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点开它↓↓↓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瓶邪 洁癖病入膏肓不拆不逆■■
拒绝BE!!!头可断,血可流,我喜欢的cp一定要幸福!!他们要一辈子好好地在一起!!!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凶兔惊魂”

#睡前故事会-09
是一个个独立短篇小故事,更新时间不定
   
灵感来自电影《幸存的女孩》
题目日常瞎取的(
祝我的兔宝贝生日happy @月藏_ 把你亲亲抱抱举高高!!新的一岁也要快快乐乐哇!
 
 
 
 
 
我最近睡眠不是很好,不知道什么毛病,每次都在床上躺好会儿,才能睡着。胖子听完给我下载了几部恐怖片,说有助睡眠,我问他又是哪看来的一套歪理,胖子不以为然,解释道:“睡不着能有什么原因,孤单了寂寞了冷了,是吧?胖爷给你支这妙招,贼管用。你一部部往后看,过不了多久就会觉得,哎哟,那床下有人,门后有人,厕所里有人,厨房里有人,到处都是人,一下子就充实了。”
 
我听完就笑了,说:“你这套在这儿恐怕不太管用,咱家有镇宅之瓶,哪路的妖魔鬼怪敢来?”
 
不过抱着反正都是无聊的心态,虽然对这种类型片子兴趣不高,我还是随便点开一部,看看里边都有些什么名堂。直觉告诉我,所谓恐怖故事往往远不及自己的亲身经历精彩。以前遭遇那些事情时,恐惧感都非常真实,而电影不一样,观众都是抱着看热闹找刺激心态去的,隔一层屏幕,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
 
眼下这部叫《凶兔惊魂》,国产的片子,不知怎样。开头讲一个几岁的小女孩过生日,一大家子去野外露营,晚上大伙聚在一起给她庆祝。烛光中,人们脸上洋溢灿烂笑容,拍着手,唱的生日歌有点走调。女孩许完愿,就开始分蛋糕了,一群人有说有笑,热闹得很。
 
挨了好久,愣是没看见什么凶兔,只有笼里有只一起带来的宠物兔子,三瓣嘴一动一动嚼着草茎。
 
我就瞅那东西看,按套路发展,它肯定将是一只有故事的兔子。
 
不出所料,也不知道生日蜡烛是怎么滚到了铁丝笼的旁边,小东西也不挑,对着蜡烛一顿啃啃啃。画面里,那一家子在旁边庆祝,这边忽然就开始变异了,身子慢慢变大,撑破笼子,模样也愈发凶恶,抖了半天,跟人一样高,才停下来,终于成功进化为本片boss。
 
先不谈特效有多五毛,啃蜡烛变异的这个设定我他娘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牛逼极了。现在导演技高人胆大,什么瞎玩意儿都敢往电影里头加。
 
连吐槽的欲望实在是都没有,正想着要不要关掉重新挑一部,手机的右上角出现了一块儿花屏,不像电影自带效果,看起来奇怪得很。
 
心想该不会是手机出了什么问题,我抬食指试着去抹。在触碰到的瞬间,整个人却忽然被一股莫名的力给拽去,眼前猛地一片晕眩,未给多余的反应时间,忽而就重心不稳,然后重重摔落在地。
 
一阵疼痛伴随而来,让我没由得龇了龇牙。…湿润泥土气息涌入鼻腔,幸好这着地处是草地,缓解了冲击感,否则这么一下,指不定能把哪儿给摔出毛病。
 
…等等,草地?
 
周遭环境的改变使我第一时间警觉,张眼仔细打量周围,已经不在家里,而是到了一个野外的地方。夜色低沉,月光朦胧,我身下是一片草地,旁边有条小河,不远处有片树林子,涌入耳内是虫鸣声流水声,再隐约的,似乎还夹杂人的说话声。
 
在我还保有意识的时候,我是在看胖子给挑的一部恐怖片,这一秒就到了不知道什么的地方。
 
第一反应是我被谁给阴了,搞到这里来。虽然不清楚原因,但如果这样那么对方现在应该就在附近,不会离太远。而当我进一步观察,却越发觉得,这地方眼熟,似乎有在哪里见过。努力回想,竟跟刚才那电影的场景有几分相似。
 
脑袋里钻出的想法及时被拦截住——不成吧,总不能我看个电影都带穿越的?那既不科学,也不马克思。
 
我爬起来,拍掉身上沾的草,朝远处发着亮的地方谨慎走去,再然后,我瞅见熟悉的几只帐篷。他娘的,见鬼了,这也是巧合?
 
