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瓶邪十日谈之第九个故事:狸猫换太子》下

大家快看啊有生之年啊!!!!!

瓶邪十日谈:



这种套路的故事我听得多了,原本以为死去的人却并没有死,死的是另外的人。再结合苏万这故事的题目“狸猫换太子”来看,说不定大洲与林平换的不仅是能够念大学的身份,而是通过某种方式,彻彻底底有了交换。这样一来,如果真大洲假林平死了,真林平顶替他活下来,由于那个“林平”留下的遗书让事情真相浮出水面,接下来不出意外大洲的事情会得到学校处理,“大洲”能重新入校学习的几率很高。
但这样又有说不通的地方,若只是为了一所学校,保持原来那样仅仅顶替学习身份有何不可,有什么原因是非要闹得出人命的?怕不是背后还有其他事情,要不就是吃多了撑的。
脑海里渐渐浮出另一种想法,说实话,这让我感觉并不太好,或许是当年三叔和解连环的事情着实给我留下了不怎么美妙的印象。
略加思索,我朝苏万问道:“那个林平,是不是和大洲长得挺像?”
与此同时,我注意到大华脸色忽然又是一变。便就在桌面随便敲几下,提醒其他人,注意,揪紧这狼的大尾巴。
苏万倒神神秘秘,一副“下一秒就让你们所有人惊讶”的模样,我以为他要讲什么出来,结果这家伙嘻嘻两声,一拍桌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这一拍倒是让那白衬衫愣了愣神,几秒才缓过来。
我说你师傅最近是不是太久没修理你了,赶紧接着讲,可没谁等你的下回分解。话音刚落黑瞎子抬手作势要一掌,被这小子学聪明机灵地避了去。
苏万就道:“不是开个玩笑嘛,活跃气氛,看你们这样子跟真死人了一样,太丧了。”他摇摇头,继续向下讲:“可别说,林平确实和大洲有那么几分相似。”


——by @锦鲤系男子明叶。


八、
“什么意思?”大华铁青着脸。自从发现戏服以后,他就基本没参与到我们的讨论中来,这是他久违地提问。
苏万扫了他一眼,像是没听见似地说:“问题出现在林平葬礼后的两个星期。当初认尸的室友突然跑到警局要求重看尸体的照片,说他冷静下来后怀疑那具尸体不是林平,理由就是我们之前说过的那个痦子。”
“那结果呢?”我皱了皱眉头,眼睛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大华。
“没有结果。”苏万摊了摊手,说:“案件已结,尸体都火化了,受害人家属也没有提出异议,光凭一个相关人员的证词根本不足以翻案。”
大华听到这里,一直挺得直直的背终于稍稍放松了下来。
苏万讲完,环顾了一下我们,随后往后靠在了椅背上。“完了?”胖子如梦初醒,道:“所以死的到底是谁?小同学你这讲话讲一半的习惯很不好,给我们挖个坑又不告诉我们结果,小心以后拉屎也拉一半拉就拉不出来了。”
苏万扯高了嘴角,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容,说:“其实也没什么,如果我告诉你林平的舅妈是个整形医生,你会想到什么?”
大家沉默了三秒钟。
苏万撸了撸嘴,继续说:“大洲重新到学校报道后,选了跟林平不一样的专业。不仅断了跟高中同学的联系,而且在学校也几乎不跟人讲话,特别是以前和林平有过交集的人。”
“所以死的是大洲?林平杀了他然后顶替了大洲的身份?”我听懂了苏万的潜台词,问。
“师兄威武啊!”苏万装模作样地惊叹了一句,继续说:“其实也不全是。一开始林平估计没想要下手的。那个坠楼却是个意外。他大概是想跟大洲在楼顶好好谈谈,结果……”苏万摊了摊手。
坠楼死掉的是大洲,不管是不是意外,都跟林平脱不了干系。若是再查出冒名顶替的事情,问题就复杂了。不仅是林平,连好不容易在学校站稳脚跟的舅舅都要惹上麻烦。巧的是大洲的父母前两年已经去世,除了林家人,没人说得清楚躺在那里的是林平还是大洲。
“虽然案子结了,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不都流传开了嘛。”苏万咽了一口水,说。
“冒充的终究是假的。”我接过苏万的话,冷冷地说:“偷来的人生,总是会被发现的。”
“也许,大洲半夜会回来,指着林平说:‘把身份还给我。’逃得过法官,躲不过阎王啊。”黑瞎子掐着嗓子嚷嚷,尖细的声音把大家都逗笑了。我边笑边抬眼,发现大华脸色已是一片苍白。
——by @不务正业的雪糕



闷油瓶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点,他向我点了点头,示意我不要打草惊蛇。
因为,与此同时,脸色大变的不止是大华,还有另外两个人,白衬衫和那个姑娘。
不过这些人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们很了解怎么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白衬衫和那个姑娘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装作还在专心听我们讲故事的样子,大华尽管脸色苍白的很明显,但是他也是一个聪明人,装作身体不适应的样子去了一趟厕所,回来时就已经恢复了之前的脸色。
唯有越敲越急的手指无声的出卖了他。
我们几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微妙的交汇了,苏万无声的冲我咧了咧嘴,便接着道,“没错,师兄说的对,偷来的,总归是要还的。尤其是在你连还的对象都是冒充的时候。”
虽然案子是结了,大洲的养父母也已经去世,即使那个同学后来发现了不对,可是死无对证,谁也不能证明躺在那里的到底是大洲还是林平。
本来这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可是,不知道道何时起,学校里忽然传起了流言,说死去的“林平”其实是大洲,这些流言蜚语的影响力很大,即使“大洲”表现的一直很普通,但是那些来自外界的有色眼睛还是让他无法承受。
才上了不到一个学期的课,就受不了退学了。与此同时 和“大洲”退学一起离开的,还有原来林平的父母。
根据很多人目击,“大洲”是和林平的父母一起走的。
谁不知道林平的父母有多疼林平,按道理来说,林平的死,虽然是他自杀,也算是自作自受,可怎么也和“大洲”拖不了干系。
尤其是按照林平父母这样的溺爱林平的程度,怎么也得给大洲看点颜色。如今却这么轻易的原谅,还和退了学的“大洲”一起离开。
这就不由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所以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大洲”...不,应该叫他林平了,他果然只是个冒牌货。真正死的人果然是大洲无疑。
大家都忍不住为大洲感到可惜,痛恨林家的所作所为,可是,没有充分的证据,终究是不能定他们的罪。
不过流言却越传越广,真相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林家自知混不下去,也早早的搬走了。
“不对啊,这故事怎么就听的那么憋屈,”胖子终于忍不住道,“到最后这个林平也还是逍遥法外,真是难解人心头之恨啊。”
秀秀难得对胖子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同。“对啊,就算他不是故意的,可是这样的结果,和故不故意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不禁的对他们的话深有感触,的确,这个故事听下来,尽管大家都知道了真相,可凶手还是活的好好的,也是意外的让人感到无力。
故事已经结束,然而,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苏万忽然对我们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正因如此,我才说,偷来的东西总是要还的嘛。虽然狸猫换太子的故事结束了,可林平和大洲的故事,却还没有结束。”
“如果...林平和大洲都没有死呢?”
—— @月藏_

评论(3)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