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光

接最近重启!
大晚上的脑子里净是些抽象玩意儿…… 还是趁着过年(?)的劲儿又来了一篇
意会吧意会…!(什么)
 
 
 
 
地下光线不好,燃烧的篝火只能将空间大致照亮,还有很多地方都处于阴暗中,不仔细是看不清的。
 
其实想想,从很久前开始,我就把许多时间都用在了这样的环境中,仅有微弱的点点光线或者干脆一片漆黑的地方,必须借助火光来照明。非要说的话,时间会让人习惯一些事,从下意识的排斥到对这类环境完全适应,也算它教予我的内容之一。
 
黑暗易使人产生紧张情绪,因为不知道那些光照不到的地方会藏有什么东西,是人本能对未知的恐惧。而一旦换做相对安全的情况,在放松警惕后,又容易叫人陷入思考,或是昏昏欲睡。我的焦虑在遇见他们后就已经都消失了,所以我正处于后者。我靠坐着墙,闷油瓶坐在我旁边,我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只晓得我们都该好好休息。
 
我盯住微颤的火苗,思绪跟着小幅度晃动。这里实在没有其他再可看的,那一点光总是弥足珍贵,不自觉就会被它牵去视线。我瞅见,有只虫趴在附近地面上,朝着篝火方向缓缓挪动一点,停下来,像在试探,过几秒又继续爬行几步。
 
生活在地底的生命,一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出去,接触外边的世界,对于它来说,面前的篝火会是怎样存在?我猜,它可能认为遇见了太阳,因为不会再有比那更明亮的。
 
我没打扰它,只是静静地看、静静地想。我目光随他一点点行进,它爬得实在慢,走走停停,我不得不停下来等。逐渐,我的思绪也变得缓慢,在这片空间内缓缓地淌,以一种放空状态,连自己一呼一吸都清晰感受。
 
不知什么时候,眼前画面开始变化。我看到,黑暗渐渐融化开来,那之后,是些抹亮白的光,它是柔和的、不刺眼的,铺展开一片。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尝试辨别,去看仔细,却发现,我站在一座山的顶上,黎明时分,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太阳升起来了。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团光芒缓缓涌出来,似乎在夜里压抑得太久,此刻它要不遗余力地燃烧,将片片灿金撒下,竭力散发光亮与温暖。一切都沐浴在光的洋里,宛若新生。
 
我入了迷,只是盯着它看。我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日出了,又或许因为它实在美丽、轻易便能夺取人的所有目光。过了很久,不知道究竟多久,这些画面才有一分波动,如同一粒石子不慎落入水中,涟漪层层扩散,到最后,张开眼,我知道,我又回来了。
 
眼前依旧是昏暗的地下,篝火安静发光。梦醒后,预想中脖颈的酸痛没有传来,我脑袋靠着的不是墙,是闷油瓶的肩。我去看他,他还醒着,呼吸格外平稳。
 
“小哥,你不睡会儿吗?”我轻声问道。闷油瓶摇头,视线落在那团篝火上。
 
他的眼睛一向黑黑亮亮,很深邃,而此刻在火光映衬下,却添了一抹暖色。火的光落入他眸内,他的眸内盛着光。
 
我没能挪开视线,仅仅维持这现状。很快,他垂目,转为看着我。
 
我瞧见,在那里,有太阳升了起来。
 
 

评论(7)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