直到那走调的生日歌再次在耳畔响起,我才确信,这扯淡玩意儿就真的发生了。一群人还高高兴兴陪小女孩祝贺,浑然不知危险即将来临。
 
越是开心越危险。有声音开始在周围萦绕,我觉得奇怪,竖耳细听,试图分辨声音的方向,竟然是从天上来的。顿了一下,我反应过来,神他娘的,这不就是先前电影这一段的背景音乐吗?叽哩呜噜一连串。而那些人却听好像不见,还该玩的玩该乐的乐。
 
果然,接下来兔子突突突的就变大,变凶,面目狰狞。有人发现了,惊声尖叫,成功提醒所有人并且引来怪物的注意,那东西撒腿就向他们冲去,搞得一伙人慌忙逃窜,刚才大叫的人则被压成了肉饼。
 
而特效制作实在太垃圾,怪物移开后,地上剩一张薄薄“纸片人”,风一刮好像都能起来,从我这视角瞧简直哭笑不得。
 
不难发现,这些都是恐怖片经典套路,叫得越响的人死得越快,还有一出事就分头行动,之后往往落单的最容易完蛋。
 
莫名其妙被塞到这种地方,不知道怎么出去,我琢磨着,可至少得先挨到整部电影结束,绝对不能在这里头半途挂了。
 
稍稍对这类电影加以分析,想活下去,要么有牛逼哄哄的队友,要么自己牛逼哄哄,以及在前期待在主角身边的人往往最安全。回忆一下刚才几个人,小女孩那姐姐倒是长着一张国产片子里大众女主角脸,至于男主,则全无头绪了。
 
谁晓得会有这种事儿,早知道就该在看电影之前先瞅眼人物介绍。
 
手机现在没在身上,要在估计也没信号。现在人和怪物都跑没了,有两个选择,一是去找,二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而在我看来主动出击显然要比坐以待毙的好,确认怪物没影了,我跑去他们营地里翻了翻,找出一只照明手电。边回想那些人分别逃往什么方向,边循草地上的脚印跟上,希望命运的大姐能眷顾我一下,分给个强力队友,好歹别碰上怪物,或者那种一看模样就知道活不长的家伙。
 
时间没过多久,那些人跑不远,一路保持警惕走啊走,水声渐渐清晰,回到之前那条河的地方。脚印断在这里。我望向河对面,幽幽的黑瞅不真切,不知对方是觉得兔子不会游泳所以游了过去。
 
瞎摸索好一阵子,估摸着进度条应该已经过去一半,不晓得其他人那边情况怎样。我手里头拿了手臂粗的木棍,路上捡的,万一碰上怪物还能防身用用。
 
远处隐约传来嘶吼,和略显尖锐的叫声,剧情应该还在进展,指不定又是哪个角色遭了殃。说不上幸运还是不幸,目前我既没有撞见兔子也没有遇上电影角色。要能将剩下时间这么熬过去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用来渲染紧张感的背景音乐倏然响起,阴森森的,随之身旁一侧树林传来窸窣声响,算是提醒我肯定要有事情发生了。关掉手电,捏紧手中木棍,蹲下来借这草草木木的将自己身影尽量隐藏,我盯着那边树林子,做足应对的准备。
 
声响停止,有人从里头走出来,乍一瞧,身影有些熟悉。
 
我按兵不动,眨眨眼试图辨认。那个人也停住了,而下一秒,声音传过来:“吴邪?”
 
