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系男子明叶。

↓↓↓ 点开它 ↓↓↓


你好!我叫明叶,锦鲤也OK!
是只长了腿和翅膀和角的绿色锦鲤,听说能带来好运!
■■主瓶邪,重度洁癖不拆不逆,拒绝BE■■
人懒,更新随缘~
欺负我喜欢的人和物就吃掉你的全部好运气🍽️


跟大A隔空对喊,我也爱你!也吹爆你!




❤我还是愿意相信美好的结局

【瓶邪】夜跑

#睡前故事会-08
是一个个独立短篇小故事,更新时间不定
   
架空!校园AU
给大汪 @莫佳九 的生贺,祝我们的总受九生日快乐,希望他能够天天锻炼身体倍儿棒连跑五十圈不带喘气的!
 
 
 
 
 
过阵子就要体测了。
 
分量充足的十一假期刚刚结束,返校便接着这么个消息。吴邪身体素质是不差的,却也耐不住之前漫长暑假,作息不规律,缺少运动,屯下一堆糟糕的习惯。放现在看,说其他项目还好,等千米长跑完怕只能剩下半条命。略加思索,他决心开始锻炼。
 
吴邪将这个想法告诉张起灵,张起灵问他打算做什么,他想想,就说,夜跑,晚上课不多,操场又离宿舍楼近。吴邪知道张起灵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要好很多,对方完全不用担心这点,但他还是问了,要一起吗?未等多久,回复的信息传过来,只单单一字,好。
 
于是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到约定时间,吴邪穿了身比较休闲的衣装下楼去,张起灵已经在那了。对方身着深蓝色连帽衫,也是适合运动的装束。他笑着给人招手,对方自然有注意,点点头,待他走近,道,走吧。
 
操场就在不远位置,几步路便到。夜晚的操场竟也不少人,有的只是散散步,或是和朋友坐草坪上围了一圈,有的跑步、打羽毛球一类,乍一看颇为热闹。天色已经暗下来,周遭一圈的灯早早亮起,驱赶走昏沉的夜,橘色暖光安静铺在每个人身上,别有番滋味。
 
张起灵告诉吴邪,如果很久没有运动,第一次剂量不要太大,适度就好。吴邪望着夜色里人那对墨黑的眼,说,知道啦。他将耳机戴上,手机播放音乐,放入衣袋中,又稍稍扬眉,冲人笑道,开始吧。
 
夜晚温度较白日低,风拍打在皮肤,凉凉的。也许跑一会儿就热和了。一开始他们两人还相距不远,吴邪能清楚看到光影里张起灵跑动的模样,而后,逐渐的,与他的距离逐渐拉开,对方已经在他前方好一段。
 
吴邪知道自己运动不如张起灵,自然不会争强好胜想要追赶的念头。这只是个开始,不能在开头就耗费太多体力,按照自身步调来就好。
 
耳机内柔和乐声缓缓流淌,将心情调和至舒适程度,前方道路被暖光染亮,变得柔软,一步又一步,踏着仿佛要陷进去。每一步都把身后事物抛下,迈往更前方。
 
夜色朦胧,张起灵的身影已经捕捉不到了。吴邪速度缓了些,维持在一个适中的样子,对方予他说过,跑动时要尝试调整呼吸,慢慢适应。于是他试着控制自己呼吸频率,一点点,又一点点。他想,对方呼吸肯定没有他那么急促,如果他能坚持多跑一些,再缓一些,那他们的频率会同步吗?
 
歌曲已切至下一首,这一圈还没有结束。吴邪望望前方,视野中仍是没有熟悉的人。离得太远了。
 
跑步的时候实在没什么可做,仅仅迈腿,向前,不停地向前。可能因为过于无聊,思绪总会如软绵的云,飘往远方。昏昏灯光将一切渲染得正好,那些小心思从壤里蹿出,又被落实的每一步给踩回去,重新掩起来。
 
耳畔呼呼响,风似乎更凉了,冷气往鼻腔钻,不过逐渐,身子也因为运动而暖和了些。一圈结束是下一圈的开始,这个圈似乎没有尽头,吴邪不久便觉了累,深深呼吸,却始终未停下步伐。
 
这难免让他感慨,相比张起灵,自己身体实在差太多,只是运动这么会儿,就喘了好几口大气。之后每天可得坚持下去,希望能有所改善。
 
今晚是个阴天,无星也无月,隐约能看见层叠的云,沉沉的,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落下雨点。如果是,还请不要落那么快,再等一等,等他将这段路程跑完。
 
曲子又切过两首。腿有些许酸,继续跑对人实在勉强,改为行走一段会比较好。吴邪这才放缓步伐,边走动边调整呼吸,静了些,才觉察,已经有细汗由前额沁出,不知被那风抹去多少。
 
一时间眼前的光也不再晃,才变得乖巧,静静在那里,暖橙色染了眼角,晕开几分温和。其实运动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有种特别的充实感,过程虽累,过后却淋漓畅快,似乎整个人都得到了释放。
 
吴邪正走在跑道较长直线的位置,再往前一点,便是拐弯处。他想,等过完两个拐弯,就继续跑起来。
 
音乐声仍在淌,熟悉的词与调,那里边,男人在唱,“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如果在平时,吴邪可能会随曲调轻轻地哼,只是现在他没有太多精力可分去,也仅仅抿唇,安静享受。
 
忽然,他的手被轻轻拍了下。转过头,出现在身旁的是张起灵,对方已经比他多跑完一整圈,终于,与他在此相遇。
 
跑步过程中最好不要说话,以保持平稳的呼吸节奏。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吴邪,点头,那对墨眸沾了星点暖光,拨开沉沉夜色,装入一个他。而很快,他又别回了头,保持速度继续朝那前方跑去。
 
张起灵步调很稳,呼吸也很稳,再次越过了人,留一个背影给他。这个角度的光刚好在他们前方,在吴邪眼内,对方整个没在了光的洋里,轮廓被清晰勾勒,使他瞧得仔细,分明相隔距离,又似乎触手便可及。
 
他的呼吸已经平缓,能够再继续跑了。即便如此,放开步伐,吴邪与人的距离还是再次渐渐拉开,很快只能瞅见模糊的影。
 
依旧是没有努力追赶,他一点点地向前,一点点与人距离拉远,感到了一点点的累,攒着劲儿坚持,跑啊跑。放空所有思绪,却不知不觉,在呼吸之间,又一点点和那个人靠近了。
 
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却像是又装着什么。吴邪微弯了嘴角。他都知道,不必担心对方跑得有多远,绕完一个圈后,那人总是会再出现在他面前,再给予安心的温度。
 
所有都不多不少,刚刚好。就像——这颗地球是圆圆的,这个世界是个圈,无论如何兜转,两人总会相遇。
 
对上了视线就断不开,之后所有的路,也就唯有并肩。
 
 

评论(7)

热度(115)