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本来是随便测着玩但是好像有点甜……只有忙里偷闲飞速摸了一条小鱼了!!
校园AU!
……视角原因改了一个字就当做看不见吧看不见(
 
 
 
 

这是他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夜晚的校园已然没了白日的热闹,暖橘色灯光为路面盖上薄薄一层,偶尔有一两辆自行车从那上边驶过,又很快消失不见。道路旁树的枝丫轻轻地晃,安静得可以听闻风走过的声音。
 
吴邪的晚课只到九点。下课后,他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找了家咖啡店,坐进去,点上一杯,从包里拿一本书出来打发时间。耳机内音乐缓缓流淌,他的心情还算舒适。几缕热气从杯中冒出,打两个旋,就在空气中消散了。
 
张起灵的排练要到十点。校话剧团这学期的剧本已经出炉,论演技,男主角自然非他莫属。今天排第一幕,大家状态还未提起来,效果不甚理想,指导老师面色也不怎么好,可能得再推迟一会儿。他看了看时间,九点五十,吴邪应该等很久了。
 
十点十分,指导老师拍了拍手头剧本,说今天就到这里,大家辛苦了,明天再继续。
 
众人陆陆续续从排练厅内离开,张起灵拿出手机,翻开通讯页面,点最熟悉那个号码,接通:“我这边结束了。”
 
从楼上走下来,不远处,有抹熟悉身影正立在那里。见他,对方招招手,笑着唤一声:“小哥。”张起灵点头,来到吴邪身旁。两人这才一同走上回宿舍的路。
 
“抱歉,久等了。”他道。而对方却摇摇头,并不在意,只说他排练一定很辛苦,要不要喝点什么?张起灵刚想拒绝,说不用,又看见吴邪手上已经提着的热饮,便改了口,道,好。
 
指尖碰上杯身,令人舒适温度随之传来。他尝了口,是他喜欢的口味,热乎乎的,叫身子也跟着暖和起来。
 
一路上都没什么人了,道路显得空旷,不过只要身边还有人陪着,就不会被孤独感围绕。灯光更柔和几分,轻吻上人面颊,连风也放缓脚步,不愿加以打扰。
 
“小哥,你那边进度怎么样?”吴邪开口问。张起灵答,还不行,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调整。听完他的话,吴邪笑一下,说,不急,还有好一阵子呢,慢慢来。
 
路面上有些许从枝梢掉落的叶子,他们脚踩在地面,没留意,踏上那些枯叶。咔嚓咔嚓,脆生生的,竟也分外悦耳。
 
吴邪说想瞅瞅他的剧本,张起灵从包里拿出来,十几页A4大小的一个薄本,交至人手中。吴邪接过,翻动几下,就说:“这个故事我看过,挺好的,小哥你演男主很合适。”而后又补充:“对啦,你有没有背后边的词?记得这里头对话还挺多的,我陪你练练吧。”
 
张起灵回人,他已经都记住了。顿一顿,就将吴邪手里剧本拨到第二幕,说这段吧。看他模样胸有成竹,记词这种事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吴邪点点脑袋,道好。这练习里有一半是陪张起灵练,一半是他自己觉得有趣。借着足够照明的路灯暖光,他目光落在行行黑字上,略扫一眼,便开了口。
 
“你来了。”
 
“嗯。情况怎么样?”
 
“上回的事情已经都谈妥了,小王说包在他身上,其余部分由我负责,不用操心。你就安心去办你的,有什么需要给我说。”
 
“好,谢谢。”他停顿一下,语速放缓,“还有一件事……”
 
“什么?”
 
吴邪毕竟不是专业人士,读得略显僵硬,相比起来张起灵则是感情丰富许多,上一秒,站在这儿的还是他,此刻仿佛就换了个人,他已经完全融入角色,变为剧中主角。
 
“我不懂……究竟为什么 你要为我做那么多?”
 
张起灵声音低沉,很好听,尤其是在这般环境氛围、这样的距离下,让人耳朵痒痒的,那痒意直蔓延到心脏。
 
视线游动,继续往下一行,文字跃入眼帘。吴邪看见,没忍住,唇角弯起来抹弧,还是笑了。
 
他抬眼,短暂瞄了下对方,又偷偷挪回面前,把话语于心中默念。
 
风似乎完全静了,留给他深深呼吸,认真地、一字一顿,将下一句台词托出。
  
“因为我啊,最喜欢你了。”
 
 

评论(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