说里头哪个电影角色认识我是绝对不可能的,再者,那声音实在太熟悉。待对方走近,我瞧着,确实是他了。
 
闷油瓶为什么在这里,我感到好奇,招呼完人,赶紧就问他:“哎,小哥,你怎么也…?”
 
在夜里,他的眼睛黑黑亮亮的,朝着我,说,他回来后见我人不在,手机掉在地上,捡起来,却发现里头有我的身影,镜头不多,但确实是我没错。而接下来则情况相同,也是在触碰手机时候莫名其妙就进来了,发现不对劲后,便根据刚才我所在的位置过来找我。
 
这一下让我松了口气,看来命运的大姐还是爱我的。对方是牛逼哄哄的闷油瓶,在这里头就是开挂一样的存在,有了他,什么精怪还不得绕道走?
 
于是我将我这边的事情也告诉他。并提出猜测,也许等电影结束就可以出去了?闷油瓶点头,没有反对。
 
依对方所说,我出现的次数不多但仍然有,说明“我”的存在已经被这电影认可,但充其量就是个小配角。毕竟好半天了什么也没触发,对剧情发展可以说是毫无贡献。
 
我问闷油瓶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他思考了下,拿手指一个方向,说,那边有些不寻常的很大的脚印。听完我说好,便冲着相反的方向,说咱们走那边。
 
大约走了好几分钟,有小孩子的哭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闷油瓶拨开面前半人高的草丛,我看见,正是那个过生日的小女孩,应该是因为太害怕,而那个似乎是女主角的姐姐正在安慰她,说,没事的振作起来还有她在一切都会OK。台词有些尴尬,我没忍住咳嗽一声,强行打断这段煽情戏码。
 
听到声音,女主转过头来,大喝一声:“谁!”
 
我没由得心里吐槽,就您这反应,要在恐怖片里生存恐怕有点困难……也幸亏是国产的片子,都没什么智商。就给人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们是在这一片地方露营,听到有什么动静就赶过来看看,请问是发生了什么吗?
 
对方愣了愣,忽然情绪变得激动,似乎看到了希望,冲我们将事情经过全给倒出来。虽然这些我都知道了,不过为了让剧情正常发展,我瞪着眼,努力做一副“竟然还有这种事”的样子,心里倒计时五四三二一,假装消化好半天,才安慰道,不要慌,我们陪你一起找你的朋友们。
 
女人非常感激,连道几声谢谢。我们就顺着她所谓“直觉”,在附近绕了一圈,还真让碰上一个人,是位男性,没记错的话他之前就坐在女人旁边。这么看男主大约就是他了。
 
两人很快拉起对方的手,互相问,怎么样有没有事,也不顾周围其他的,只管目光相接眼里闪动泪光,看得我一身鸡皮疙瘩唰唰冒起。
 
或许是秀恩爱死得快这道理,重逢喜悦还未持续多久,耳畔忽然咣地一炸。突如其来这音效搞得我浑身一个机灵,被身旁闷油瓶扶了扶肩才稳住。
 
我看见,本片“boss兔”从另一侧的树林里头这么蹿了出来,直奔小女孩而去。姐姐看见这幕,慌忙冲过去,大叫一声,抓住女孩的手腕就跑,可自个儿脚下慢悠悠的,顿了不止一拍,理所当然被怪物给逮住,在一波接一波惊叫声中,被那东西叼着跑了。
 
男主愣是在原地驻了半天,才冲对方离开的方向大吼大叫一番。…演技实在感人,叫我萌生出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国产恐怖片的念头。
 
按照一般的发展情节应该进入紧张阶段,不出意外接下来就该是常见的英雄救美。人家的事我们本来不该瞎掺和,但看男主的傻逼样子,我实在不能放心,万一他失败,我们出不去了怎么办?还是得跟过去瞧瞧。
 
我跟闷油瓶对视一眼,他点头。于是我们向男人说明意思,男人也很感动,说,那我们赶快去吧!
 
我白他一眼,这不活的傻逼么,什么都不准备,跑去送死?
 
