过传音石联系,不料得来回复“当王子有什么好玩太无趣了我他娘的要去当勇者啦”。
 
直到那位头发灰白鼻梁上架一副小眼镜的女管家发现不对劲,质问起来,眼看瞒不住,王盟才吞吞吐吐将王子不见的事儿道出。这事儿很快传遍整座城堡,吴国国王吴一穷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差点没给气出血,当即下令,找,赶紧找!把那个混小子给逮回来。
 
“呵呵,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说,那个小兔崽子到底跑哪儿去了?”王子他三叔吴三省黑着脸,很快找到平日跟吴邪接触最多的王盟,问。
 
“王子他,他…”可怜王盟是真的欲哭无泪,舌头打结,在吴三省的怒目中,半天才憋出句话,“……王子他变成星星飞走啦!”
 
 
 
 
“这位爷,还请稍作停留!”
 
走在路上,耳畔忽然响起这么一声,吴邪顿了下,稍稍转头,那人视线确实正朝往他这边。
 
眼前是生面孔。他心生疑惑,摸摸露出的半张脸,思考被认出来的可能性,犹豫要不要撒腿开溜,不想对方已经滔滔不绝往下讲开。
 
“这样!我看你骨骼惊奇,面向英俊,气质非凡……定非等闲之辈。我这儿有个好宝贝,不知您是否有兴趣瞧瞧?嘘,一般人我都不给他看的。”
 
那人模样神神秘秘,手拎着一个黑布口袋,说话时露出了嘴里的大金牙。
 
哦,搞半天是搞推销的。
 
舒口气,吴邪挑眉,问:“什么宝贝?”
 
大金牙朝他摆摆手,将口袋揭开条缝,示意人前来看。看来是个见不得人的好东西。吴邪好奇心被勾起,凑过去,瞅那袋子里头,眨眨眼。
 
他看见,里边躺着一个锡兵玩偶,就小孩子玩的那种。仔细打量,没什么特别之处。
 
“嘿朋友你在逗我吗?”吴邪道,“不好意思我今年五岁了,不玩三岁孩子的玩具。”
 
“不,不……你听我讲,这可不是普通的玩偶。”说得激动,大金牙摇摇头,面露哀痛神色,“传说里头被封印了神秘的力量,遇到有缘人才能解开,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只是可惜,哎,没缘分呐!”
 
吴邪看看他,又看看那个黑布口袋:“卖多少钱啊?”
 
闻言,对方立即换回笑容,比出个手势,扬声:“这位爷,您算问对人了。不要九九八,不要九十八,只要八个金币,您直接拿走!”
 
 
 
 
吴邪捏着这个还没他巴掌大的锡兵,左瞧瞧右看看,拍拍胳膊碰碰腿,毫无反应。他觉得他被坑了。
 
看样子就与普通玩具没有区别,戴着高高帽子,手持长枪,站得笔直。仔细瞧上面还有时间留下的痕迹,证明它是个旧玩意儿。说实话他小时候玩过的都比这个好看多了。
 
吴邪将它拿起来,对准太阳,又看了看。光在他眼内晕开一片,锡兵依旧是锡兵。
 
王八蛋大金牙,卖假货,拿了他的八个金币就这么跑了。
 
 
 
 
天色渐暗,吴邪已经出了吴国范围,暂时不必担心被长辈那边的人发现再逮回去了。他找到家小旅店,今夜就在此度过。
 
要个好房间,付完账,拿了钥匙,他干脆地往床上一倒,摆出个大字。走了一天,累死人了。
 
同时,他有些捺不住心头兴奋,想要张口大喊,他,自,由,啦——
 
是这样。吴王子从小备受关爱,哎呀,不得了,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谁叫他爸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当王子实在无聊,天天待城堡里,学这学那,还要遵守各种条条框框——太糟糕了,都通通见鬼去吧!好男儿志在四方,哪个男孩心里没有个英雄的梦呢?去冒险、去成为勇者,才是正经的事儿。
 
他忽然想起什么,抓了抓头发,从床上爬起来,在随身携带的东西里,翻出张卷起的牛皮纸,展开。这是他从他三叔的书房里无意翻出来的,是份地图,看上去牛逼哄哄的。在那很远很远的北方某个位置,赫然标有一颗金色的星,旁边写着,终极。
 
还用想吗?当然是好东西了。勇者总会因各种机缘巧合开始他的旅程,毫无疑问,那便是吴邪此次目标。
 
他的手指点在他现在所处位置,目光抚过纸面,然后指腹跟随着视线在平面移动,径直滑到金色星星标注的地方。然后他咧嘴笑出来。
 
 
 
 
夜幕笼罩,月漫枝梢,淡淡的光染了几片云,像谁在漆黑屋子里点了盏小灯。
 
吴邪已经睡下了,明儿还要继续赶路,得保证睡眠才行。没有好的休息哪能干得成大事。
 
床上的人睡得香甜,呼吸均匀,唇角泛有浅笑,大约是梦见了斩杀恶龙寻得宝藏一类。年轻的勇者,脑袋瓜里总是装满了这些。
 
另一边,从被人放在床头的那堆东西里,似乎有窸窸窣窣声响发了出来。
 
 
 
 
鸟类的鸣啭将人由睡梦中唤醒,吴邪眼睫轻颤,翻个身,伸手揉两把眼睛,试图驱赶走朦胧睡意。崭新的一天,崭新的生活,可不能从赖床开始哦?
 
想到这里,他坚定了意志,准备迎接崭新的一切,张开眼睛。然后他撞上了一对漆黑的、深邃的眸,近在咫尺。
 
吴邪瞬间清醒了,脑子一空,呼吸屏住,心脏差点儿骤停。
 
卧槽,什么鬼……他在做梦吗?
 
掐自己一把试试,嘶——不小心下手太重,疼。
 
好的,好的,不是梦…
 
 
去他妈的,那他房间的床上为什么多出一个男人?
 
 

评论(10)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