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接重启第两百零三章更新
给三叔跪了啊……又是狠狠一刀😭
 
 
 
 
胖子的话喊到一半,被中途插入的声音打断:“没有时间了。”
 
闷油瓶说的。这句话他很多年前也说过。我又尝试撑了一下,依旧没能站起。我看向他,想问他到底看到过什么 让胖子把话讲完,都这个时候了我还有什么不能知道的?死也得死个明白。
 
而不等我开口,闷油瓶直接走过来,我以为他要给我解释,没想到这丫他娘的蹲身将我背起,转头跟其他两人打个眼神,就要继续向下。论力气我比不过他,外加现在我真的使不出力,剧痛还没缓解,仅仅是呼吸就已经非常难受。
 
我强忍着,说:“放我下来。”声音被疼痛过滤一遍,显得没什么气,但现在我几乎是凑在闷油瓶耳边,所以他绝对听得清清楚楚。等好几秒,闷油瓶没理我。于是我又说:“我自己能走。”
 
这话我都不信。言语间,又是一阵咳嗽,我的手下意识紧抓着闷油瓶的肩膀,喉咙生疼,掺着些血味,肺好像要炸掉了,整个人靠着他的背猛咳。只是这次没有再咳出什么。我感到闷油瓶停住了,在等我结束。我心说你他妈的都不晓得把我放下来拍拍。
 
这次持续几分钟,总算咳完,我是真的没了力气,闭眼趴在闷油瓶肩上。又好半天,才努力张口:“小哥,你听我,我真的有话得说。”
 
我希望闷油瓶子这回能听一次我的话,就一次。可他摇了摇头,然后道:“出去再说。”
 
当真一次机会都不给。我还试图再讲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已经挤不出话。苦笑都叫人笑不出来。怎么这么惨啊,这辈子可能连个说心里话的机会都没了。
 
于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索性闭上眼,由人背着走,脑袋搁在他的肩膀,小心地调整呼吸。闷油瓶走得尽量的稳,我稍微缓过来一点,没那么想咳了,只是痛在继续。
  
也不晓得之后面对的又是什么。
 
恍惚之间,我想起来了二叔之前告诉过我的东西:「你现在身体之所以还可以,是因为那个东西催生的效果,那个东西的药效消失之后,这些年你糟蹋自己的所有反应,都会全部显现出来。」
……刚才麒麟竭已经从我身体出来了,所以现在才算个开始么?
 
“不会有事的。”闷油瓶沉着声,忽然就说道。
 
他脑袋偏向我这边,凑得近,话语刚好落入我的耳内,语气肯定不容置疑。
 
真的吗?我脑子里第一反应是这个。
那声音偏偏像一支镇定剂,总能抚平我全部焦躁,然后过好几秒,我动了动手指,犹豫片刻,在他的肩上打出敲敲话,“好”。
 
反正事情都这样了,既然他说没事,那就相信了吧。
 
抬指,又是一道敲敲话。「我信你。」
 
我听见闷油瓶嗯了一句。然后没有谁再说话,空间里剩下几人脚步声。
 
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我和太多的未知打了过交道,却在再次面对时,仍旧无法抹消掉放在心底最深处的不安。
 
闷油瓶继续向下,胖子和瞎子的脚步也紧随着,我没有睁开眼,听得很清楚。我还是很难受,每一下呼吸都格外小心,以缓解痛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伏在闷油瓶肩上,有股莫名的东西在心里头涌动,我说不了话,也描述不出来。我能清晰感觉到闷油瓶一步步向前。如果不是被这痛给分散了注意,我应该还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心跳……都近在咫尺。

然后没有理由的,我就忽然很想问问这个人,哎,我们是去哪儿啊。
 
我希望他的回答是,我们回家。
 
 

评论(24)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