我又只好再给他说,我们先搞点东西,至少拿个武器什么的,去对付它,最好能有火,那些东西基本都怕火。男人才恍然大悟,跟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跟着男人回了他们的营地,他竟也不知道这里有些什么,关键时候还是我的闷油瓶子靠谱,翻找一圈,搜出两把小刀,几只蜡烛,又拿塑料瓶从附近停着的车里取了些油,再问男人有没有打火的东西,男人愣了半拍,忙说,有有有,说着从衣袋掏一只打火机出来。闷油瓶点头,道,可以,走吧。
 
循着方才那怪物留下的足迹,我们尽量压低发出的声响,一路摸索,终于,听见了什么东西粗重的喘息声。小心地朝那边探头,怪物果然在那里,一旁还躺着受了伤的女主。
 
bgm适时燃了起来,快节奏音乐听得我不由加快几分呼吸。闷油瓶倒没太大反应,将蜡烛与打火机交给我。无需言语,我明白他的意思。闷油瓶去引怪物,我找准时机烧,至于男人,就救他的美去吧。
 
我对闷油瓶点点头,他望我一眼,下一秒便冲出去。他动作非常快,立即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再脱手一狠木棍子摔它身上。闷油瓶的力道我最清楚,一棍下去那东西很是吃痛,龇着牙,迸一声低吼,即刻撒开腿冲向人。
 
男人趁机跑去女主身旁,将人抱起来,带去安全地方。
 
我也无心管那边,见怪物冲出去,迅速跟在后边。闷油瓶拧开瓶盖将油往那东西皮上一浇,很快毛上一片沾得全是,同时他脚下踩一个弯,绕过一棵树,凭非直线路径拖缓对方动作。
 
我自然抓紧时机,趁怪物行动变慢,点着蜡烛,几根一齐就往刚才泼上油的地方丢出。火焰轰地涌起,像张牙舞爪的恶鬼,在沉沉夜里分外惹眼。伴随一阵极为尖利的惨叫声,我知道我们成功了。
 
怪物不再去追闷油瓶,转而死命挣扎,抬脚乱蹭,试图扑灭身上火焰,可惜毫无用处,烤肉味已经在空气中弥散开…滋啦滋啦,要是再撒点孜然就更香了。
 
那东西受不了,持续发出刺耳尖叫,不知过多久,才慢慢变弱下来,也逐渐不动了。
 
闷油瓶回到我身旁来,目光落回我身上,我就咧嘴笑了,说,放心吧我没事。他嗯一声,转头又看了看已经不动弹的怪物。
 
另一边,在一片煽情乐音中,女主角和男主的感情戏飞速开展,两人黏在一起,看起来十头牛都扒不开。
 
我啧一声,瞥一眼闷油瓶,又看看那两人。不就是秀恩爱吗,谁不会啊。
 
按照国产片子的套路,我猜,接下来可能只是谁谁的一个梦,太阳升起,公鸡喔喔喔,起床啦,快快乐乐和和美美全剧终。
 
而这时候,闷油瓶也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望向我,我望着他。眯了眯眼睛,也不用再想了,于是我凑上去,就跟他啃了起来。
 
可才触上没几秒,就立即天旋地转,周遭一切变得模糊,好似世界倾倒,又是阵阵晕眩感袭来。
 
就这样不知道什么的情况过后,再度张开眼看,却是回到了我们的屋子里头。反应过来,我俩又都从电影里出来了。
 
刚好在这么个节点脱出,上天实在非常会玩弄人。我稳稳身子,在心里骂出一句脏话。
 
手机这回搁在了桌上面,我拿起来,瞧了瞧。而原本播放的电影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未能通过审核”几个醒目大字。
 
可就奇怪了。我还纳闷着,转念再一想…哦,搞不好就因为最后我跟闷油瓶那一幕,导致整部片都被砍掉了。
 
没忍住,我一声哧笑,觉得有趣。
 
闷油瓶仍是在我身旁。放下手机,我想起来,望着人,便扬了扬眉,问道:“继续不?”
 
他也看向我,没有回答。只是先一步,用行动予以了回应。
 
 

评论(9)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