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联文】《未命名》09(校园AU,悬疑解谜,he)

*和 @槐安国师其实是妖怪 的联文
*全员失忆向
*更新时间不定!
 
  "第八话走这!"
 
 
(第九话)
 
 
 
实在是很尴尬的一个情况,连吴邪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眼前的又不是什么小姑娘,跟他一样分明是个大男人。他有些发窘,幸好此刻的澡堂弥漫着厚厚水汽,张起灵并没有注意到,而对方比他先洗,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吴邪微微张口,约过两三秒,才道出来:“……我还要再洗一下,小哥你先出去吧?”
 
对方看他一眼,点点头,便就取来毛巾擦两下身子,也拎着走了出去。吴邪这才瞅见,毛巾就挂在不远处一面墙上,还剩一条,应该是给他留的。
 
任由热水冲淋,顺着皮肤蜿蜒一道道水迹,吴邪努力将那股感觉压下去。而这样似乎还不够,他深深呼吸,索性让脑袋对着花洒,水流扑在头皮带出一片酥酥麻麻,又用手掬一把水,全给拍在脸上。此刻的热水淋着虽远没之前惬意,但还是起了一定效果,逐渐的,那感觉变得淡了些。
 
这种情况下起反应,还对一个男人,他简直是疯了。
 
他又往脸上拍了些水。正闭着眼,外头胖子的大嗓门儿嚷嚷开:“天真你他娘洗好没!磨唧啥呢,花都要给你洗谢了!”
 
吴邪揉两揉眼睛,就答一声:“来了!”
 
几下冲完,他擦干身子穿了衣服出去。虽然衣服上还残留些许咸鱼的味道,不过较之前要好得多,目前情况也只能这样将就着。
 
外头依旧是惨淡景象,不知究竟发生过什么。这片地方他们之前来过,就在宿舍区附近,吴邪回想一下,对路线还有印象,几个人再次朝停车场的方向行去。
 
张起灵蹙着眉,脚步明显有加快,但顾及另外两人,又只得控制在一定速度内。
 
一路上氛围压抑,没什么生机可言,这种时候哪怕只是天上飞过一只鸟也足够让人感到欣喜了。只是并没有,简直安静到了可怕的程度。这样的环境让吴邪不自觉想要说点什么,以打破那令人难耐的静,而有人抢在他之前开了口,是张起灵。
 
“之前在仓库,你看到了什么?”
 
吴邪稍作回忆,整理语言,一五一十道了出来。当他讲到幻觉中“闷油瓶”说的话时,对方顿了下,显然也是在意这点。他又把先前自己的猜测托出,或许是埋在深层记忆中的什么内容,张起灵点头,作思考状,便没再说话。
 
胖子也在听,就说:“照你这么讲,那鬼地方现在不是很不安全?……不过咱们之前去也没遇着什么,除了你那失心疯的症状,还未杀敌就先自损个八百。哎等等,有没可能,这他娘的全是个陷阱?被鱼干掩盖的不是个好东西,之前死的那人中了招才给挂掉了。你的毛病算轻,真正厉害的玩意儿其实还没出来,他是在提醒咱们危险。”
 
乍一听好像有道理,按这样说,他们现在最不应该去的地方就是仓库。
 
可目前手头的线索只有这些,或许在那里能够有所发现。一时间吴邪感到犹豫,而抬头,停车场入口已然出现在眼前。
 
血迹还在,凝固得差不多了,腥味也淡了些,除此外没有什么变化。他顿住脚步,没有继续朝前走。
 
从刚才起不安感就萦绕在他心头,似一层若有若无的纱,掀不去,而那感觉此刻更为浓烈,莫名的叫人不愿再前行。仿佛有声音告诉他,这不行,这个选择是错误的。
 
胖子的声音将他思绪拉扯回来。“嗨,愣着干嘛!还进不进去啊。”
 
吴邪下意识点点头,很快反应过来,又摇摇头。胖子问他这到底去还是不去,吴邪沉声,就道:“我总有不太好的感觉……”也许只是他神经过敏,但留个心眼总归不是坏事。
 
胖子让他把这“感觉”讲具体点儿,究竟是个啥,吴邪却只有说他也不知道。
 
“进。”一旁张起灵忽然开口,“我有种熟悉感觉… 不清楚,或许到里面会想起什么。”
 
“你们这左一个感觉,右一个感觉,到底听谁的?胖爷我还怀疑那小子坑我们呢,话讲一半,呸,逼死强迫症。”
 
这点吴邪倒是没考虑到,愣了下,再一细想,觉得可能性不大:“应该不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骗我们对他没什么好处。”
 
张起灵始终注视着停车场入口方向,被吴邪看见,便也顺着人的视线望去。那里头光线很暗,从这个角度瞧只有浓黑一片,看不真切内容,好似无底深渊。他脑海浮现一句话,“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隐约记得是尼采说的。
 
他于心底默念一遍,又忽而觉了奇怪,为什么他还能记住这种东西?难道他的记忆有在恢复?可再试图回想,脑子里仍旧像是被塞了一大团浆糊,混混乱乱。
 
“你们待在这里,我进去。”张起灵言语淡淡,抬眼看了两人,就要往里走。
 
眼见人要离开吴邪想要跟上去,胖子也迈出几步,却被对方摇摇头拦住,说,里面是否危险还不清楚,不宜一起进入,况且先前吴邪还中了幻觉,有复发可能,让他们两人留在此处才是更好选择。说罢,那人便继续朝里走,只身进入地下车场。留胖子与吴邪面面相觑。
 
“这可咋整?”胖子瞪着眼睛,“小哥同志脱离组织单独行动了,跟还是不跟啊。”
 
吴邪也拿捏不定,好半天,才道,小哥讲的也有道理,要不就按他说的,他俩待会儿命。“万一我又看到什么,糊你们满身咸鱼,洗澡都得洗掉一层皮。”
 
两人便依张起灵说的,在这儿等他。没之前记忆,扯不了家常,就只能随便叨叨几句他们现在处境,一路上遇见的东西。重心自然落在“怪物”和“解子扬”身上,可单单这样说,实际也谈论不出个什么来,他们知道的东西太少了。
 
连风都扼住声,静得异常。他俩待在靠边地方,那摊干了的血就在身旁,触目像针扎般,吴邪下意识挪开目光,落在另外一点。
 
不晓得过了多久,时间不短,张起灵还没有出来。
 
吴邪不好预感愈发强烈,围绕着他团团打转。
 
他张口,朝着胖子,想说什么,忽然一阵脚步响起。探头向停车场内望,并没有人的身影,不是从那个方向来的。
 
一瞬间他就提起了警惕,稍加辨认,望向音源真正方向。
 
呼吸屏住,神经绷紧。而未见其形先闻其声,伴随脚步靠近,一道声音落入吴邪的耳内。
 
“哟,没想到还有人在。”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